制定农民工定居城镇的住房政策已是当务之急

澳门新普京亚洲第一游戏品牌 ,农民工已经成为我国工业化进程中一支不可或缺的新型劳动大军。这些农民工能否在城镇长期有序定居,事关我国社会经济稳定发展和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大局。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城镇化速度尽管非常快,但是其中却存在着明显的不稳定因素。2008年我国的城镇人口达到6.07亿人,但其中约1.5亿异地流动的农民工,由于存在着户籍、土地、保障、住房等方面的原因,大多仍难以真正在城市稳定居住,随时有可能回流到农村,如果扣除这部分没有扎根在城镇里的农民工,那么我国的城镇化率有可能比统计数据低十个百分点左右。城镇化是我国经济发展的引擎之一,也是解决“三农”问题的根本出路,顺利推进城镇化是我国的一项重要国家战略。  农民工定居城镇的条件已初步形成  2008年与1978年相比,我国的城镇人口增长了4
.4亿人,建筑连接成片、基础设施配套齐全的城市建成区面积扩大了4倍。这一时期的快速城镇化,有补历史欠账的因素,有行政区划调整的因素,有政府行政力推动的城市结构调整的因素,靠城市规模的扩张,许多农民被动变成了市民。无须讳言,这个过程的城镇化具有很大的粗放成分。  城镇化的顺利推进必须要依靠城镇集约式地发展,靠农民的主动性因素。经过长期的积累,我们可喜地看到,农民工变市民的条件正初步具备。  首先,农民工在城镇经商务工出现了长期化、家庭化和年轻化的趋势,致使定居城镇的意愿增强。目前,不但农民工的数量已经非常庞大,而且农民工进城务工的实际状况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一是长期化趋势增强。根据2007年对北京市城八区的一项调查表明,有10%的农民工外出年限在16年以上,平均外出年限为8年;农民工在外打工时间每增加1年,愿意返回老家的概率将会减少0.5%,而愿意成为城市居民的概率会增加0.6%(李强,2009)。二是家庭化趋势显现。目前农民工流动已呈现家庭化的趋势。根据有关学者的研究,有家庭人口随迁的农民工比重从1995年的29.5%,增长到2000年的37.5%,再增长到2007年的54.7%,2007年比1995年几乎增加了一倍;3人家庭的比重从1995年的6.2%,增加到2008年的21.2%,增长了15个百分点;有子女跟随打工的比重从1995年的9.7%,增长到2008年的28%,增长了2倍(朱明芬,2009)。三是年轻化趋势明显。随着我国开放程度的不断加大和农业剩余劳动力面临的持续压力,农民工外出打工的年龄程度越来越低,目前新生代农民工逐渐成为我国农民工群体的主体。一项教育部2006年关于“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的社会政策研究”表明,年龄在45岁以下的农民工占到90%以上,其中16-25岁的占42.1%.这几年比重更有所提高。这些年轻的新一代农民工,特别是那些出生在城市里的农民工,文化综合素质普遍提高,乡土依恋情结逐渐淡化,城市归属感不断增强,物质要求和价值追求提升,融入城市社区的进程加快,定居城镇的意愿明显提高。  其次,农民工收入的提高,为进城定居奠定了物质基础。  尽管总体上看,农民工的收入与城镇职工有很大差距,但与自身相比,已经有了明显的提高。根据国家统计局农调总队等有关调查,2004年农民工外出务工的月平均收入为780元;2006年为966元,其中男性达到1068元;2007年上半年为1109元,其中男性达到1182元。特别是,高技能熟练工的月收入相对较高,2007年达到1500元-3000元,北京和广州等特大城市的农民工月均工资也相对较高,2007年分别平均达到1200元和1400元左右。由此表明,农民工的工资水平近年逐年有了一定幅度的明显提升。  第三,社会保障制度全面推行,将加速推进农民工进城定居。  根据民政部的报告,目前农村社会保障体系初步形成,主要包括了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农村医疗救助制度、农村五保供养制度、自然灾害生活救助制度等主要内容。到2020年,农村社会保障工作基本可以做到有法可依、有章可循。可以预见,随着城乡一体的社会保障逐步实施,城乡基础设施、就业、教育等一体化进程的大大加快,将极大地解除农民工的后顾之忧,进城定居的愿望将会更加迫切。  农民工定居城镇迫切需要住房政策引导  居住是农民工融入城市社会,完成农民向市民转化的关键一环,是农民工市民化的基础。综合多项研究,目前农民工的住房有以下方面的特点:  第一,农民工的住房状况普遍较差,对住房的满意程度较低。  根据我们的调查,建筑业和制造业吸纳了进城务工人员总数的半数左右,他们主要居住在工地的工棚和集体宿舍中;城乡结合部、城中村、居民楼地下室、经营场所是农民工的主要居住地,只有极少部分农民工购买或租住了条件良好的城镇住房;在农民工自租的住房中,80%以上居住的是临建房或简易房,这些房子位置偏远、建筑密度大、安全隐患高;农民工人均住房面积低(建设部调查,2006),居住集体宿舍的平均只有5平方米,集中居住在建筑业单位提供的宿舍的平均甚至不足3平方米,三人以上合住一间住房的占半数以上;农民工的居住环境恶劣,多数房屋缺少阳光、通风、集中取暖、独立卫生间等条件,阴暗、潮湿,卫生条件差;绝大多数农民工的住房的支出并没有随收入提高而增加,他们倾向于与同乡扎堆居住,融入城市的程度很低,健康的文体休闲娱乐等精神需求无法满足。  第二,随着越来越多的农民工家庭流入城市,对出租房的需求愿望大大增加。  2008年对杭州农民工的一项研究表明(朱明芬,2009),农民工及其家庭租住城郊农民房屋的比重由1995年的9
.7%猛增到2008年的37 .6%.同期,农民工租住城市居民房屋的比重也从2
.2%大幅度上升到7
.2%.在我们调查的农民工中,也有超过44%的农民工更倾向于在其务工的城市租房居住。尽管农民工自己独立租房的愿望增强,但大城市住房的市场租金相对农民工的收入来讲仍然较高。据相关统计,我国目前有超过60%的农民工在长三角、珠三角等大城市和本省的省会城市就业,即使农民工家庭月收入达到3000元,租赁住房仍然困难。

