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消费者信心升至金融危机前水平

5月6日上午,国家统计局中国经济景气监测中心与尼尔森公司在京联合发布的《2010年一季度中国消费者信心调查报告》最新调查报告并举研讨论会。调查显示,中国消费者信心指数达到自2007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其中中部、农村地区消费者信心提升最为明显。  2010年一季度中国消费者信心调查报告显示,本季度中国消费者信心表现出持续增强的态势,并已回升到国际金融危机前的水平。  国家统计局中国经济景气监测中心与尼尔森联合展开的调查在同类研究中规模最大,其调查范围覆盖中国各级城市、乡镇和农村共3,500位消费者。  调查结果显示,中国消费者信心指数在过去12个月中上升了19个百分点,本轮调查达到108。本季信心指数的大幅上升主要源于消费者对就业前景和个人收入预期的大幅提升,其中中部和农村地区消费者信心提升尤为明显。  其中中部、农村消费者信心提升最明显。分地区看,中国中部地区消费者对于2010年未来月份比其他地区表现出更高的乐观度,信心指数达到111,比2009年四季度提升11点。  分城乡看,各级城市消费者信心差异缩小,指数值趋于一致。农村消费者信心显著提升,提升幅度明显高于城市。其中,二线、三线城市消费者信心保持上升态势,指数分别为105和105,比四季度分别增加4点和2点;一线和四线城市消费者信心与上季度大体相当,保持相对较高水平(指数值分别为106和107)。农村地区消费者指数强劲提升,达到最高值111,提升8点。  随着经济的回暖和政府民生工程的建设,低收入家庭的经济状况趋于改善。调查结果显示,一季度低收水平消费者信心指数为102,达到比较满意的水平,比2009年四季度提高了12点,明显快于高、中等收入水平消费者。  国家统计局中国经济景气监测中心副主任潘建成对本报记者说,收入和就业决定了消费者信心,而这次调查的结果显示中部和农村地区的人群在这两方面的信心提升较快。  调查显示,71%的消费者认为未来12个月的就业形势将会“好”或“非常好”,较上季度提升9个百分点。其中,中部地区消费者就业信心提升尤为明显,近八成消费者看好其未来就业形势,提升17个百分点。  消费者对个人经济状况持续看好。67%消费者表示未来12个月的个人经济状况将会“好”或“非常好”。其中,东部和中部地区消费者预期乐观的比重最大,西部地区消费者预期改善的幅度最大。农村地区的消费者预期个人经济状况改善的幅度也明显大于城市消费者。  不过,在消费者信心指数上升的同时,另一重要指标——消费意愿却呈现略微下降,消费意愿是指当前是不是消费购物的最好时机。43%中国消费者认为现在是消费的良机,下降3个百分点。而东部地区和一线城市消费者的消费意愿更是高于其他地区和城市。  尼尔森公司大中国区总裁马祺说:“中国消费者消费意愿微降的原因,其中的一个可能性是因为他们增加存款以应对房价增长问题。如果消费者存钱买房子,而房价比工资涨得快,理论上消费者会选择多储蓄少花钱。另一个导致消费意愿降低的可能性,是对于各类社会保障尤其是医疗保障不够完善的顾虑。”

由于对就业前景和个人收入预期大幅提升,中国消费者信心连续4个季度保持回升态势,今年一季度较上季度上升4个百分点,达到自2007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据国家统计局中国经济景气监测中心与尼尔森公司联合开展的中国消费者信心调查,2010年四季度中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为100,比三季度回落4点,而大多数消费者对于收入和就业的预期仍保持乐观。

5月6日,国家统计局中国经济景气监测中心与尼尔森公司在京联合发布的《2010年一季度中国消费者信心调查报告》显示,2010年一季度中国消费者信心表现出持续增强的态势,并已回升到国际金融危机前的水平。消费者信心指数在过去12个月中上升了19个百分点,本轮调查达到108。其中中部和农村地区消费者信心提升尤为明显。

“中国经济继续保持良好的发展势头,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显著。中国消费者信心虽然已连续第二季度下降,但从全球范围看仍然是较高的。”尼尔森公司大中华区总裁马祺说。

中国消费者信心升速快于全球平均水平

澳门新普京 ,这项调查显示,从城乡情况看,农村消费者信心保持平稳,比上季度略增1点;城市消费者信心则明显回落。

据尼尔森对全球55个市场消费者信心的监测结果,2010年一季度,全球消费者信心平均指数环比上升了5个百分点,41个市场消费者信心上升,12个下降,2个保持不不变。中国上升4个点,美国上升3个点,台湾上升8个点,香港下降1个点。受债务危机影响,希腊消费者信心指数下降了15个点,在55个市场中降幅最大。

从地区分布来看,中部和东部地区消费者信心居于首位,其次分别为西部和东北部地区,产业转移步伐加快是中部地区消费者信心强的主要原因。

尼尔森公司大中华区总裁马祺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专访时说:“值得注意是,2009年一季度,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消费者信心平均指数降至历史最低点,为77,中国消费者信心指数降至89。今年一季度,在中国消费者信心上升19点达到108的同时,全球消费者信心平均指数则上升了15点,达到92。中国消费者信心的回升无论是当前的水平还是成长速度都明显快于全球平均情况。”

按收入水平看,高收入和中等收入消费者信心仍好于低收入消费者。

中国国际金融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哈继铭表示,中国经济过去二三十年快速增长,基本依赖于投资和出口,未来经济增长如果要趋于平衡,消费扮演的角色最为重要。而判断未来中国消费增长能否崛起,重要的是做基本面分析。目前看,房地产发展、人口结构、农民工返乡等都是推动消费增长的短期和长期因素。

