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将修改《里斯本条约》 为创设永久救助机制铺路

一向对自己的经济市场体系“信心满满”的欧盟,小小的一个经济体成员国希腊犯了点“债务危机”,欧盟领袖吵成一团,似有世界末日来临之感。假如德国在第一时间对希腊债务危机做出正面的积极回应,希腊债务危机完全是不可能成为“问题”的问题。  6月17日在布鲁塞尔召开的欧盟峰会,被外界看做是为即将在本月底召开的加拿大G20峰会作立场协调和前期准备。布鲁塞尔峰会广泛讨论了采取更严厉金融监管措施的可能性,其中的可能性之一就是征收金融机构税,并以此税为基础,构建对未来“问题银行”援助储备金,以摆脱对普通民众缴纳的税的依赖和减低援助的政治阻力。欧洲这项改革不可能在盟内自行完成,需要在G20集团层面上达成共同行动的意志才行。  欧洲的“沉沦”,使这次布鲁塞尔峰会不得不拿出足够多的时间和精力,来集中讨论内部性问题。数天前,评级机构穆迪突然下手,把希腊主权债务信誉从A3级,连降三级,打入了垃圾级的Ba1级,完全不顾欧洲已经建立的7500亿欧元救助一揽子计划的积极意义,也不顾IMF和欧洲提供给希腊的1100亿欧元援助正在产生的积极效果,令欧洲领袖震怒。穆迪的降级理由相当简单,无非就是“紧缩政策对国家经济增长的影响和采取紧缩政策的时机都存在很多不确定性,尤其在全球经济环境不太理想的情况下”。投资者在市场上抛售希腊债券风潮再起,使这次本没有把西班牙债务问题列于大会议题的欧盟峰会,也不得不再次重视起来。西班牙经济规模列于欧元区第五位,西班牙要是失守,欧盟体系将面临崩溃。  强大的欧盟难有强大的领导力  经验表明,“强大”的欧洲没有“强大”的领袖强有力的领导,是欧洲“沉沦”的主因。去年11月,比利时首相范龙佩当选为首位欧洲理事会常任主席。“欧盟总统”的诞生,被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欢呼为“解决了基辛格提出的历史难题”,欧盟将会发出一个声音。拥有5亿以上人口、经济总量超过美国的欧盟,被观察家们不约而同定义为“超级大国”。但是,这只是纸面上的“超级大国”,欧盟总统机构的产生,更加弱化了本可以实质承担欧洲领袖角色的法德等国的权力延伸力。  2010年3月8日,美国《时代》周刊网站刊登了政论家西蒙·罗宾逊的《欧洲难以置信的衰退》评论文。西蒙·罗宾逊指出,《里斯本条约》后的欧盟,至少对三大问题都基本上交了白卷。在美国就阿富汗战争大兴“增兵”之策时,欧盟则袖手旁观,在美国和中国及俄罗斯频频就朝核问题、伊朗核问题密切磋商时,很难见到欧盟众多领袖的影子,“总统”范龙佩稍动了一下亲自出马的念头,就遭到欧盟各成员国的舆论“群殴”,被指责“有野心”,超越《条约》授权等。在哥本哈根气候峰会上,是美国和中国在最后时候促成了一项全球协议,而那时欧盟领袖则坐在冷板凳上。一向对自己的经济市场体系“信心满满”的欧盟,小小的一个经济体成员国希腊犯了点“债务危机”,欧盟领袖吵成一团,似有世界末日来临之感。假如德国在第一时间对希腊债务危机做出正面的积极回应,希腊债务危机完全是不可能成为“问题”的问题。就是德国和法国,在今年3月欧盟峰会时,还在念念有词地提倡“自我负责论”,拒绝对希腊施以援手。德国和法国看到了走弱的欧元对他们这样传统出口和制造国的好处,但拒绝看到这类好处的不可持续性。  希腊危机扒光了欧洲身上的华衣。欧洲委员会主席巴罗佐哀叹危机把欧洲经济“一夜打回十年前水平”,“末日预言家”鲁比尼也悲观地预计,欧洲这场危机有可能连累世界最大的负债国日本和美国,致使世界经济陷入“双底衰退”的泥潭,哈佛肯尼迪政府学院经济学教授达尼!罗德里克更是指出,希腊危机再一次证明了“经济全球化、政治民主化和民族国家”之间的不可调和的冲突。穆迪对希腊的评级连降三级,就是预感到“政治民主化”之下的工潮引发的社会动荡和政局不稳。  6月17日的峰会,应算是被希腊债务危机揍得鼻青脸肿的欧洲领袖们再一次集体反省。一份“欧洲2020年战略”的十年发展规划,似乎让欧盟经济得以实现以知识和创新为基础的“灵巧增长”和促进就业的“包容性增长”。欧盟“总统”范龙佩向会议提交的盟内经济治理建议方案,将提到今后如何管好盟内的财政支出嗜好严重的小国。  欧洲瘫痪由成员国造成  法德领导人在布鲁塞尔峰会之前其实就已经先行召开了一个两国峰会。这两个欧洲最大经济体的领导人在举行会晤后对记者发表的讲话中强调,要严惩高赤字的盟国。默克尔说,她和法国总统萨科齐都认为,可能需要对现有的欧盟条约进行修改,其中包括采取更加严厉的形式,对那些未能履行自己财政承诺的国家给予处罚,如取消在欧元区的投票权。  法德领导人显然把手高高举起,但不得不轻轻落下。早在债务危机爆发之初,德国扬言要开除那些执行不负责任财政政策的盟区国家,但一个成员国从欧元区的退出,很快就会成为欧元单一货币体系的散体,德国人在充分评估了重启德国马克的风险后,还是认为保持单一货币体系以便保有庞大盟内市场是最有利的选择。  另一方面,现有欧盟的法律并没有为欧盟强势领袖更多的发挥空间,欧盟法律有“准入”的规定,却漏掉了“退出”的安排。1993年生效的《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简称《马约》)和1997年生效的《稳定与增长公约》(又称《阿姆斯特丹条约》,简称《公约》),除规定了欧盟财政政策的基本规则之外,并没有太多惩罚成员国的规定,统一的倾向政策没有形成统一的财政政策,这成了过度开支的问题所在。在这样的条件下,法德唯有求漫长的“变法”进程,并把欧洲再一次拖进冗长的立法审批过程。作为代价,法德将不得不承担起不断向欧洲“坏小子们”输血的责任。  与耀眼的法德领袖相比,英国“新人”卡梅伦上任后第一次亮相于欧盟峰会,并没有引起“新人轰动效应”。由于卡梅伦是英国二十多年来第一次“悬浮议会”下诞生的联合政府首相,其在欧盟诸位强势领袖面前,稍显缺少底气,影响力远不如同为联合政府出身的德国总理默克尔等,因为英国“多数代表制”下的联合政府是虚弱的代名词,而在“比例代表制”下的法德,联合政府往往是“强大”的象征。显然,法德无意中把持了这次布鲁塞尔峰会。一位瑞士国际政治经济学教授承认:“欧洲的瘫痪,全是成员国造成的。”一个亚洲外交官说:“欧洲领导人总是相互之间来来往往,喜欢串门。”这名外交官的意思就是,他们效率奇低,他们光是研究把巴掌拍在欧洲坏小子屁股什么位置,都要扯皮半天。  作者为国际政治文化学者  声音  欧洲富裕国家元首在救助过程中的相互扯皮  德国总理默克尔:“援助不在周四(3月25日)会议的议题上,因为希腊说它自己显然还不需要帮助。”默克尔指的是于3月25日至26日在布鲁塞尔召开的欧盟峰会。

