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普京人民币汇改“满月”后升值预期走弱

欧洲政府信用危机的扩大和蔓延令欧元大跌,美元走势乐见上涨。而在当前美元持续大幅上涨的情况下,作为挂钩货币的人民币似乎也卸去了较大的升值压力,甚至在近期出现贬值倾向,令市场侧目。  作为人民币市场交易的风向标,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在近期出现异动。5月27日的外汇交易中心公布的美元对人民币中间价跌至6.8281,创下5个月来新低,人民币升值压力大减。  与此同时,作为境外市场对人民币升值看法的重要参考指标——海外无本金交割市场(NDF)对人民币未来升值的看法也出现了较大的转换。5月25日,境外NDF美元兑人民币一年期购汇价最低跌至6.83,而当天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也仅为6.8279,这显示市场认为人民币在未来一年出现贬值倾向。境外NDF市场的剧烈波动也带动境内一年期美元兑人民币远期汇率由4月中旬的6.64跌至目前的6.76,短短一个月内升值预期由最高的2.75%缩窄至不足1%。  人民币升值的压力减轻并非偶然。欧洲债务危机使得未来欧元表现疲软,外汇市场上的避险资金迅速向美国转移,市场明知美国经济也没有预期那么乐观,但资金在“用脚投票”,只能避开烫手的欧元,推动美元进一步走高。虽然中国政府的人民币汇率政策中盯住一揽子货币的提法由来已久,但从目前看来,人民币还是以紧盯美元为主,在美元持续大幅上涨的情况下,作为挂钩货币的人民币升值压力减小顺理成章。  从目前情况来看,人民币升值的时间窗有较大可能继续往后推迟,由原先市场普遍预计的年中顺延至第三季度。欧洲内部对救助政策纷争和罢工潮的涌动,加上区内经济体此起彼伏的地雷被引爆,美元的持续走强正逐渐从可能转为现实,人民币挂钩美元情况下短期出现的贬值倾向也会持续。  此外,颇受市场关注的第二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也并未对人民币汇率进行专门的表示,中国强调汇率改革的主动性、可控性和渐进性也了无新意,这显示中美两国政府层面默认人民币汇率的现状仍属可接受范围之内,人民币升值的外部压力骤然减轻。  人民币的升值预期减弱甚至贬值,可以大幅减轻出口企业的收汇压力,对中国而言也不失为一种顺势而为的较好选择。不过,在当前人民币升值预期减弱、甚至出现短期贬值倾向形势下,企业对结算货币的选择以及汇率避险操作将面临更严峻的考验。纵观2008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的稳定和对欧元的大幅波动,企业成本收益在不同的货币下也天壤之别。以欧元来说,欧元兑人民币汇率从2009年10月最高的10.3,跌到目前8.3左右的低谷,一年之内欧元贬值近20%,如此大幅度的汇率波动让诸多从事欧洲贸易的企业加大了避险操作的困难。  对于进出口企业来讲,当前形势下币别的选择何尝不是一件头疼的要事。进口选择软币(如欧元),出口选择硬币(如美元等)是贸易中的常识,进出口企业需要根据自身的贸易特征和谈判能力选择最适合自己的币种,从源头上避免汇率波动对企业成本的冲击。除此之外,企业也可以利用银行提供的保值工具锁定自身的成本收益,例如企业可以通过远期结售汇的操作,锁定未来不同期限的收汇和付汇的汇率,规避汇率大幅波动对主营业务的冲击。  作者系中资银行外汇交易资深人士

整个7月,美元继续较大幅度调整。截至北京时间7月31日16:30,美元指数较6月末下跌2.27%,出现连续第6个月下跌无悬念,今年以来美元指数累计已跌约8.7%。美元弱势格局下,人民币对美元一改前几年持续贬值走势。以中间价计,今年前7个月,人民币对美元累计升值2087基点,幅度为3.01%。

一个月前,中国人民银行宣布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从这一个月的表现看,人民币汇率弹性增强和双向波动的态势初步形成,人民币升值预期有所弱化。  7月16日,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公布的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7718,与7月12日汇改后中间价新高持平,较6月19日央行重申汇改前一个交易日小幅升值逾0.8%。其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有升有降,最高6.7718,最低6.8275,双向波动走势明显。  德意志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马骏表示,从目前中国经济基本面及国际国内因素分析,人民币汇率浮动将更加重视一篮子货币的作用,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也将出现更多的双向波动,而不是像2005年至2008年间那样更倾向于单边升值的走势。同时,在欧元区债务危机爆发以及美元避险功能显现的情况下,中国也出现了一定幅度的资本外流迹象,减缓了人民币升值压力。而近期一年期人民币海外无本金交割远期外汇(NDF)报于6.65左右,暗示未来海外市场预期未来12个月人民币升值幅度仅为1.69%。  此外,瑞银预计至少在初始阶段,人民币将相对美元走强。未来人民币不会相对美元大幅升值,尤其是考虑到欧元已经相对美元大幅贬值。而摩根大通发布的研究报告则称,预计年末人民币兑美元可走高至6.6,中国将更加关注汇率弹性。预计未来中国的货币政策将更加侧重于灵活性和针对性,以保持经济稳定增长。

结合美元汇率及人民币兑美元双边汇率表现,今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升值主要是被动的、跟随式的,关键影响因素是美元汇率波动。往后看,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很大程度上仍将跟随美元波动。

