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正在逐步错过目前海外投资的好时候

2009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再创新高。中国商务部、国家统计局、国家外汇管理局9月5日联合发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连续8年保持增长势头,年均增速达54%。截至2009年年底,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累计净额已超过2400亿美元。  商务部办公厅副主任沈丹阳指出,2009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净额565.3亿美元,较上年增长1.1%。其中非金融类478亿美元,同比增长14%,金融类87.3亿美元,同比下降37.9%。截至2009年年底,中国1.2万家境内投资者在全球177个国家地区设立境外直接投资企业1.3万家,对外直接投资累计净额2457.5亿美元,境外企业资产总额超过1万亿美元。  不过,安邦特约经济学家钟伟表示,即便如此,中国对海外的投资仍然是相当有限的,例如日本,目前的海外投资就已达2.8万亿美元之巨。而中国大陆并非没有足够的外汇也并非没有想要进行海外投资的企业,但是一方面,中国政府对已经走出去的企业,在其海外权益的保护方面支持有限,另一方面,企业要走出去进行境外投资,行政审批程序还是令人生畏。因此,中国正在逐步错过目前对海外进行资源、技术、渠道和品牌进行投资的较佳时期。

[摘要]
对于未来对外投资趋势,在白明看来,对外投资将更加淡化对规模的关注,而把更多目光放在水平与质量上,“在提高对外投资的质量和水平的同时,注重防风险和安全性”。

中国信保发布2017年《全球投资风险分析报告》:

文/时代财经    漆叶青

日前,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以下简称“中国信保”)发布了2017年《全球投资风险分析报告》。这是中国信保连续第三年发布此报告,旨在记录中国企业的海外投资状况,分析投资国别和行业投资风险并提出相关的建议措施,帮助境外投资企业提高风险认识和风险管理水平。

3月14日,商务部公布今年前两个月我国对外投资的情况,2018年1-2月,我国境内投资者共对全球135个国家和地区的1429家境外企业进行了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累计实现投资168.2亿美元,同比增长25.2%,连续四个月保持增长。

我国对外投资呈四大特点报告梳理了中国企业对外投资的特征以及面临的风险;选取了全球九大区域40个国家进行深入研究,全方位分析投资风险与投资机会;对农业、采矿业、油气、水泥、电力、建筑、铁路、境外经贸合作区9个典型行业的投资特点与风险进行了解析;设置了投资者与国家争端解决机制和投资风险保险两个研究专题,使企业能够了解并运用风险管控和转移工具,从而降低投资风险。此外,报告还开展海外投资企业调研,展现了中国视角的海外投资风险认知及管控实践。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告诉时代财经,2016年年底以来,国家一方面遏制非理性投资,另一方面支持理性投资,简化了对外投资程序并下放审批权,在这样的双重背景之下,今年对外投资呈现出企稳回升之势。

近年来,我国企业海外投资规模高速增长,面临的国际投资环境和投资风险也日趋复杂。由于风险事件频发,给企业带来损失的同时,也会对国家宏观经济造成负面影响,如何管控海外投资风险已成为政府和企业高度关注的重要课题。

2018年1-2月,中国对外投资同比增长25.2%。

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对外投资流量为1961.5亿美元,同比增长34.7%,仅次于美国,其中,非金融类对外投资流量为1812.3亿美元,同比增长49.3%。2016年,我国对外投资存量累计达1.36万亿美元,排名全球第六,中国已经成为全球对外投资领域的重要力量。

扭转下降趋势

报告显示,当前我国对外投资呈现四大特点:

在加强对外投资真实性、合规性审查的背景下,2017年全年,中国境内投资者共对全球174个国家和地区的6236家境外企业新增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累计实现投资1200.8亿美元,同比下降29.4%。

一是对外投资大而不强。我国依然处于对外投资的初级阶段,存在时间较短、发展较快、经验不多、层次不高、效益较低等问题。

3月11日,商务部部长钟山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去年我国对外投资出现了下降,主要是非理性对外投资得到了有效遏制,通过“降虚火”、“挤水分”,企业对外投资更加稳健、更趋理性。

二是流向“一带一路”区域的投资比重增加。今年前9个月,我国企业对“一带一路”沿线57个国家的非金融类直接投资占到同期对外非金融类直接投资总额的12.3%,比上年提升4.2个百分点,说明我国对外投资企业正在积极地走向“一带一路”区域。

分季度看,去年前三季度对外投资增速分别为下降48.8%、下降43.3%、下降34.2%。第四季度,对外投资下滑趋势得到扭转,投资增速同比增长17.2%,其中,11月、12月,同比分别增长34.9%和49%,连续两个月实现正增长。

三是对投资美国青睐有加。市场监测咨询公司Mergemarket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企业对美投资达到510.9亿美元,同比增长360%,在美国外资中的占比为12%,远高于上年2%的比重。

2018年开年,对外投资保持了2017年底的增长之势,实现连续4个月的增长。对此,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告诉时代财经,这一方面是受去年同期基数较低的影响,另一方面,与国家仍然加大鼓励企业走出去的力度有关。

四是对外投资由传统行业向多领域发展。《2016年度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公报》显示,中国企业对外投资并不局限于传统行业领域。从行业分布来看,对采矿业投资同比下降82.8%,而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则成为对外投资的新宠,同比增长173.6%。

