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进共出高度控盘 中邮基金投资暗藏玄机

没有人会想到,大龙地产(600159.SH)梦断顺义地王竟然将中邮基金公司拖下水。由于此前中邮系基金集体重仓持有大龙地产的股票而损失惨重。令人奇怪的是,中邮旗下的几只基金在面临重大利空消息时,分别采取了相反的操作策略。  记者在统计了过去一年多里,该公司高度控盘流通股公司数据时发现,中邮系基金集体重仓持有上市公司的案例并非个别。  大龙地产股价暴跌:中邮优选被疑增仓掩护同门  事情要从2009年11月说起,11月20日大龙地产(600159.SH)子公司——北京市大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经过190轮激烈竞价,将起拍价为14.1亿元的北京市顺义区天竺22号地,以50.5亿元拍下。消息传出,市场一片哗然,大龙地产此举可谓大爆冷门,折算下来大龙地产所拍地块的楼面地价高达2.98万元/平方米,而当时该地块周边房价也不过1万元/平方米左右。  与此同时,市场更怀疑大龙地产的支付能力,因为当时该公司的总资产也不过30.07亿元。  由于欠缴顺义后沙峪镇天竺地块的地价款,2010年1月22日,北京市国土资源局发布《关于加强北京市闲置土地清理处置问题的公告》,大龙地产控股子公司北京市大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被暂停在北京拍地。  随后又传出大龙地产无力支付地价款,两亿元拍卖保证金被没收的消息。受此影响,该公司遭到以基金为首的投资者抛售,股价从最高22.60元一路跌至9元附近。  人们意外发现,就在南方避险、华商领先、JP
Morgan Chase Bank,National
Association、法国爱德豪得洛希尔银行等基金和机构纷纷撤出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之际,中邮旗下各基金的行动却显得匪夷所思。2010年一季报显示,当季大龙地产利润下滑555.96%,亏损6823.85万元。受此影响,2009年4季度建仓和增持的中邮核心优势、中邮核心成长退出十大流通股东名单,而当时排在第三名的中邮核心优选基金却不仅未减持反而增仓258.41万股。  “中邮核心优选、中邮核心成长是中邮旗下最早成立的两只基金,从历史上的投资看,其重仓股通常具有很高的重合度(2009年底10大重仓股有9只相同),基本上是同进同出,这次两只基金在大龙地产上一进一出,是很特殊的情况。”一位券商分析师表示。  由此,市场人士怀疑这其中可能存在利益输送,从而有损害基金持有人利益的嫌疑。  最高控盘28.87%:豪赌上海机电、中山公用  实际上,中邮系的这两只基金喜欢共同进出重仓股。以该公司2010年一季度高控盘个股为例,其在友谊股份单只个股上持有股份占上市公司流通股本的21.24%,其中中邮核心成长持有2119万股,中邮核心优选持有1609万股,分别名列第四和第五大流通股东;在中山公用上,两只基金持有股份占其总流通股本的14.1%和5.39%,位列第一、第二大流通股东;哈药股份的情况也极其类似,中邮核心成长持股占流通股本的20.44%,中邮核心优选持股占5.76%,名列该公司第二、第三大流通股东。  《中国经营报》记者在统计了中邮系基金2008年底至2009年一季度的历次高控盘股进出情况后发现,拥有300亿元规模的中邮核心成长才是真正的“雷锋”,资格更老、规模更小的中邮核心优选才是中邮系倾力打造的“招牌菜”。  “行业里确实有一些基金公司通过利益输送来打造明星基金,通常的操作模式是:牛市中先让明星基金买入,然后旗下各基金再合力推高股票价格;熊市中让明星基金提前撤出,撤出前其他基金极力护盘,甚至增仓买入来维持股价。打造明星基金的好处一方面是可以吸引投资者来申购,迅速做大规模;另一方面还可以提升公司的整体形象。”一位基金营销人士告诉记者。

  业绩频遭重创,中邮基金投资模式和风格正在遭遇一场空前的质疑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汤雅婷

  5月29日是星期六,中邮基金选择这样一个周末时间低调发布公告,称旗下中邮核心优选基金经理王海涛因个人原因辞职,从5月26日起不再担任该基金的基金经理职务,由另一基金经理王丽萍独自担纲。

  此番人事变动正值中邮系基金在重仓“假地王”大龙地产(600159.SH)狠摔一跤之后,另一重仓股澳门新普京app,中山公用(000685.SH)又因曝出内幕交易案暴跌。作为中邮系明星基金,中邮核心优选在连续3年创出不俗业绩后,最近3个月的净值增速排名已经跌至倒数第16位。

  在2010年以来股市系统性下跌中,素以“高仓位高换手”闻名的激进派中邮系多家基金,不仅事端频发,其投资模式和风格也正在遭遇一场空前的市场质疑。

  折戟“大龙”

  “王海涛辞职的原因,可能与中邮系基金蹊跷投资大龙地产而被疑‘利益输送’有一定关系。”北京问天律师事务所主任合伙人、基金业维权律师张远忠认为。

  大龙地产2009年的财报披露,中邮系三只基金——核心优选、核心成长、核心优势先后大举持仓进入,均名列前十大股东之内。核心优选在2009年第一季度率先进入,经第四季度加倍增持后位居第三大股东;核心成长在第二季度进入,同样在第四季度增仓一倍多;核心优势则在第四季度迅速晋升为第六大股东。