(一)灵活运用贸易结算方式

收回销售货款是对外贸易的重要环节,强调“安全及时”收汇是外贸出口应始终贯彻的原则。“安全”有两层涵义,一是出口收汇不致遭受汇价波动的损失;二是外汇收入不致遭到拒付。“及时”与“安全”密不可分,及时收汇则汇率波动的时间风险会大大缩短,拒付的可能也受到限制。因此,要做到安全及时收汇,防止外汇收入不能收回的风险,还应根据业务实际,在了解对方资信的情况下,慎重而灵活地选择适当的结算方式。常见的国际贸易结算方式有预付货款、赊销、跟单信用证和跟单托收等,各种结算方式在规避汇率风险方面作用不同,需在关注外汇局相关规定的前提下灵活掌握。

1.预付货款和赊销

对出口商而言,在人民币汇率有升值预期时,可多使用预付货款进行结算,因为根据现行国家外汇管理规定,预付货款属于经常项目收汇,企业既可保留现汇,又可随时办理结汇,企业可根据自己对外汇市场的判断决定何时办理结汇。当然,在出口商对汇率有贬值预期时则少使用预付货款的结算。对进口商而言,在汇率有升值预期时,则少使用预付货款的结算;在汇率有贬值预期时,则多使用预付货款的结算。使用赊销结算对出口商而言,当人民币汇率有升值预期时,应尽量少用,以便尽早收汇;当汇率有贬值预期时,可多用赊销结算,延迟收汇。对进口商而言,当汇率有升值预期时,应尽量多使用赊销结算,以便推迟付汇;当汇率有贬值预期时,可少用以尽早付汇。

2.跟单信用证(L/C)

即期L/C结算方式最符合安全及时收汇的原则;远期L/C结算方式收汇安全有保障,但不够及时,汇率发生波动的概率较高,从而削弱了收汇的安全性。对出口商而言,当人民币汇率有升值预期时,应尽量多使用即期信用证结算,以便尽早收汇;当有贬值预期时,应尽量多使用远期/延期付款信用证结算,推迟收汇。对进口商而言,当汇率有升值预期时,应尽量多使用远期/延期付款信用证结算,以便推迟付汇;当汇率有贬值预期时,应尽量多使用即期信用证结算,尽早付汇,也可在开立信用证时就办理购汇手续。

(二)选择适当的支付计价货币

1.本币计价法

出口商向国外出口商品的计价货币整体有三种选择:①以出口商本国货币计价;②以进口国货币计价;③以该商品的贸易传统货币计价。一国的进出口商品均以本币计价(如美国),可免除外币与本币价格比率的波动,减轻汇率风险。但这有赖于商品市场情况,进口如为买方市场容易争取,为卖方市场则不容易实现;出口则相反。

2.选择支付计价货币法

在货币贬值或升值中,出口用硬货币定价和支付,进口用软货币定价和支付,可以减少汇率风险损益,这是国际经营常用的风险转移方法。如果使用当地货币作为外贸企业出口计价货币,不会发生汇率收益或损失;但用于进口计价则要承担汇率变化的风险。如果用外币计价,外贸企业承担的汇率风险正好相反。

3.货币多样化组合

货币多样化组合是指在进出口中使用两种以上货币计价,以减少交易风险的一种方法。当外贸企业进出口业务所使用的一种或少数几种货币贬值或升值时,若其他货币价值保持不变,则这些货币价值的变动不会给外贸企业带来很大的汇率风险,或者说汇率风险因分散而得以减轻;若计价货币中几种升值,而另几种贬值,则升值货币所带来的收益可以抵销贬值货币产生的损失,从而降低汇率风险。由于人民币脱离了与美元汇率单独挂钩的关系,采用相对独立的浮动机制,故企业对外签约可多采用非美元币种或美元与其他币种组合,如欧元、英镑、日元等,未来如果美元发生汇率波动,而欧元等其他币种汇率不一定与美元同幅度变动。

(三)通过外汇金融衍生产品保值,向银行申请办理保函业务

银行保函业务指以银行名义向中国境外机构或境内的外资金融机构(下称受益人)承诺,当债务人(下称申请人)未按照合同约定偿付债务时,由银行履行偿付义务。银行出具的保函分为融资类保函与非融资类保函两大类,这两类保函在规避汇率风险方面的作用不同。

融资类保函中的借款保函、融资租赁保函、补偿贸易保函、延期付款保函等,在一定条件下均具有规避汇率风险的作用,如借款保函可通过借外汇、还外汇来达到规避汇率风险的目的;融资租赁保函可通过分期或延期付款来达到规避汇率风险的目的;补偿贸易保函可通过返销货物抵扣进口货物的价值来达到规避汇率风险的目的等。

非融资类保函中的预付款保函、尾款保函等,在一定条件下具有规避汇率风险的作用,如出口企业为获得更多预付货款以达到避险目的,按国际惯例要通过银行对外开立预付款保函来实现。

(四)涉及“远期结售汇”产品、外汇投资理财产品的结合进口业务向银行申请美元融资(到期归还美元)的做法。

(五)通过开发高附加值产品,提高产品竞争能力来化解、消化汇率损失

(六)利用人民币升值空间大力拓展进口业务

汇率风险其实并不可怕,只要增强汇率风险意识,准备多种风险防范预案,并因时、因地制宜,果断采取避险保值减损措施,完全可化被动为主动,使汇率风险由悬在外贸企业头上的利剑变成企业强身健体,提高国际市场竞争能力的预防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普京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