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普京手机版“透视中国”宏观经济高层论坛聚焦新能源产业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携旗下《中国经济学人》杂志、《中国经营报》于2010年9月27日下午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举行了第二届“透视中国”宏观经济论坛,本届论坛主题为“新经济·新能源”。  新能源产业是中国经济结构调整过程中的重要扶持对象,而以此为契机的中国国家竞争力重构、中国新经济引擎发动,值得所有人期待。在此大背景下,中国社会科学院学者、行业专家、能源企业领袖、金融界代表、各国商务代表以及众多企业界人士齐聚一堂,共同探讨我国新能源经济的竞争力构建、新能源产业发展现状与政策及新能源经济的投资机会与前景。  主持人李学宾:各位嘉宾,朋友下午好,非常欢迎大家在中秋佳节刚刚结束参加我们今天由《中国经营报》报社中国经济学人举办的透视中国宏观经济高层论坛今天主题是是新能源·新经济。介绍一下本次论坛主讲嘉宾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中国经营报社社长、《中国经营报》编委会副主任、主编金碚,中国社会科学院财政与贸易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工业经济研究所能源经济中心主任、中欧清洁能源中心主任史丹等。  我们透视中国宏观经济经济论坛每季度举行一次,通常有两个环节,第一个环节是一位主讲嘉奖对当前宏观经济做出判断,随后是行业主题,现在新能源行业非常热。有请金碚先生带来他的主题演讲资源约束与中国工业化道路,有请。  金碚:各位来宾,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今天参加这样一个论坛讨论会,今天是新能源·新经济这么一个主题,我们在座会场的布置也说明这个问题是一个特别值得讨论的问题。我今天来了很多关于能源方面专家,我本人不是专注研究能源我主要研究工业发展,工业化产业经济,涉及到能源问题,所以对于今天很多能源特别是新能源问题,我想下面有很多专家或者特别是业内一些企业界一些人士做深入讨论。我在这里是一个开场白,主要是讲从大的工业化大的进展进程看,资源或者说是资源的约束和工业化是一个什么关系?  其实工业化从世界工业化从18世纪就开始,300年历史,实际上到19世纪末,特别到20世纪的时候,这个世界进入了一个我们现在叫做石化能源阶段,到了这个阶段,工业化主要能源的来源是化石能源,当然这个事情是不是化石,可能地质学家有其他看法,但是大多数人认为煤炭和石油是化石演变过来的,称为化石能源,这个阶段,19世纪到20世纪现在工业化工程处于一个化石能源为基础发展阶段,这个阶段,到20世纪中期上世纪70年代前后,对这个时代有可能产生的问题当时已经开始暴露,石化能源为基础这样一个工业化的进程,它的前景到底是什么?  在上个世纪70年代的时候有人提出说以这样一个能源为基础这样一个时代面临深刻的矛盾,不可持续,不可持续怎么办呢?有两种思路,一种思路是说世界经济不能再增长,世界经济最多到20世纪末或者21世纪初必须实现零增长,当时一个所谓罗马俱乐部一个报告,人类能够生存下去一个必然的结果,所以这是一种思路,第二种思路就是说不要再走发达的工业化国家走过的路,不要再发展大工业。意思就是说不要再走以化石能源为基础的这么一条工业化的路径,当时有很著名书舒马克写的书节是小的是美好,大机器生产是不可持续的,破坏环境的,最后是要把不可再生资源要把它用竭尽以后,这个世界不能走,一定要当时所谓第三条道路,即不是走传统经济道路,也不是走西方大工业,化石能源为基础的道路。大家知道这两种思路在上世纪已经经过很多讨论,从今天的角度看,这两种思路有它合理的因素,但是迄今为止世界没有按照这两种思路的路径发展。世界仍然到目前为止仍然顽强的沿着或者说向着西方国家曾经走过工业化路径往前走,尽管隔十年八年大家要提出这个问题,说石油要用完了,煤要用完了,环境污染了,所以我们要另辟蹊径了,尽管是这样,每隔十年,八年要来一次舆论,世界看到这个问题,但是要走上一个新的我们今天讲的新能源·新经济的道路,好像特别的艰难。

“在后国际金融危机时期,中国工业发展进入到了更强劲、更具进取性,同时也是更复杂、更具挑战性的阶段。”  后金融危机时期,全球经济、中国工业发展出现了什么样的新特点?中国如何发展战略新兴产业?日前,就后金融危机时期的中国工业发展路径等热点问题,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中国经营报社社长金碚接受了《中国经营报》记者的采访。  金融危机的根源在实体经济  《中国经营报》:如何认识这次金融危机的深层次原因?  金碚:这次国际金融危机之所以是“百年一遇”,就是因为其根源在于实体经济之中,而不仅仅是金融体制上的缺陷和金融从业者的贪婪无知。  当时世界产业发展的三大机制出现了明显障碍:第一,创新机制出现创新不足与创新过度并存现象。第二,由于体制缺乏弹性,企业特别是巨型企业的成本控制能力衰减,赢利能力高度依赖于金融虚拟经济及其支撑的“资本运作”,而一旦市场环境发生变化,整个经济机体就可能发生严重的系统性风险。第三,传统产业和高技术产业的市场渗透能力都呈现缺乏适应性和扩张力的疲态,难以应对市场需求结构和社会、居民财富结构巨大变化的现实,表现为销售乏力,因而不得不越来越依赖于信贷扩张。  探索新型工业化道路  《中国经营报》:金融危机后,中国工业面临什么样的机遇和挑战?对于未来中国工业的路径,你有什么预测和建议?  