欧盟将修改《里斯本条约》 为创设永久救助机制铺路

不幸遭遇大罢工与大降温的2012年欧盟首次峰会1月30日晚圆满落幕,德国、法国等25个欧盟成员国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通过财政契约草案。这项旨在强化财政纪律的政府间条约有望在3月初的欧盟峰会上签署,以期避免债务危机重演。
欧洲理事会主席范龙佩介绍说,欧盟27个成员国中,目前只有英国和捷克不同意加入财政契约。英国的态度早在去年12月底的欧盟峰会上就已明确,只是捷克近乎180度的转变令人意外。
法国总统萨科齐在峰会结束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他对捷克临时改变态度很是不解。他说:我不明白,为什么12月能够接受的事情,现在就不能够接受了。据萨科齐透露,捷克总理内恰斯以宪制原因拒绝加入财政契约。
德国总理默克尔认为,当晚欧盟25个成员国就财政契约达成一致意见,是此次峰会的壮举。德国是财政契约的主要牵头方,默克尔一直坚持要控制各国的财政赤字,并对违反规定的国家自动进行惩罚。
根据25国通过的财政契约草案,欧元区国家以及其他愿意加入的欧盟成员国将施加更严格的财政纪律,违反财政纪律的国家将自动受罚。
欧盟领导人在此次峰会上就欧洲永久救助机制欧洲稳定机制达成一致意见,相关条约有望在近期签署。根据去年年底峰会达成的协议,欧洲稳定机制将提前一年至今年7月生效。
欧盟首次峰会当晚还传出利好。默克尔和欧元集团主席容克都指出,与民间投资者就重组希腊主权债务的谈判接近达成协议。欧盟此前明确表示,如果该谈判无法达成协议,希腊就得不到价值1300亿欧元的救助贷款。
如何促进经济增长与就业,尤其是帮助年轻人就业是本次峰会的主要议题之一。范龙佩在峰会结束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金融稳定还不足够帮助欧洲走出现有困境,欧盟必须在促进经济增长和就业方面下大力气。
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指出:我们不仅需要严谨的财政纪律,同时也需要增长。目前,我们已经有了计划,并在付诸实施。据悉,欧盟领导人在此次峰会上初步同意,将2007年至2013年预算中未动用的200亿欧元资金转而用于创造就业,尤其是年轻人的就业。
根据欧盟委员会最新发布的《欧盟就业与社会状况报告》,欧盟27国去年第四季度的平均失业率创历史新高,达到9.8%,其中青年等群体失业情况最为严重。该报告以2011年11月为例指出,欧盟青年当月失业人口共计560万,青年平均失业率达到22.3%,比2008年春上升了约7%,西班牙等国青年的失业率更接近50%。而西班牙新近发布的统计数据也表明,该国去年第四季度失业人数为527万人,失业率高达22.85%,其中年轻人失业率超过了40%。