近些年来,国家陆续出台的一系列政策都对城乡一体化提出了不断发展的要求,这其中又有许多政策和改革是直接关系到农民工的,在农民工医疗、养老、子女教育、就业等问题陆续受到重视并在不断得到改进之时,关于农民工在城市的居住问题也逐渐开始摆到政府工作的考虑重点之中。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指出:“多渠道多形式改善农民工居住条件,鼓励有条件的城市将有稳定职业并在城市居住一定年限的农民工逐步纳入城镇住房保障体系。”笔者以为,制定农民工定居城市的住房政策已是当务之急,因为这事关我国社会经济稳定发展和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大局,同时也是城乡一体化发展的必然要求。

核心提示:
近些年来,国家陆续出台的一系列政策都对城乡一体化提出了不断发展的要求,这其中又有许多政策和改革是直接关系到农民工的,在农民工

制定农民工定居城市的住房政策所以会是当务之急,首先是因为农民工定居城镇的条件已初步形成。其一,农民工在城镇经商务工出现了长期化、家庭化和年轻化的趋势,致使定居城镇的意愿增强。目前,不但农民工的数量已经非常庞大,而且农民工进城务工的实际状况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一是长期化趋势增强。在城市里工作和生活5年、10年甚至20年以上的农民工越来越多,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农民工在城市里生活的时间还会更长。二是家庭化趋势显现。夫妻加一个孩子或者是两个孩子的农民工家庭在城市里随处可见,这种家庭里的许多孩子甚至就是在城市里出生和长大的。三是年轻化趋势明显。45岁以下的农民工所占比例越来越多,新生代农民工所占比例也越来越多。其二,农民工收入的提高,为进城定居奠定了物质基础。许多在城市里有稳定工作的农民工,月收入上千元的已有很多,高的还有三千元甚至以上的,在有些地方农民工的收入已经和刚毕业的大学生收入基本相当。第三,社会保障制度全面推行,将加速推进农民工进城定居。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农村医疗救助制度、五保供养制度、自然灾害生活救助制度等,以及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对农民工的纳入,都为农民工在城市定居提供了一个基本的保障体系和前提条件。

近些年来,国家陆续出台的一系列政策都对城乡一体化提出了不断发展的要求,这其中又有许多政策和改革是直接关系到农民工的,在农民工医疗、养老、子女教育、就业等问题陆续受到重视并在不断得到改进之时,关于农民工在城市的居住问题也逐渐开始摆到政府工作的考虑重点之中。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指出:“多渠道多形式改善农民工居住条件,鼓励有条件的城市将有稳定职业并在城市居住一定年限的农民工逐步纳入城镇住房保障体系。”笔者以为,制定农民工定居城市的住房政策已是当务之急,因为这事关我国社会经济稳定发展和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大局,同时也是城乡一体化发展的必然要求。

制定农民工定居城市的住房政策所以会是当务之急,还因为农民工目前在城市的居住条件很差,居住问题已经成为了阻碍农民工变市民的一个重要瓶颈。据相关部门的调查,建筑业和制造业吸纳了进城务工人员总数的半数左右,他们主要居住在工地的工棚和集体宿舍中;城乡结合部、城中村、居民楼地下室、经营场所是农民工的主要居住地,只有极少部分农民工购买或租住了条件较好的城镇住房;在农民工自租的住房中,80%以上居住的是临建房或简易房,这些房子位置偏远、建筑密度大、安全隐患高。农民工人均住房面积低,居住环境恶劣,多数房屋缺少阳光、通风、集中取暖、独立卫生间等条件,这种情况极大阻碍了农民工有效地融入城市。

