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超美国成沙特石油最大主顾-中国首超美国成沙特石油最大主顾

随着国际油价2000年以来的持续上涨,美欧出于能源安全的考虑,持续降低中东购油的比例。以从沙特的进口为例:2007年,沙特向美国出口原油5.71亿桶,2008年为5.9亿桶,2009年仅为3.80亿桶,这是1989年以来的最低点。  沙特向美国出口石油最高峰时是1991年,总量为6.63亿桶。在美国进口沙特原油下降的同时,美国从加拿大进口“脏油”的数量不断增加。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最近曾表示,从加拿大进口油沙,是出于能源安全的考虑。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沙特出口到西欧的原油也因该地区石油供应多元化政策的影响而下降。对西欧出口量1974年为15.26亿桶;1989年为3.2亿桶;1991年出现反弹,为6.23亿桶;2000年为4.83亿桶;2007年3.06亿桶;2008年3.1亿桶;2009年2.28亿桶。  反观中国,从以中东产油国为主的欧佩克成员国进口的石油比例,从2000年的34.6%,提高到2005年的52%,2008年则进一步提高到63%。对于石油储采比只有11倍,进口石油超过消费量50%的中国而言,石油进口来源的多元化是个战略问题。从欧美与中国的对比来看,从中东进口石油正出现显著的此消彼涨。

上周,中国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石油净进口国的消息,再次引发人们对中国能源安全的关注。尽管这只是一个单月数据,带有一定的偶然性,但也隐含着中国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石油进口国的必然性。

**国际能源网讯:中国强劲的石油需求,正在改写着世界石油市场格局。**

比较中美两国石油进口的结构可得,美国向本土及周边收缩的趋势日趋明显,中东在中国能源战略中的地位更加突出,突出中东、拓展周边、打造中东、中亚一体化的“大中东”战略应成为中国重点考虑的对策。

  2009年末,中国从沙特的原油进口量超过100万桶/天的重要心理关口。而同时,沙特对其传统的最重要原油出口国美国,原油出口量在20年来首次降至每日100万桶的水平之下。

未来5~6年可能真正超美

  海关总署公布的统计快讯显示,2009年我国累计进口原油2.04亿吨,年度进口规模首次突破2亿吨。其中,沙特为中国最大的石油进口来源地,4186万吨的进口量占据了中国海外进口量的两成左右。

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的数据,2012年12月,美国石油净进口量跌至598万桶/天,为1992年2月以来的最低点。另据中国海关的数据,当月中国石油净进口量为612万桶/天,中国超过美国成为第一大石油净进口国。

  “对沙特等中东国家石油进口量的迅速增长,对中国石油高对外依存度敲响了警钟,保障能源安全中国必须尽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增加能源来源多元化渠道。”

但这只是单月的数据。根据EIA的数据,如果按照2012年全年计算,美国石油净进口量为741.2万桶/天,而根据中国经济技术研究院的数据,2012年中国石油净进口量为2.84亿吨,这意味着2012年美国仍是世界第一大石油净进口国,中国和美国的差距为8700万吨。

  沙特油轮掉头?

如果按照中国石油净进口量每年递增1500万吨计算,并考虑到美国未来石油净进口量进一步下降,那么中国将很可能在未来5~6年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石油净进口国。

  长久以来,沙特都是美国最主要的石油来源国之一。但在2009年,美国从沙特的原油进口却出现了大幅度下降。官方数据显示,2009年前11个月,美国进口的沙特原油为每日99.8万桶,这是198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这是按照含成品油在内的石油口径计算,如果仅按照原油口径计算,2012年美国原油净进口量为4.22亿吨,而2012年中国原油进口量约为2.69亿吨,因此2012年中美两国原油净进口量的差距为1.53亿吨,中国要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原油进口国的时间还得拖后。

  在2009年,中国则取代了美国,成为沙特最大的原油出口国。去年12月份,沙特对华石油出口突破了每日100万桶的重要心理关口,达到创纪录的120万桶/天的水平。2009年全年,我国从沙特的原油进口量为4186万吨,增长幅度达15.1%。

美国单月石油净进口量大幅下降,也有美国公司年底调库存的因素,偶然性要大一些,但另一个数据更应引起我们的关注。根据EIA发布的数据,2012年11~12月,美国本土原油平均产量超过700万桶/天(约合3.5亿吨/年),为20年来的最高值。EIA指出,其中大部分增量来自北达科他州和得克萨斯州的页岩和致密地层。

  沙特石油流向的转变,似乎说明了世界石油市场的格局正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美国本土原油产量和净进口量一增一减,必将促使美国石油对外依存度进一步下降,而中国随着石油消费量不断增加、国内产量达到平台期难以突破,未来石油进口量和对外依存度将双双提高。这是我们在探讨世界能源格局和中国能源安全时必须清醒意识到的一个最大现实。

  东方油气网首席分析师钟健认为,短期内中国石油需求量不足以达到美国的水平,但产量的增长还会非常惊人,中东等产油国的市场转向将不可避免。

根据第一财经研究院的预测,2015年中国石油消费量将达到5.85亿吨,2020年将达到7.38亿吨,如果按照国内产量2亿吨并稳产到2020年计算,那么2015年和2020年中国石油仅进口量将达到3.85亿吨和5.38亿吨,石油对外依存度将达到66%和73%。未来中国石油供应安全的形势将日趋严峻。