布鲁塞尔消息:据媒体报道,欧盟冬季峰会16日至17日在布鲁塞尔举行。在第一天的会议上,欧盟27国领导人就修改《里斯本条约》达成一致。

各国领导人决定在《里斯本条约》第136款中加入两句话:欧元区成员国将创设一个永久性的救助机制,用来维护整个欧元区的稳定;对接受救助的成员国将附加严格的条件。各成员国将在2012年年底之前在修改后的《里斯本条约》上签字,新条约最迟将从2013年1月1日起生效。

各国领导人对《里斯本条约》做了“最小限度的”修改,一是为避免一些成员国在批准条约时引发麻烦。因为如果改动过大,牵涉到成员国向欧盟移交权力,那么像爱尔兰、英国等一些国家必须用全民公决的方式来批准新条约,这将会带来许多麻烦,甚至会使修改后的条约夭折;二是为了确保各成员国能在本次峰会上达成一致,以平息市场对欧元前景的担忧。因为修改的内容越简单,越容易得到27国的一致同意。

《里斯本条约》作上述修改后,建立永久性救助机制就有了法律依据。希腊债务危机爆发后,欧盟在今年5月创设了一个总额为7500亿欧元的临时救助机制,为“问题国家”提供救助,这个临时救助机制将在2013年6月到期。欧元区成员国决定在临时救助机制到期后建立一个永久性救助机制,旨在维护欧元的长期稳定。

在有关修改条约的讨论结束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欧洲理事会主席范龙佩说,市场决不要再怀疑欧盟国家领导人维护欧元的政治意愿和坚强决心。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说,各国领导人作出了一个重大决定,因为一致同意修改条约是一件极不容易的事情。

修改《里斯本条约》是本次峰会有关债务危机唯一的正式议题。范龙佩说,永久机制运作的总原则将按上个月底欧盟财长会议通过的原则制订,是否要求私人投资者一起承担债务危机风险和损失,将在2013年6月以后按个案处理。但据报道,各国在永久救助机制的运作方式上仍然存在分歧。德国提出:一是必须把“问题国家”获得救助与执行严格的财政政策挂勾;二是必须迫使银行和私人投资者与纳税人一起承担债务危机的风险与损失,“问题国家”一旦出现债务违约,将允许其进行债务重组,或者对私人投资者进行“剃头”,即让他们持有的国债贬值。

对于修改《里斯本条约》,各国领导人在峰会召开之前就已经达成了共识,因此这一结果在舆论的预料之中。舆论更为关心的是另外3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这个永久性救助机制将来如何运作?第二个问题是是否扩大救助机制的规模?第三个问题是是否发行欧元区联合债务?在这3个问题上,成员国之间分歧严重。由于预计到本次峰会上各国在这些问题上不可能达成一致,因此这些问题没有被列入本次峰会的正式议题。在新闻发布会上回答记者提问时范龙佩只是笼统地说,目前还没有必要增加救助机制的规模。但他又表示,欧盟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维护欧元的稳定。分析家认为,由于银行业不健康、举债成本高、经济增长乏力,像希腊、爱尔兰、葡萄牙这些国家的财政是不可持续的,在不久的将来很可能出现债务违约。要避免债务危机恶化,这些问题迟早是必须答复的。

为了给市场信心,面对媒体,欧盟各国领导人众口一词地说,欧盟有能力、有信心、也有共同的意愿维护欧元的稳定。德国总理默克尔在走进会场的时候说:“我们有共同的目标,这个目标就是:稳定的欧盟和稳定的欧元。”范龙佩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欧盟各国领导人的决心是明确和坚定的,市场不要怀疑他们的政治意愿。另外,就在峰会开始之前,欧洲央行宣布将把欧元区各成员国央行向欧洲央行认缴的资本金总额从目前的57.6亿欧元增加几乎近一倍。这是欧洲央行12年历史上首次要求成员国央行向欧洲央行增加注资。这一方面验证了债务危机的严重性,另一方面预示着欧洲央行将继续购买“问题国家”的国债。

不过,市场对此似乎并不领情。16日这天,西班牙央行在金融市场又发行了24亿欧元的国债,其中18亿为10年期债券,平均利率为5.4%,比11月18日发行10年期债券4.6%的利率高出许多。另外,当天,欧洲股市和汇市对这次峰会的反应也比较平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普京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