制定农民工定居城市的住房政策所以会是当务之急,首先是因为农民工定居城镇的条件已初步形成。其一,农民工在城镇经商务工出现了长期化、家庭化和年轻化的趋势,致使定居城镇的意愿增强。目前,不但农民工的数量已经非常庞大,而且农民工进城务工的实际状况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一是长期化趋势增强。在城市里工作和生活5年、10年甚至20年以上的农民工越来越多,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农民工在城市里生活的时间还会更长。二是家庭化趋势显现。夫妻加一个孩子或者是两个孩子的农民工家庭在城市里随处可见,这种家庭里的许多孩子甚至就是在城市里出生和长大的。三是年轻化趋势明显。45岁以下的农民工所占比例越来越多,新生代农民工所占比例也越来越多。其二,农民工收入的提高,为进城定居奠定了物质基础。许多在城市里有稳定工作的农民工,月收入上千元的已有很多,高的还有三千元甚至以上的,在有些地方农民工的收入已经和刚毕业的大学生收入基本相当。第三,社会保障制度全面推行,将加速推进农民工进城定居。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农村医疗救助制度、五保供养制度、自然灾害生活救助制度等,以及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对农民工的纳入,都为农民工在城市定居提供了一个基本的保障体系和前提条件。

实事求是讲,解决农民工在城市的住房问题将会是一件难度极大的工作,别说农民工的住房问题,就是城市里许多低收入甚至包括许多工薪家庭的住房问题也有许多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当然这不能成为政策不重视农民工住房问题的理由,具体在操作层面上,还要根据城市规模的不同来制定不同的政策。中小城市和小城镇的农民工住房政策应重点配置在购房定居上,这样既符合农民工的愿望和实际能力,也符合中央强调的把农民工落户城镇的重点先放在中小城市和小城镇上来的方向,包括廉租住房和经济适用住房等城镇住房保障政策应在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对农民工全面开放,设立专项启动资金实施农民工宅基地与商品房的互换,这些都还可以从政策层面考虑。而大城市的农民工住房政策应重点针对薄弱环节,集中资源应对风险集中易爆发的潜在危机。也就是说,大城市政府的政策重点应首先保障集中居住区域内农民工的居住安全,帮助他们改善居住环境,避免贫民窟现象和公共危机的出现。包括大城市的公共租赁住房向农民工开放,针对农民工租住公共租赁住房,可以制定专门的“先租后买”的住房政策,从政策上鼓励大企业建设符合卫生安全标准的农民工宿舍,这些都应该成为相应政策制定的重要思路。

制定农民工定居城市的住房政策所以会是当务之急,还因为农民工目前在城市的居住条件很差,居住问题已经成为了阻碍农民工变市民的一个重要瓶颈。据相关部门的调查,建筑业和制造业吸纳了进城务工人员总数的半数左右,他们主要居住在工地的工棚和集体宿舍中;城乡结合部、城中村、居民楼地下室、经营场所是农民工的主要居住地,只有极少部分农民工购买或租住了条件较好的城镇住房;在农民工自租的住房中,80%以上居住的是临建房或简易房,这些房子位置偏远、建筑密度大、安全隐患高。农民工人均住房面积低,居住环境恶劣,多数房屋缺少阳光、通风、集中取暖、独立卫生间等条件,这种情况极大阻碍了农民工有效地融入城市。

实事求是讲,解决农民工在城市的住房问题将会是一件难度极大的工作,别说农民工的住房问题,就是城市里许多低收入甚至包括许多工薪家庭的住房问题也有许多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当然这不能成为政策不重视农民工住房问题的理由,具体在操作层面上,还要根据城市规模的不同来制定不同的政策。中小城市和小城镇的农民工住房政策应重点配置在购房定居上,这样既符合农民工的愿望和实际能力,也符合中央强调的把农民工落户城镇的重点先放在中小城市和小城镇上来的方向,包括廉租住房和经济适用住房等城镇住房保障政策应在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对农民工全面开放,设立专项启动资金实施农民工宅基地与商品房的互换,这些都还可以从政策层面考虑。而大城市的农民工住房政策应重点针对薄弱环节,集中资源应对风险集中易爆发的潜在危机。也就是说,大城市政府的政策重点应首先保障集中居住区域内农民工的居住安全,帮助他们改善居住环境,避免贫民窟现象和公共危机的出现。包括大城市的公共租赁住房向农民工开放,针对农民工租住公共租赁住房,可以制定专门的“先租后买”的住房政策,从政策上鼓励大企业建设符合卫生安全标准的农民工宿舍,这些都应该成为相应政策制定的重要思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普京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