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巴林央行执行董事:伊斯兰金融绝缘有毒资产

本报记者 杨品文
麦纳麦报道  日前出台的《巴塞尔协议III》以及不久前美国通过的新金融监管法案,乃至欧洲对银行体系的压力测试都预示着各国金融业日趋严厉的监管趋势。  全球金融行业正在面临最严厉的资本监管。巴林中央银行金融监管执行董事、国际伊斯兰金融市场(IIFM)主席Khalid
Hamad先生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巴林央行规定了12%的资本充足率,高于巴塞尔公约所要求的最低8%的标准,在一定程度上加强了金融业承受突发的负面事件的能力。  除了巴林金融业保守的资本充足率规定外,金融系统的贸易运作模式也成为其抵御金融危机的屏障。  《中国经营报》:金融危机期间,伊斯兰金融体系显得非常稳健,损失相对比较少,你认为主要原因是什么?  Khalid
Hamad:应该说,在金融危机中伊斯兰金融体系受到的冲击最少。这有几方面原因:一是我们大部分投资都在中东以及远东地区外,这两个地区都远离金融危机中心地带,二是伊斯兰金融体系中没有像其他金融体系出现这么多有毒资产。  通常而言,商业银行通过存贷差额获得利润,但伊斯兰银行业主要提供Murabaha(成本加成融资,加价贸易)、ijara(租赁)、mudaraba(投资基金和企业利润的分享协议)、
musharaka(参股)、al
salam和istisna’a(预付货款,按制造或建造进度分期支付货款)、受制和不受限投资账户、银团贷款和其他在常规金融领域中使用的多种产品。正是这种金融产品结构使得我们能够免受金融危机的冲击。  我认为这种模式应该比传统的金融模式更合理,因为它跟实体经济的发展更密切相关,风险控制比传统的金融体系做得更好。  《中国经营报》:与伦敦、新加坡、中国香港等国际金融中心相比,巴林自身的竞争力是什么?  Khalid
Hamad:巴林作为海湾地区金融中心的地位已经有三、四十年的历史了。1973年巴林就成立了货币管理局。从那时开始我们就开始推动经济的多元化。我们的目标是把巴林建设成为一个离岸银行中心以及投资银行的中心。目前我们已经吸引了大量外国银行到巴林设立他们离岸的银行机构。这些国际银行之所以来到巴林,主要是看中了巴林以及整个海湾地区的巨大发展潜力,因为出售石油可获得大量资金。而如何有效运用这些资金,正是这些银行的发展空间。  巴林在监管方面采取了统一监管的体系,就是说所有的金融监管职能都归于一个部门,这个部门就是中央银行。巴林中央银行业务范围涉及银行业、保险业乃至投资领域,包括牌照发放、外汇兑换、资产管理、主权基金、信用评级等等所有金融职能的监管。  我们与其他金融中心之间与其说是竞争,更多的是一种互补的关系。全世界有很多城市都在打造他们自己的金融中心,要发展一个金融中心,关键在于这个国家的实体经济发展潜力以及所服务的区域。作为一个金融中心最主要的吸引力在于:一、是否执行国际标准;二、是否拥有技能水平比较高的劳工队伍;三、监管的灵活性。  伊斯兰金融和传统金融体系存在一些差异,因此如何与全球其他金融中心相融合是我们面临的挑战。  《中国经营报》:在过去10年间,巴林金融业以平均每年12%的速度增长,金融业在过去五年间贡献了国内生产总值的三分之一。未来如何保持这种增长态势?  Khalid
Hamad:2006年到2008年期间,巴林的银行系统平均年增长率达到了18%,部分原因是海湾地区“黑金”所带来的流动性增长。这为银行在巴林的各个领域以及在其他国家的特殊项目融资和再投资发挥作用提供了资本平台。  在危机爆发之前,伊斯兰金融的增长率已经达到15%到20%。我认为伊斯兰的金融在未来有着巨大的发展潜力。要实现长足发展,首先伊斯兰金融体系应该更加的关注中小型企业的发展;其次要发行更多的伊斯兰债权。

伊斯兰基金在这轮危机中被认为是一个传奇。巴林央行金融监管执行总监Khalid
Hamad近日表示,“在金融危机爆发的第一轮中,伊斯兰金融体系受到的冲击是最小的。”仅在危机迷漫的2009年,巴林又有32家新金融机构开张。  巴林央行提供数据显示,截至2009年11月,伊斯兰银行业的资产规模达到8220亿美元,同比升幅达29%。Khalid
Hamad将这一近乎奇迹的现象归因于伊斯兰基金中不像其他基金那样含有大量有毒资产。Khalid同时是国际伊斯兰金融市场(IIFM)的主席。他说,大部分的资金都投资在远离金融危机发源地的中东和远东地区。符合伊斯兰教教义的伊斯兰基金投资产品,也使其免受巨大冲击。  根据伊斯兰教教义,伊斯兰金融只允许投资某一类型的资产,银行不能做带利息的业务。在金融危机爆发前,世界伊斯兰金融服务业的年平均增长率达到15%,其整体规模在2009年已达1万亿美元,是2003年的5倍。Khalid
Hamad认为,伊斯兰基金之所以能在金融危机不受冲击,正是因为其良好的防御体系。巴林央行也表示,他们将在中国香港、宁夏等地在内的世界各城市建设伊斯兰金融中心,以复制这一良好的防御体系。  此前,中国香港和宁夏回族自治区均先后表示,有意将本地建设成为国际伊斯兰金融中心。对各城市之间的竞争,Khalid
Hamad评价说,“我从中没有看到竞争,我看到的是更多的互补关系。”他表示,不同的经济体并不因为其他地区发展伊斯兰金融而丧失了自己独特的地位。“伊斯兰金融中心的发展,要看一个城市的发展潜力和服务区域。很多金融中心都是服务于更远一点的区域。”Khalid说,“真正竞争激烈的存在于邻国之间,比如马来西亚和新加坡。而香港因有中国大陆作为依托,情况会好一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普京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