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普京“暂避”同工同酬 《工资条例》分拆“善后”

编者按: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居民收入大幅增长,但分配失衡的问题也日益凸显。数据显示,内地基尼系数已激增至0.47,大大超出0.4的警戒线。中国必须对日益加剧的贫富分化说“不”。
3月5日温家宝总理在做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今年将进一步改革收入分配制度,坚决扭转收入差距扩大的趋势。
随着“扭转收入差距扩大的趋势”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成为全国两会热议的话题。对于收入分配改革何时能从“说”到“做”,备受外界关注。  正当两会对收入分配改革热议之时,国家发改委已悄然展开了多项有关收入分配的政策研究制定工作,而劳动和社会保障部(下称劳动保障部)亦正在抓紧对《工资条例》的起草修订。  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从权威渠道获悉,起草中的《工资条例》将在年内出台,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工资协商制度、同工同酬等切实保障劳动者利益的条款将纳入其中。  而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知情人士透露的统计结果显示,多数垄断行业的企业,内部收入差距达到20倍以上,72%的员工认为分配不公。  有专家认为,《工资条例》的出台是收入分配改革启动从“说”到“做”转折的开始。  “目前正在起草的《工资条例》将对劳动者的保护进行量化,对劳动者具有最实质意义的帮助,在法律仲裁方面有法可依。”资深法律顾问杨永琦表示,“同时,也可以设想出,该条例推出后,将会引发轰动。
”  《工资条例》出台在即  近日,全国总工会经费审查委员会主任张世平代表全总建议,《工资条例》对工资支付范围、标准、程序做出具体规定。  《中国经营报》记者从《工资条例》的起草制定部门——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的知情人士处获悉,“起草中的《工资条例》已经写进了国务院的立法计划,制定完成后将在今年推行。”  该人士向记者透露说,早在3年前,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就计划推出工资条例,“这部条例规定的非常细,引人关注的是工资支付办法,同工同酬,甚至职工每年带薪休假的政策都被列入其中。”  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条款是,“包括个体经济以及机关事业单位的工资定额都要依据市场环境,进行集体协商,不能再是一家说了算。”上述劳动保障部人士说。  《工资条例》中规定,如果劳动者就工资定额提出谈判,企业一方必须接受,可谈判的内容包括工资定额、计件、单价以及工资分配的各种事项。  此外,《工资条例》明确规定了同工同酬,被派遣工和本企业员工享有同样的权利。  《工资条例》将是目前级别最高的关于劳动者薪酬保护的法律条款。  事实上,《工资条例》的制定之初并不顺利,“3年前,《工资条例》的草案发往各省和直辖市,企业和职工代表展开讨论的时候,争议和矛盾都非常大。”上述劳动保障部人士透露,“由于各方利益难以均衡,《工资条例》的制定一度被放缓。”  亦有专家认为,随着今年全国两会对收入分配改革的呼声越来越高,《工资条例》的推行势在必行,今后用工问题的法律责任将更加清楚。一项总工会关于职工收入的专项调查中显示,208家国企高管与一线职工的收入相差近18倍,而调查显示,两成职工5年间从未涨过工资。  而上述劳动保障部人士透露:“我们的统计结果更加让人吃惊,多数垄断行业的企业,内部收入差距达到20倍以上,72%的员工认为分配不公。”  收入分配改革期待更高层的力量  “目前中国的基尼系数已经达到了0.47,这是非常危险的数字了,堵住灰色收入、加强税收力度,进行深度审计这样的措施已经势在必行。”资深法律顾问杨永琦在不久前联合多位专家通过内参等形式向政府反映目前的问题。  基尼系数是国际上常用的一种收入差距的测量指标,其数值在0~1之间。数值越高,收入分配的不均等程度越高。按照国际通常标准,基尼系数在0.4以上为警戒线。  “目前收入分配共有三个层次。”
国家发改委就业与收入分配改革司司长张东生向《中国经营报》记者介绍,“第一个层次是初次分配,即劳动者的工薪。”  而发改委目前正在着手制定政策的是针对第二次分配和第三次分配。  “第二次分配是税收,第三次分配是各种慈善捐款。”张东生表示,“目前很多针对第二次分配的政策正在制定之中。”