  截至2009年12月31日,三只中邮系基金持有大龙地产4142.65万股,以当日收盘价17.96元计算,持仓市值超过7亿元。

  彼时正逢大龙地产笼罩在“地王”光环之下。2009年底,大龙地产曾以50.5亿元的天价拍下北京顺义天竺地块,成为新晋地王。但仅仅两个月以后,因欠缴土地出让款,大龙地产不仅被暂停在北京地区的拿地资格,上述竞拍土地亦被取消,2亿元保证金不退回。

  受此影响,该公司股票遭到以基金为首的投资者抛售,股价从最高22.60元一路跌至9元附近。这无疑让集体重仓持有大龙地产的中邮系基金颇为“受伤”。此后一个月内,中邮系基金净值跌幅均位居榜单前列。

  2010年4月29日,大龙地产发布2010年一季报,亏损6823.85万元,利润下滑555.96%。投资者再度用脚投票。

  就在机构纷纷消失于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之际,中邮核心优选不仅未减持,反而增仓258.41万股,并以2072.27万股的持仓量仍然位居十大流通股股东第三位;而上一季度末持仓近1300万股的中邮核心成长在一季度末则退出了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之列。

  “核心优选和核心成长是中邮旗下最早成立的两只基金,从历史上的投资看,其重仓股通常具有很高的重合度(2009年底10大重仓股有9只相同),基本上是同进同出,这次中邮旗下的几只基金在面临重大利空消息时,分别采取了相反的操作策略,一进一出,非常特殊。”一位券商分析师表示。

  由此,市场人士怀疑这其中可能存在“牺牲一只换另两只出逃”的利益输送。对此,中邮基金曾于5月7日发布澄清公告说,“市场对其利益输送的质疑是未经实际数据证明的主观猜测,公司旗下各只基金的投资行为相对独立,基金之间不存在利益输送行为。”

  由于并未公布具体的交易数据,中邮基金的澄清公告仍留给市场“澄而不清”的疑虑。随后,中邮基金又迅速采取了一系列动作。5月12日,公司公告将增聘王丽萍出任中邮核心优选的基金经理;5月29日,王海涛正式卸任。

  业内人士指出,实行双基金经理制,对于中邮基金来说似乎另有深意:一方面出于对中邮核心优选基金净值表现落后的考虑,另一方面也为应对基金经理的主动或被动出走做准备。

  除了被大龙地产“地王事件”拖下水之外,中邮基金还不幸踩中了“中山公用”这颗地雷。

  中山公用2009年一季报显示,中邮系的核心成长持有2216.89万股,核心优选持有848.41万股,两只基金合计持有19.49%的流通股,以当日收盘价计算,持股市值约8.6亿元。

  6月2日,因身陷内幕交易调查,中山公用开盘即遭到投资者疯狂抛售,此后连续3天下跌。

  “中邮基金在股价下跌前已经减持大部分股票,现在手上的中山公用不是很多,对基金净值影响不大。”中邮基金投资总监彭旭表示。但据分析师估测,即使期间进行了减持,“保守估算核心成长和核心优选两只基金也将损失1.5亿元以上。”

  重仓争议

  在中邮基金看来,大龙地产和中山公用先后曝出问题,让基金经理颇为无奈。

  “从基金经理的角度上讲,他会关注标的公司本身的价值,但对于人的因素是很难把握的。谁会想到大龙地产会搞出乌龙事件、中山公用高管被调查呢,哪个研究报告能预测出这种事情?”彭旭说。

  然而,中邮基金公司屡踩地雷、旗下基金业绩大起大落,与公司自身不无关系。

  为业界熟知的是,一向风格激进的中邮系基金,对于“集中投资”模式格外青睐。其中在上海机电(600835SH)上的持股占流通盘比例曾高达28.87%,在中山公用上的持股占流通盘比例曾达到27.84%。2008年底至2009年一季度期间,几乎每季度都有6只以上个股,被其控制10%以上流通盘。

  此外,与其他基金公司“集中投资”只占总资产很小一部分不同,中邮系基金的“集中投资”个股,往往也是其持股市值居前的公司。

  以2009年底的吉林敖东为例,优选、成长、优势三只基金共持有其9.97%的流通股,持股市值25亿元,名列中邮系重仓股的第二名;同期,位列该公司持股市值第5名的哈药股份,也是一只“集中投资”的典范,旗下基金持有该公司14.07%的流通股。

  “我们并没有刻意在单只个股上谋求所谓的‘控盘’。”彭旭在接受《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采访时说。

  “一般来说,如果看好一家上市公司,那么我们会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尽可能地买进,直到达到上限。如果这只股票流通股占总股本比例低,那么我们的持股即使不到它总股本的10%,从流通股角度来看,占比也会很高。”

  彭旭认为,外界将中邮经常重仓理解为激进,是有所误读,“对认真思考过的东西,我们通常是坚定不移长期持有。我们希望通过选股战胜市场,而非择时。”

  不管是“刻意”还是“无意”,中邮基金这种高度控盘的投资模式还是被一些业内人士认为极容易出现利益输送。“持有20%以上流通盘,左右个股20%至30%的涨跌幅是毫无问题的。在这种涨跌幅下,控制各个账户的盈亏也不是不可能。”一位私募基金经理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转发此文至微博)

&nbsp&nbsp&nbsp已有_COUNT_条评论  我要评论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普京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