  2005年,美国原油进口量达到每天超过1000万桶的峰值。但在过去两年,由于经济不景气带来的需求下降,美国的原油进口量出现了9%的下降。而与此同时,中国的原油进口在2009年增加了大约14%,年度进口规模首次突破2亿吨。

除了绝对数量外,我们还必须考虑石油进口的分布和结构。2012年中国十大原油进口国分别为沙特、安哥拉、俄罗斯、伊朗、阿曼、伊拉克、委内瑞拉、哈萨克斯坦、科威特和阿联酋。其中沙特以5392万吨稳居第一,中东诸国合计1.3亿吨,几乎占中国石油进口总量的“半壁江山”。其中伊朗因制裁问题,2012年对中国石油出口量减少近600万吨,排名滑至第四,俄罗斯升至第三。随着上月俄罗斯石油公司董事长谢钦访华,就中俄石油管道供油增加600万吨达成协议,预计未来俄罗斯对华石油出口还将上升,但暂时还不会超过安哥拉。

  “美国从沙特原油进口量的减少,并不意味着其对世界石油市场的影响力在减弱。”韩晓平认为,美国通过美元来为石油定价,比直接将油买下来的影响力更大。沙特对中国原油出口的增加,是在为其上千亿桶的石油储量寻找稳定的市场,中国持续强劲的需求正是理想选择。

再反观美国,2012年美国十大原油进口来源国分别为加拿大、沙特、墨西哥、委内瑞拉、伊拉克、尼日利亚、哥伦比亚、科威特、安哥拉和巴西。其中加拿大以1.2亿吨“傲视群雄”,沙特以6780万吨名列第二,墨西哥、委内瑞拉等南美诸国合计1.2亿吨,约占30%,加上尼日利亚、安哥拉和厄瓜多尔等国,美国从大西洋两岸进口的原油就超过2.9亿吨,约占总进口量的70%。而美国从沙特、伊拉克和科威特等中东产油国进口的原油量为1.07亿吨,占总进口量的25%。

  高对外依存度之忧

打造“大中东”战略

  海关总署统计快讯显示,2009年我国累计进口原油2.04亿吨,中国石油消费的进口依存度首度超过50%关口,达到52%。其中,沙特阿拉伯、安哥拉和伊朗为前三大进口来源地。从沙特阿拉伯进口原油4186万吨,增长了15.1%,进口量约占到中国海外原油进口量的20.5%。

比较中美两国的石油进口来源可以发现,中国的石油供应形势应比美国严峻。首先,中国进口高度依赖中东,与其他同样高度依赖中东石油的进口大国存在较大竞争性,且中东石油出口受地缘政治影响较大;第二,除中东外,其他主要进口来源分散,运输距离过远,安哥拉和委内瑞拉地处地球另一端,运输距离上万公里,大大增加了中国石油进口成本;第三,中国进口的原油品质不高,除安哥拉属低硫油外,其他基本属于含硫或高硫油。

  这暴露出中国石油安全的两大问题:一是石油海外依存度过高,过半原油都需要从海外进口;二是进口来源地的单一,尤其是对中东的依赖,从地缘政治风险、运输安全上都需要警惕。

美国的原油进口分布较为集中,绝大多数分布在大西洋两岸,距离较近,而且加拿大一直是美国最大的、最稳定的石油供应国。从分布结构来看,美国的海外供应形势要远远优于中国。美国石油供应向本土和周边收缩的趋势已经非常明显,受页岩油气发展的影响,其本土生产前景也非常看好。

  从1993年起,中国开始成为石油净进口国以来,原油对外依存度由当年的6%一路攀升,
2008年达到49%,到2009年突破50%警戒线,仅仅用了16个年头。而在今后几年,中国的石油需求还将继续保持快速增长。

页岩油和页岩气无疑是美国石油进口量和对外依存度下降的积极因素,但具体而言,页岩油和页岩气作用于美国能源安全的方式仍有差别。要降低美国石油进口量,第一可以靠页岩油的大幅增产,这可以直接替代石油进口;第二改造汽车等交通工具,用天然气为燃料,这样页岩气的凝析液可用作交通燃料;第三,通过气转液技术将页岩气制成柴油(也称天然气制油技术),用作交通燃料。

  中石油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预测,在2010到2015年,中国经济将进入新一轮上升周期,从而拉动石油需求较快增长。预计未来五年石油需求平均增长4.9%,2015年的需求量将达到5.3亿吨左右。

后两种方式表明,页岩气只能间接作用于美国石油进口量的减少,美国石油进口量的大幅下降仍有待于页岩油或其他原油产量的大幅增加,当然美国能效提高,促使石油消费总量下降也是一大因素。

  “中国的石油高依赖有很大的风险,大量进口将消耗中国的大量外汇,而能源安全的隐忧将是长期存在的问题。中国需要尽早转变发展方式,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尤其是在这一波的新能源浪潮出现后,中国需要在新能源技术上尽早实现突破。”钟健表示。

美国页岩气的大发展毋庸置疑,但页岩油能否取得页岩气般的大发展还有待观察。根据EIA的预测,2020年美国页岩油产量将达90万~220万桶/天,在美国液体燃料总产量中的比重约为10%~19%。

我们应理性看待中美石油进口数据的变化,目前中国石油净进口量超美具有偶然性,但也要带有必然的趋势。纵观中国石油进口的形势,明确中东这一主渠道,拓展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等周边的进口能力,是中国未来保障能源安全较切实可行的方案。在“中东向东”的大格局下,打通中亚和中东的陆上通道,实行中亚、中东一体的“大中东”战略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普京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