被认为是收入分配改革标志性文件的《工资条例》最终还是暂停了。  “争议太大,执行难度也很大,所以《工资条例》的制定已经告一段落。”曾经参加《工资条例》制定的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现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下称‘人社部’)已经不让我们再说这件事情了。”  《工资条例》虽然被外界期待已久,但是随着收入分配改革总体方案制定完成的日益临近,《工资条例》面对着垄断行业企业的阻挠,逐渐淡出舞台。  参与制定条例的人士透露,“无论面临多大的困难,《工资条例》最终还是要制定,现在只是进程放缓。”  央企提出反对意见  2010年是《工资条例》距离出台最近的一个时期。2010年年初,由人社部工资所担任主要制定机构的《工资条例》制定组接到了任务——2010年,《工资条例》被写入了立法规划,并将在年底制定完成。  在人社部牵头制定《工资条例》之前,曾召集专家对该条例进行专门讨论,“现在看《工资条例》制定艰难,今后执行也将非常艰难。”收入分配改革专家赵人伟说,现在最先要解决的问题是工资形成机制。  据《工资条例》制定小组成员透露,最初《工资条例》主要探讨的问题是:如何按照市场机制形成工资机制,以及如何形成垄断体制和政府机构内部人员的工资。  在《工资条例》制定和推进过程中,研究人员讨论最多的问题就是垄断行业企业的工资制度。人社部人士透露,“由于各方利益难以均衡,《工资条例》的制定一度被放缓。”  2010年8月初,《工资条例》制定小组最终完成了一份草案,其中涉及外界最为关心的两大问题,即同工同酬和工资协商制度,以及被派遣工保护问题。  据透露,在讨论小组讨论最关键的时期,曾经接到更高层的指示,“对垄断行业的工资上涨机制进行规范。”  随后,国务院法制办最终为垄断行业执行《工资条例》定调,“特殊行业内的企业,工资总额需要上报,主要上报给人社部、财政部和国资委,并由这些部门批准审核。”参与制定条例的知情人士透露。  由于处处对垄断行业企业进行规范,大幅削弱了垄断企业在普通劳动者面前的“特权”,因此该条例受到了抵制。  “条例草案交给很多企业进行了探讨,意见非常大。”参与制定工作的人士向记者透露,这些企业中既包括市场化的大型企业,也包括央企。另一参与修订的人士表示,“制定小组人员都是研究人员,对企业了解不是很充分,企业提出了很多现实的问题,难以解决,因此修改告一段落。”  《工资条例》被拆分  2010年年底,关心收入分配改革的人最终没有见到《工资条例》出台的那一刻。  记者采访的多位人士都表示,现在避免再谈《工资条例》一事。  《工资条例》制定小组的参与人员开始相继参与到《劳务派遣管理办法》制定中,曾有人士透露,《工资条例》流产之后,各项更具有可实施性的分项管理办法将取而代之。  全总人士透露,未来保护劳动者利益的方式将集中在完善和适用现有的法律上。“《劳务派遣管理办法》是我们目前关注的热点。”  人社部在2011年力推制定《劳务派遣管理办法》。“这几年,被派遣工制度产生的纠纷非常多,而且大量用人单位正在违法使用被派遣工。使用被派遣工已经成为用人单位逃避法律,躲避义务的办法。出台一部管理办法已经势在必行。”一位人社部下属研究机构人士指出。  但是同工同酬这一《工资条例》的核心理念,被淹没,并没有得以体现。  中国社会科学院2011年12月19日发布的《社会蓝皮书》指出,当前中国收入分配制度改革进展仍然缓慢。  提高最低工资制度、建立工资正常增长机制以及农民工同工同酬等要求,也因提升企业成本,而遭遇到私企和国企的阻挠。这对于《工资条例》起草工作的进度产生了一定影响。  如何改革现行的工资制度,成为两难选择和利益博弈。而一个仍值得警惕的信号是,中国收入差距扩大的趋势仍未得到扭转。  虽然,有关《工资条例》的悲观消息不断传来,但也许我们只是在最黑暗的阶段等待黎明。  参与制定条例的人士透露,“无论面临多大的困难,《工资条例》最终还是要制定,现在只是进程放缓。”

  收入分配改革总体方案已经渐行渐近。

  10月17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及收入分配改革时,表示将在第四季度制订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总体方案。《中国经营报》记者日前从参与该方案制订的人士处获悉,“如果进展顺利,明年3月前会对外公布。”在专家们看来,“现在正是方案制订讨论最多,争议较大的时期。”

  了解情况的人士还向本报记者透露,总体方案是纲领性的文件,不会如外界预想那样具体,但对于社会普遍关注的垄断行业收入分配问题,总体方案肯定会有体现。而据了解,原先备受关注的《工资条例》已经夭折,其部分内容将被融入收入分配改革总体方案。

  剑扫垄断行业

  10月25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新闻发言人对外表示,各个方面有关部门正在研究制订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方案,方案涉及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职责主要是机关、事业单位和企业职工的工资制度方面,根据中央和国务院的部署,各个方面有关部门正在研究制订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方案,这要经过有关部门研究,经过中央和国务院审议批准之后发布。

