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普京地震未掩锋芒 石油危机欲来-地震未掩锋芒 石油危机欲来

就在全世界都忧心石油危机再次爆发的时刻,国家物资储备局局长王庆云不失时机的在两会期间表态说,中国的原油储备外加成品油储备规模,已经足以达到应对国内整体需求30天的规模。  一些国际投行评论人士认为,此时此刻的表态,暗示原油对外依存度已经高达54%的中国,正在遭受石油供应紧张的挑战。  油价飙涨无关供需  3月8日,法国石油公司道达尔(Total
SA)、美国Hess Corp公司和科威特石油公司(Kuwait Petroleum
Corp)的首席执行官们聚集在一起,再次集体探讨国际原油价格飙涨的原因。  此刻,日原油产量150万桶的利比亚已经基本中断了原油输出,一些美国民间人士因此跳起来说,应该动用战略石油储备平抑油价。  事实的确如此吗?一方面,利比亚日产150万桶的原油供应能力几乎丧失殆尽,另一方面,仅沙特阿拉伯一国,却存在日产量高达350万桶的剩余产量一直无法得到释放。换言之,如果沙特阿拉伯满负荷生产,它的剩余产量不仅仅可以完全对冲利比亚的减产,甚至还会多余出来200万桶产量来充分打压国际原油价格。  “美国虽然已经表示正在考虑是否要使用原油战略储备来平抑一路疯涨的国际原油价格,但显然,美国的态度,并没有让国际油价就此掉头向下。”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说,他认为美国不会轻易动用原油储备。同时,他也认为欧佩克成员国或欧盟成员国小幅度增产,也不会真正缓解国际油价继续上涨的动力。除非利比亚的政局动荡真正平息。  白宫办公厅主任戴利随后坦承,奥巴马政府考虑动用美国战略原油储备,仅是作为协助遏制油价飙涨态势的方式之一。这是一个在极少数情况下才会做的事情。  “石油巨头旗帜鲜明的态度,印证了国际油价在裸奔的事实。”多数国内石油期货分析师认为,本轮原油价格暴涨主要是受利比亚等国政局动荡的影响,与市场供需等基本面完全无关。  全国人大代表、中石油原总经理、党组书记陈耕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利比亚政局动荡触发了人们对于战火可能烧到更多石油产出国的忧虑以及产生石油危机的可能。说白了,这是一场心理战,与供需无关。  石油危机一触即发?  利比亚的问题,在3月初一度引发沙特阿拉伯股票指数在一夜间暴跌了8%。“人们担心北非的地缘政治和内乱战火会烧到中东地区更多的国家,尤其是沙特。”知名私募基金人士金涛表示,新的动荡形态席卷产油国,是引发全球石油供应中断的担忧的主要原因,油价更是藉此拾阶而上。  历史上,局部地区内部和两国之间的战斗是诱发石油危机爆发的主因。4次中东战争、伊朗伊斯兰革命、海湾战争皆导致了世界范围的石油危机。  陈耕分析,无论是过去10年,还是未来10年,世界石油供给一直有“局部供不应求”的尴尬局面,“一有风吹草动,产油国内部政局动荡,甚至连一些国际资本的大幅度操作,皆会造成国际油价大涨”。他告诉记者说,“如果利比亚的局势继续恶化,甚至无休止地蔓延,则中国从国际市场的原油进口必然受影响。届时,无论国内自产石油如何加大马力生产,都会供不应求,同时会有因原油不足而导致至少两座千万吨级大炼油厂被迫停产的危险。  香港恒生管理学院商学院院长苏伟文在2月底就表示,无论香港经济还是内地发展,都在高度依赖基建和工业,一旦石油危机爆发,能源使用效率远逊西方的内地将难以实现能源自保,香港经济也必然受累石油危机。

原油站上每桶100美元 或与日本地震形成共振 拖累世界经济复苏步伐

**国际能源网讯:北非及中东地缘政治紧张格局升温,美国原油价格上涨4美元,逼近103美元/桶,市场风险厌恶情绪急剧升温,风险货币则迅速回落,英镑领跌,兑美元跌幅近100点。分析师指出,市场担心动乱或蔓延至其他更大的产油国,例如阿尔及利亚和沙特,如果这样,原油供应必将被迫中断并且影响全球经济。**

日益上涨的油价,因为日本突如其来的地震而更加扑朔迷离。世界的石油危机阴影也并未因日本地震而隐藏其“杀伤锋芒”。地震和石油危机“共振”给世界经济复苏蒙上前所未有的阴影。