调查结果表明,去年四季度消费者信心指数回落主要源于消费者即期消费意愿的下降,而大多数消费者对于收入和就业的预期仍保持乐观。

中部、农村及低收入人群信心提升明显

去年四季度,54%的消费者认为当前就业形势“好”或“非常好”,比三季度提高2个百分点;近七成消费者认为2011年就业形势将会“好”或“非常好”。其中,农村消费者表现出更强的就业信心,预期乐观的比重高达83%。

分地区看,中部地区消费者对2010年未来月份比其他地区表现出更高的乐观度,信心指数达111,比2009年四季度提升11点。东部地区消费者信心指数也达111,提升3点。东北和西部地区消费者信心指数稳定,分别为104和101。分城乡看,各级城市消费者信心差异缩小,指数值趋于一致。农村消费者信心显著提升,升幅明显高于城市。其中,二线、三线城市消费者信心保持上升态势,指数分别为105和105;一线和四线城市消费者信心与上季度大体相当,保持相对较高水平。农村地区消费者指数强劲提升,达到最高值111,提升8点。

对2011年的收入情况,超过六成的消费者预期个人收入状况将处于“好”或“非常好”的状态。其中,农村消费者对未来收入的预期更为乐观。

随着经济的回暖和政府民生工程的建设,低收入家庭的经济状况趋于改善。一季度低收入水平消费者信心指数为102,达到比较满意的水平,比2009年四季度提高了12点,明显快于高、中等收入水平消费者。

数据显示,是就业形势与宏观经济形势比较乐观的判断,支撑了消费者对收入的乐观预期。超过八成的消费者对2011年经济形势表示乐观。

国家统计局中国经济景气监测中心副主任潘建成分析,消费者信心回升的基础是宏观经济不断回暖和改善的表现。中部、农村地区及低收入消费者信心明显提升是一季度调查结果中三个重要特点。中部地区消费者信心快速提升,从上季度100点回升到本季度111点,达到东部的乐观程度。农村地区过去三个季度的消费者信心回升呈现明显的“三级跳”,从2009年三季度的96点升至2009年四季度的103点,再升至2010年一季度的111点。观察东部、中部、西部和东北部的工业增加值增速,可以发现,2010年一季度,中部地区的工业增加值明显超出其他地区的增长。因此,中部地区消费者信心提升与工业活跃具有关联性。近五年来农民收入在2010年一季度发生了一个重要变化——农民的工资性收入出现了快速增长,增长幅度超过2009年的1/3。

而导致去年四季度消费意愿下降的主要原因,据中国经济景气监测中心副主任潘建成分析,是消费者通胀预期的上升,尤其是对食品价格快速上涨的担忧。

消费意愿出现略微下降

他表示,“从目前的统计数据看,国内消费仍保持平稳增长态势。刚刚过去的春节期间,各地市场普遍比较活跃,说明消费者信心的回落更多表现为对通胀的担忧,而并未对实际消费行为产生明显影响。随着管理通胀预期的各项政策措施逐渐取得成效,消费者信心重回升势是可以预期的。”
(记者左娅)

虽然不同地区和城市的消费者对其未来经济状况的预期乐观,但是消费意愿却呈现略微下降。43%中国消费者认为现在是消费的良机,下降3个百分点。东部地区和一线城市消费者的消费意愿高于其他地区和城市。

分析消费者消费意愿微降的原因,马祺说,一是因为消费者增加存款以应对房价过快增长。二是对于各类社会保障尤其是医疗保障不够完善的顾虑。尼尔森多次调查结果均表明,中国消费者储蓄是因为认为未来的需要会超过未来的收入,在满足基本生活需求后处理余钱的方式选择上,储蓄存款一直居于首位,其后是子女教育、购买新衣。消费者提高储蓄水平的原因在于对医疗保障和高房价的担忧,受教育程度较低、家庭月收入在3500元左右的50岁以上人群对医疗保障的关注度格外高。“不断上升的房价对于教育背景良好、高收入、年轻的单身人士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如果消费者存钱买房,而房价比工资涨得快,消费者就会选择多储蓄少花钱。此次房地产调控后的消费者行为变化需要进一步观察。”

本轮消费者信心调查,中国消费者最关心的问题与前一轮调查结果相同,收入问题仍居首位,其次为健康和子女教育。另外,消费者对医疗保障和房价上涨的关注度明显提高,选择比重分别从2009年四季度的第9和第8位上升到第5和第6位。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秘书长汤敏教授表示,近几年,中国社会商品零售总额增长速度明显快于GDP增速,去年达到18%左右。但从中长期数据看,消费占GDP比重却在下降。改革开放初,消费占GDP比重为45%,现在大约为35%,下降了10%左右。居民收入增长较慢和社会保障不健全是主要原因。因此迫切需要进行收入结构调整,需要建立一个全民共享型的社会福利体系,包括养老保险、住房、低保、教育、卫生等方面。

中国经济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王小鲁教授强调,提高消费占GDP的比重,需要改变结构失衡,启动消费需求,包括尽快推行资源税改革,改变垄断部门和国有企业利润分配体制,改革财政体制,规范土地市场,逐步推进全民基本社会保障,改善医疗和教育住房服务,减轻居民负担。“总的来说,我们需要在钢材水泥上面少一点投资,在公共教育和其他公共服务上多一点投资,这是问题的关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普京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