澳门新普京,  “在收入分配改革方案中,将会涉及垄断行业。”上述参与方案制订人士透露,“整体方案都属于纲要性的东西,不会涉及具体规章,在总体方案中将包含对垄断行业进行收入分配改革的意思表达。”

  垄断行业的收入分配问题一直牵动着社会各界的神经,由于这些部门多数靠控制国家资源和公共服务获利,其背后有着深厚的政府背景和公共资源,他们获得远高于社会平均收入水平的待遇而备受诟病。据了解,人社部多年来的调研都涉及垄断行业的收入差距,既包括垄断行业企业内部存在着的近百倍的收入差距,也包括垄断行业和非垄断行业间存在着的巨大的收入差距。

  据了解,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总体方案的起草工作于2004年启动,由国家发改委牵头负责,财政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资委等多个部委参与制订。作为收入分配改革中重要内容的《工资条例》曾被寄予厚望,但在2010年上报国务院之后就销声匿迹了,了解情况的人士表示,由于争议较多,受到垄断行业的强烈反对而“夭折”。

  事实上,据记者了解,在对《工资条例
》讨论时期,便对垄断行业的分配方式给予诸多关注。甚至,《工资条例》讨论小组收到来自上级的指示,并最终制订了垄断行业涨薪需要对外公布以及听证的规定。

  虽然《工资条例》出台已经无望,但其讨论小组与收入分配改革方案讨论组的人士存在着部分重合,垄断行业收入问题依然是绕不过去的坎。

  根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劳动工资研究所日前发布的2011年《中国薪酬发展报告》,部分行业工资上涨过快,2007年企业高管与农民工工资收入差距最大曾达4553倍,企业内部近5年来高管工资增幅明显超过普通职工工资增幅。

  确定重点

  此前,也曾有消息透露,收入分配改革方案的重点在于初次分配的改革。

  发改委收入分配改革司人士曾向记者讲解:“目前收入分配共有三个层次。”

  “第一层次是初次分配,即劳动者的工薪。”据了解,为中小企业减税意在为初次分配中劳动者加薪提供基础。

  此前发改委着手制定政策均主要针对第二次分配和第三次分配。“第二次分配是税收,第三次分配是各种慈善捐款。”上述人士表示。

  对于二次分配,也曾经有学者建议和讨论通过为中小企业减税,增加就业和收入等问题。

  “十二五”规划也提出,坚持和完善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初次分配和再分配都要处理好效率和公平的关系,再分配更加注重公平,加快形成合理有序的收入分配格局,努力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尽快扭转收入差距扩大趋势。

  记者从参与该方案制订的人士处获悉,“如果进展顺利,明年3月前,会对外公布。”

  而此时,“正是方案制订讨论最多,争议较大的时期。”据了解,收入分配改革方案由发改委牵头制订,人社部等相关部门参与讨论。

  敏感时期

  收入分配改革方案一直获得国务院的高度关注,“在明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肯定会对收入分配改革有所体现,所以,现在的工作就是在两会召开之前,完成方案。”一位参与制订该方案的人士向记者表示。

  据了解,从2004年起,国家发改委就业与收入分配改革司就着手制订《收入分配改革总体方案》。并在近一年的时间内,召集了社会各界的学者和官员进行讨论研究。

  记者采访的多名参与发改委关于收入分配改革讨论的人士都向记者表示:“收入分配体制改革总体方案制订得不会很详细,比如工资问题,不可能像人社部对相关问题讨论得那么仔细。”

  一位曾经参与发改委讨论会议的人士向记者透露:“我们当时讨论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如何缩小收入差距、垄断行业收入过高的问题如何解决,如何有效控制灰色收入等等。”

  在年底公布的《收入分配体制改革总体方案》中,“这些问题都有可能涉及。”

  由于涉及的问题非常敏感,发改委在制订该方案的时候,也非常注重保密工作。

  “我参与的讨论内容是一年前进行的,开会的时候,发改委没有给我们任何资料,只是听取了大家的意见。”一位常年研究收入分配改革的学者向记者表示。

  而另一位参与讨论的人士表示:“我是最近参与了发改委的讨论,也没有发给我们任何文字性的材料,以及参考的内容。”

  接受记者采访的几位人士均表示:“前期讨论的内容都很一般,与这几年外界和学者的呼声都差不多。”

  记者从另一位为发改委就业与收入分配改革司提供“外脑”支持的专家处得到消息,“发改委一直很重视收入分配改革,经常邀请学者前去讲课,或者参加座谈、征求意见,但是说得多,做得少。”

  该人士对发改委的尴尬境地表示理解,“真正实施起来时需要多个政府部门的相互协作,发改委也难以协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普京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