澳门新普京 1

石油是经济的血液!这一存在了近百年的现象,今天依然在左右着全球经济的航向。近期中东、北非政局动荡,使得国际市场上原油价格飙升,再次站上100美元/桶的高位。石油在发烧,全球鸡犬不宁,具备新一轮石油危机再次来临之势。经济学家预计,如果油价居高不下,新兴经济体将面临极大的通胀压力,而发达国家的经济复苏步伐也将放缓甚至停滞,全球经济都感受到了高油价所带来的巨大压力。

据外电报道,石油行业高管表示,随着利比亚国内动乱升级,利比亚国内至少有一半的石油生产被暂停。

为了应对高油价,美国政府正考虑动用总量7.27亿桶的原油战略储备,通过投放战略石油储备和美元短期的升值来压制油价的上行,以保证经济的持续复苏;亚洲各国则普遍采取加息的措施,来应对油价高企可能带来的通胀加剧。所幸的是,中东、北非的动荡局势已经有所控制,而欧佩克成员国也在加大原油的开采来弥补利比亚减产带来的影响。

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承诺,已准备好弥补任何石油供应的短缺。然而,分析师警告称,OPEC能提供的备用石油质量远不如利比亚原油,国际能源机构的成员国可能将同意动用石油战略储备。国际能源机构预计将在本周四和周五召开的例会上讨论这一问题。但该机构表示:“目前,我们还未到必须启用战略储备的地步。”

油价上涨危及全球经济

与此同时,在日前召开的一次紧急全球能源峰会上,欧佩克最大成员沙特阿拉伯代表该组织表达了平抑油价的决心。沙特石油部长纳伊米称,当前油市并不存在实质的供应不足,价格上涨主要来自因政局动荡而产生的心理“恐慌”。但只要出现任何重大供应中断,欧佩克将随时准备增产抑油价。

中东、北非地区的政治动荡,让国际油价持续攀升。1月份,油价还停留在84美元/桶的水平。然而,一个月时间里,原油价格突然大幅飙升。到2月底,纽约商交所四月交割的轻质低硫原油期货价格一度触及每桶103.41美元/桶,达到2008年9月以来的最高水平;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更是一度逼近120美元/桶。

沙特石油大臣纳伊米表示,当前的油市状况与2008年油价飞涨时的情形有着根本区别。他表示,现今供需处于平衡,“绝对”不存在供应短缺的状况。纳伊米表示,在历史上,欧佩克有过多次出手应对原油危机的成功经验,不管是在两伊战争,还是在卡特里娜飓风袭美时期。纳伊米称,只要欧佩克说了要采取措施弥补原油供给不足,就会言出必行,绝不是随口说说。

正当美国经济在复苏的道路上小步快进的时候,高油价的突然来临,如同横刺里伸出的一脚,让美国经济打了个趔趄。统计数据显示,上周美国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增加了2.6万,至397000人,高于市场的预期。与此同时,受油价上涨和汽车进口激增的影响,美国1月贸易逆差达463亿美元,较去年12月的403亿美元增加15%,盖过了创纪录的出口数额。富国银行全球经济学家布莱森表示,他已经将美国第一季度增长估值从3.3%下调至2.9%。下调的大部分原因是原油和汽油价格上涨带来的冲击。

不过,也有一些人对欧佩克平抑油价的能力表示怀疑。在2008年油价直逼150美元之际,欧佩克在吉达召开了紧急会议,誓言在必要时增加供给。但此后油价仍旧上涨,直到金融危机爆发。

受到油价冲击的还有中国这个全球经济复苏的火车头。中国海关发布的数据显示,2月份我国贸易罕见性地出现73亿美元的逆差,导致前两个月累计出现逆差。该项数据也反映出,在国际大宗商品大幅上涨的背景下,我国经济形势出现了新的不确定性。由于2月份原油期货价格还只有87美元/桶左右,因此,在油价涨到100美元/桶上方后,对中国经济的冲击将继续扩大。

日本经济财政大臣与谢野馨3月11日发表声明时也强调,尽管去年一年中的日圆升值已帮助减弱了高油价对日本经济的影响,但原油价格持续攀高可能给全球经济造成巨大损害。德意志银行的分析师称,在全球经济走强的情况下,油价达到100美元每桶左右是合理的,而这也正是利比亚爆发抗议活动前布伦特原油的水平;然而,如果油价继续保持在当前110美元每桶的水平附近,将导致全球GDP增速下降0.4%;如果油价升至150美元每桶,全球经济增速则将下降2%。

稳定物价成重中之重

油价上涨,将带动粮食、钢铁、运输、化工等等领域的价格连锁上涨,从而冲击整体物价水平,使得全球都面临着巨大的通胀压力。由于利比亚石油主要供应欧洲各国,因此,欧洲各国特别是意大利,受石油价格上涨的影响更为直接。3月7日,在国际清算会议上,欧洲央行行长特里谢明确表示:“受石油和能源价格上涨的影响,通胀形势有了额外的压力,未来各个国家都会致力于维持物价稳定。”