金碚:危机爆发后,各国在采取超强度的刺激政策和救市措施以遏制经济大幅下滑势头,努力寻找新的产业核心技术路线、创新突破方向和新的产业增长空间,希望形成新的产业增长引擎,并使本国产业能够在不可逆转的全球化条件下保持相对竞争优势。  受金融危机冲击之后,中国也将实行重大的发展战略调整,中国工业发展将呈现显著的新态势,要探索新型工业化道路,实现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  具体来说,一是工业化推进中实现“清洁技术”和“节能减排”。中国工业化的路程还远未走完,中国现阶段一切重大问题,包括资源环境问题的解决都必须依赖于更发达的工业生产能力和更先进的工业技术水平。因此,资源密集型产业仍然具有很大发展空间。而在资源环境约束日趋显著的条件下,中国工业包括资源密集型产业将以显著快于世界平均的速度向更有效利用资源和更清洁生产的方向升级。同时,能源替代也将以显著高于世界平均的速度发展。  二是丰富的劳动力资源仍然是比较优势的现实依托。新型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发展和人力资源的不断升级将成为中国产业新的比较优势。

主持人李学宾:各位嘉宾、各位朋友,下午好,感谢大家参加今天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中国经营报社,中国经济学人,还有国资委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透视中国—2010下半年经济形势预测与分析高层论坛。  我是《中国经营报》的总编助理李学宾,我是今天的主持人,请允许我向大家介绍参加今天大会的嘉宾,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主任、前副院长、全国人大常委会财经委委员,《中国经济学人》编委会主任陈佳贵先生;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中国经营报社社长金碚先生,《中国日报》前总编辑朱英璜先生,还有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合作局副局长王镭先生,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工作室主任韩朝华先生、经管社总编辑沈至渔先生、国务院新闻办李新女士等。今天参加我们这个论坛的还有来自大使馆的几位成员,我就不一一介绍了,还有媒体朋友们。  下面有请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中国经营报社社长金碚先生为论坛致辞。  金碚:各位来宾下午好,今天很高兴在这里举办这样一个论坛,我们的论坛是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中国经营报》,《中国经济学人》共同举办这个活动,实际上是以《中国经济学人》为主来主办这样一个小型的一个论坛。《中国经济学人》是一本英文的刊物,这本刊物已经有四年的历史,这个刊物是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主办,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经济学部和工业经济研究所来主办。它的操作方式和其他的杂志很不一样,它是比较独特的运作方式,主要是由三部分的力量来形成的这样一本编辑和出版的队伍。一个是我们社科院的经济学部和工业经济研究所的专家来组成了一个编委会和编辑部,编辑部主要是内容。第二部分是这本刊物的翻译审校以及出版是由《中国经营报》来承担的,这是第二部分的力量。再一个我们这个杂志依托很多社会的力量。我们这是一个很独特的编辑队伍,这个刊物有四年的历史,我们主要的宗旨主要是中国经济学家,中国的学者对于中国问题的探讨,主要是学术性研究的成果和对中国经济形势的一些分析判断这样的一些文章和报道能够让它推向世界,可以说是中国的一个学术性媒体能够走向世界的一个尝试。这个尝试经过四年的历程也很艰难,确实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我们在国际上得到了很大的反响。我们首先加入了SSIM英文学术的社会科学院网,上了那个网之后在国际上产生很大的影响。  最近特别荣幸我们又被美国经济学会推纳为检索系统的成员,美国经济学会这个检索系统应该是国际上最权威的学术检索系统之一,也表示这个刊物也逐渐得到了国际学术界的认可。  另外我们这个已经发表了大概300多篇文章,其中一部分的内容编辑,集结之后正式出版了论文集,由经济管理出版社正式出版,今天也是首次和大家见面。  总而言之,我们这样一个刊物发展到今天应该说取得了初步的一个成绩,但是中国的媒体,中国的报告学术媒体走出国门,走向世界也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从今年开始我们另外想做一项工作就是定期的召开  这样一个经济形势分析高层论坛或者是研讨会,我们会邀请国内著名的经济学家来分析当前的经济形势,探讨中国经济发展过程中间的一些问题,也邀请了各界人士,邀请新闻界的一部分的朋友大家来对中国经济的当前经济做一些交流和探讨。我们想把这些意见通过媒体可以传播到社会上以及传播到世界,我就不再更多占用大家的时间,在这里我再次感谢全体与会这些嘉宾,谢谢大家。  主持人李学宾:感谢金碚先生,他作为《中国经营报》的主编在后面还会带来他的精彩演讲。下面有请朱英璜先生给我们做简短致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普京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