“不过,1-2月只是回升25.2%,相比起去年的下降幅度,去年下降幅度达到百分之三四十,25.2%的增速只能说是企稳,有回升的趋势,还没有把去年的低点给补回来。”白明补充道。

投资保险力助企业安全“走出去”

行业结构优化

报告认为,当前国际环境错综复杂,全球投资风险正由之前高度集中在发展中国家和转型国家向全球分散式分布转变,发达国家的投资风险同样不容忽视。在我国海外资本输出需求日益旺盛的形势下,海外投资保险已经成为保障我国企业安全“走出去”的重要金融工具。

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开始,中国的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驶入快车道,到2014年,中国对外投资规模首次超过吸引外资规模,成为净资本输出国,那一年亦被视作中国从经贸大国迈向经贸强国的重要标志。

据了解,海外投资保险源自二战后“欧洲复兴计划”中的投资保证方案。时至今日,投资保险已被各主要资本输出国在支持跨境投资方面广泛应用,被公认为是当今促进跨境投资和保护国际投资的通行做法和有效制度,并在国际投资活动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自此,中国企业更加频繁地出现在国际交易市场上,直至2016年,中国对外投资规模创下1701亿美元的最高纪录。

报告显示,2003年,中国信保积极响应国家“走出去”战略,推出了海外投资保险产品,并于2004年组建了专业的投资保险团队。该业务是中国信保专门为鼓励投资者进行海外投资,对投资者因投资所在国发生的汇兑限制、征收、战争和政治暴乱以及违约风险造成的经济损失进行赔偿的政策性保险业务。

然而,在这狂飙突进过程中,一些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出现了非理性对外投资的倾向,大额非主业投资、有限合伙企业对外投资、“母小子大”、“快设快出”等类型的投资日益增多。

近年来,中国信保海外投资保险业务迅猛发展。2003年至2016年末,中国信保对我国企业海外投资的累计承保金额超过2200亿美元,年均增幅近60%。2016年,中国信保的海外投资保险承保金额近430亿美元,覆盖全球69个国家(地区)的424个投资项目。2017年1月至10月,中国信保海外投资保险的承保金额近370亿美元,新承保了白俄罗斯中白工业园区、越南太阳能电池工厂、巴基斯坦风力发电等一批项目,涉及能源、矿产、电力、冶金、农业等数10个领域。

从2012年起,万达海外投资额已累积高达2451亿元,涉及影视、地产、体育、文旅等多个项目。而据不完全统计,仅2015、2016年期间,中国企业收购海外球队耗费的资金已经超过150亿元人民币。

截至2017年10月末,中国信保在海外投资保险项下累计赔付案件30宗,累计支付赔款超过1亿美元。

“在这种情况下,从2016年年底开始,国家严格审查对外投资的外汇管理,一些虚假投资、盲目投资基本制止了,诸如房地产、俱乐部、娱乐业等类型的投资也被卡下来了。”白明说道。

“走出去”企业需完善风险管控措施当前,全球投资环境错综复杂,部分地区持续动荡,西方民粹主义兴起,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传统风险与非传统风险交织,对我国对外投资提出了新的要求。

去年8月份,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人民银行、外交部联合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引导和规范境外投资方向的指导意见》,采用“负面清单+鼓励发展”的模式明确了鼓励开展、限制开展、禁止开展的对外投资类型。

报告认为,以下风险因素值得海外投资企业高度关注:一是全球政治格局的深层次变化,从根本上影响全球对外投资环境。二是全球经济复苏不稳定,影响全球对外投资增长。三是部分国家投资鼓励政策减少且更趋严格,给跨国投资带来负面影响。四是恐怖主义等非传统安全风险外溢明显,导致全球对外投资环境恶化。五是中国国际地位提升引发更多关注,加大了对外投资的复杂性。

在这样的严监管下,对外非理性投资得以遏制,与此同时,我国对外投资行业结构不断优化。

目前,虽然大部分境外投资企业建立了风险管理组织和制度,但距离建成完善的海外投资风险管控体系仍存在一定的差距,风险意识和应对海外风险的能力有待提高。对此,中国信保的专业人士对海外投资企业提出以下风险管控建议:一是强化风险意识,将风险管控理念融入企业文化之中。二是加强海外投资风险管控体系建设,健全海外投资风险制度体系,完善海外投资风险管理的组织体系,善于运用海外投资风险管控工具。三是加大风险控制投入,提高风险管控技术。四是从源头抓起,在投资前就做好项目风险的识别和评估工作,并制定应对措施,最大程度降低风险管控成本。

数据显示,2018年1-2月,房地产业、体育和娱乐业对外投资没有新增项目。对外投资主要流向采矿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制造业以及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占比分别为25.9%、17.8%、16.3%和8.0%。

对于未来对外投资趋势,在白明看来,对外投资将更加淡化对规模的关注,而把更多目光放在水平与质量上,“在提高对外投资的质量和水平的同时,注重防风险和安全性”。

此前,钟山亦在记者会上强调,下一步,中国将以“一带一路”建设为重点,通过打造合作平台,深化产能合作,壮大投资主体,规范经营行为等措施,继续鼓励对外投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普京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