亚洲经济体已经明显感受到了油价上涨带来的涨价潮。为了应对CPI的高企,上周,泰国央行宣布加息25个基点,将基准利率调至2.5%。自去年7月份起,该行已累计上调基准利率125个基点。泰国加息后,韩国央行紧跟,宣布将基准利率上调25个基点至3%。韩国之所以加息,是因为韩国2月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已从1月份的4.1%,上升至2月份的4.5%。上涨速度很快。但是,韩国的GDP涨幅2010年只有6.1%。物价上涨中,2月核心通胀升至3.1%,创下18个月以来的高点,而实际老百姓更为担心的是:全球食品、原油及商品价格的飙升。

中国刚刚公布的数据显示,2月份我国CPI增幅达4.9%,超出了市场的预料。而PPI同比上涨7.2%,已保持连续第28个月上涨,暗示通胀压力仍然巨大。

西南证券策略分析师张刚指出,成品油价格之前已经上调过,到了3月下旬,很可能就进入一个上调的突破期,而且普遍预期可能还会调,这样对于交通运输就有影响,交通运输价格一上来,那几乎所有行业的成本都会上来;东海证券宏观经济分析师李志兵认为,2月份的数据表明,当前通胀压力依然较大,尤其是PPI仍延续强劲的上涨势头,预计未来输入型通胀压力恐将进一步加剧。这使得中国调控物价的任务显得十分艰难。

欧佩克增产平抑油价

大河无水小河干。面对原油价格不断高企冲击全球经济,就连直接受益于油价上涨的欧佩克,也不得不采取行动,通过提升产量来冲抵利比亚减产给原油市场带来的冲击。由于欧佩克成员国控制着全球四成石油供应,因此,欧佩克的增产,对缓解全球“油价慌”,有着重要作用。

沙特阿拉伯是率先增加原油产量的石油大国,其现已每日增产约70万桶原油,这一数据冲抵了利比亚每天减少的100万桶原油中的大部分。除了沙特阿拉伯,据《金融时报》报道,还有不少欧佩克成员国,如科威特、阿联酋和尼日利亚等,都表示要加入增加原油产量的行列,将在今后几周就会有增产行动。欧佩克成员国的增产举措,缓解了西方国家对于石油供应紧张的担忧。

作为全球最大原油消耗国的美国,为了应对油价高企,美国政府正考虑动用总量7.27亿桶的原油战略储备,通过投放战略石油储备和美元短期的升值来压制油价的上行。

欧佩克的增产,及美国准备投放原油战略储备,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投资者的担忧。3月8日,国际油价冲高回落,纽约商品交易所原油期货价格下跌至每桶105.02美元;3月9日,原油期货价格继续回调,报104.38美元每桶;此后两天,原油期货价格继续下行,并于上周五一度跌破100美元/桶关口,上周五收盘报100.59美元/桶。

中信证券国际宏观分析师胡一帆表示,由于地缘政治的负面影响不会持续很长时间,欧佩克的增产措施有能力让石油能源市场平静下来。未来油价将在每桶80—120美元的合理区间波动,并将维持温和上升趋势。

第一次石油危机

1950—1973年期间,原油价格被人为压低,平均每桶约1.80美元,仅为煤炭价格的一半左右。经过OPEC的斗争,到1973年1月才上升到2.95美元一桶。产油国对资本主义旧石油体系价格过低很不满,双方的矛盾日益尖锐。1973年10月,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10月16日,石油输出国组织决定提高石油价格,第二天,中东阿拉伯产油国决定减少石油生产,并对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实行石油禁运。两个月后,石油价格达到每桶11.651美元,西方国家经济出现一片混乱,最终引发了1973—1975年的战后资本主义世界最大的一次经济危机。

第二次石油危机

1978年伊朗发生革命。从1978年底至1979年3月初,伊朗停止输出石油60天,使石油市场每天短缺石油500万桶,约占世界总消费量的1/10,致使油价动荡和供应紧张,引起了抢购原油的风潮,油价急剧上升。这一潮头刚要过去,1980年9月20日伊拉克空军轰炸伊朗,两伊战争爆发,两国同时停止原油出口。平衡供应再度紧张,引起油价飙涨。在此期间,欧佩克内部发生分裂,各主要出口国轮番提高原油官价。油价在1979年开始暴涨,从每桶13美元猛增至1980年底的41美元。最终又一次引发了世界性的经济危机。

第三次石油危机

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石油输出国组织团结力量的瓦解以及新兴产油国的出现,石油权力开始分散。石油价格持续下降,阿拉伯国家的政治势力逐渐衰退,权力再度回到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1986年,石油价格降到10美元/桶以下,使国际石油市场出现混乱,对世界经济和金融体系产生猛烈冲击,第三次石油危机爆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普京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