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文辉:险资走出去符合国家整体战略

据报道,中国企业在利比亚承包的工程项目涉及合同金额188亿美元,但后来获得的保险赔付不足4亿元人民币。按照中国保监会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熊志国的分析,这很大程度上与企业不熟悉保险工具有关。比如,部分企业投了工程险,但战争是工程险的除外责任。其实大部分企业都没想到,除了商业保险外,还有政策性的保险可以承担战争导致的经济损失。  据悉,如何保护海外资产安全已经成为决定国家安全的重大课题。据国资委统计,截至2009年底,仅中央企业就投资设立境外单位近6000户,境外资产总额超过4万亿元人民币。熊志国认为,企业走出去的风险主要分为两类:一是市场化的风险,如资产价格波动,可以通过期权等金融衍生工具加以对冲。二是非市场化的风险,如市场准入、法律法规和恐怖袭击等,这需要通过国际通行的保险办法加以化解。  遗憾的是,中国企业“走出去”时的投保意识并不强,对这一工具的运用也不够熟练。看来,保护海外4万亿资产安全还得善用保险工具。

11月28日,中国太保在其举办的2017
“一带一路”海外业务对接会上发布了海外企业全面风险管理方案及中国公民海外安全保障产品——“海外无忧”。会上,保监会前副主席周延礼提出,保险业作为企业走出去最有效的金融保障的后盾,应为企业走出国门,特别是对企业的海外重大贸易和工程提供风险管理与保险保障。

  ⊙记者 卢晓平 ○编辑 长弓

险企“走出去”面临复杂风险环境,政治地缘风险值得关注

  上周末,中国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表示,保险资金“走出去”,既符合国家整体发展战略,也是自身发展的需要,是大势所趋。

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境外投资金额为1701亿美元,对外投资有7961家企业,占全球参与境外投资企业比重的11.9%。具体看“一带一路”建设,据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副主任刘建兴介绍,2014-2016年,我国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累计投资超过500亿美元,与沿线22个国家和地区签署了本币互换协议,总额达9822亿元人民币。在“一带一路”战略积极推进的背景下,中国企业对外投资正逐步加大力度,越来越多企业“走出去”已成必然趋势。

  陈文辉是在第五届财新峰会“把握海外投资的战略机会”论坛上发表上述言论的。他透露,截至11月底,中国保险业海外投资总额达到159.9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240亿元人民币),占保险业总资产的1.26%。

其中,保险资金具有资金规模大、投资时间长、追求稳健收益的特性,这种特性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所需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标的相契合,因此,沿线国家的基建项目也成了险资助阵“一带一路”的重要投资方向”。

澳门新普京,  按照大类监管要求,保险资金境外投资占比可以到10%。在陈文辉看来,保险资金“走出去”才刚开始。

而包括险企在内的众多企业走出国门,面临的境外风险也日益凸显。数据显示,我国在2014年至2016年对较高风险国家以上的非金融类直接投资和工程承包金额约占对“一带一路”沿线65个国家总额的60%。

  今年以来,保险资金境外投资呈现加速度态势。目前,已经有中国平安、中国人寿、安邦保险、阳光保险等险资纷纷出手,将海外一些著名的地标性建筑和百年老店纳入囊中。在市场中掀起一股险资“海淘”热。

具体来看企业“走出去”面临的风险,中国太保董事长顾越提出,目前国内企业主要面临两类风险,一是包括行业风险和自然灾害风险在内的传统风险,二是企业走出去独有的非传统风险,包括政治地缘风险,交易、汇率风险,信用风险以及中国公民海外安全风险等。其中,顾越强调,政治地缘风险格外值得关注,“在’一带一路’沿线的64个国家中,绝大多数是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首当其冲的就是政治地缘风险、国内政治风险,包括领导人的变更、文化宗教冲突乃至军事骚乱等”。

  陈文辉表示,目前,保险业走出去的形式大概有几种,如通过出口信用保险的方式,服务于国家的出口和“走出去”战略。

这样看来,中国企业“走出去”面临的风险复杂多样,“金融业的变革日新月异,金融风险形成越来越复杂,风险传递方式呈各种表现形式,呈现长期性,隐蔽性,复杂性的特征,周延礼强调。因此,企业对于风险保障需求也更加多元化、专业化与个性化。

  通过投资的方式走出去,目前还只是“刚刚开始”。而“通过在境外设立境外机构走出去,这块也是刚刚开始。”再有就是收购海外保险公司。

扬保险业之长,为企业走出去提供风险保障与资金融通服务

  12月初,保监会曾批准中国人寿保险(海外)公司筹建新加坡子公司,注册资本金1亿美元。截至目前,海外设立的保险机构和保险资产管理公司大概有31家。

在“走出去”企业风险保障需求增大的背景下,周延礼提出,发挥保险业在风险管理,经济补偿,资金融通和社会管理的功能显得尤为重要。

  在积极支持保险资金“走出去”的同时,风险也纳入监管者视线中。

一方面,险企能够为企业走出去的贸易经济往来提供一体化的保险保障,周延礼认为“保险业作为最有效的金融保障的后盾,为企业走出国门,寻求更广阔的发展空间提供了风险保障,特别是对企业的海外中大贸易和工程提供风险管理与保险保障”。

  陈文辉表示,正在密切关注保险资金“走出去”的风险情况。从现有的投资情况看,“还是比较成功”。因为“保险资金海外投资,既要投的出去,还要收得回来,还得有好收益”,他说。

另一方面,通过与实体产业加速融合,保险业能够借助保险机制助推企业技术创新。具体来看,首先保险业以保险保障的形式支持国家重大技术发展与创新,使中国企业从制造到中国治造,为企业科技创新、技术输出保驾护航,引领产业升级。此外,周延礼提出,协助海外企业在运营风险防范和安全保护体系建设,提升对海外项目的安全风险识别与控制,增强对国家海外力量的保护方面,保险首当其冲;与此同时,发挥资金融通功能,直接开展资金投入,支持“一带一路”建设,周延礼介绍道,“‘一带一路’的重点是在加强与周边国家的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对长期建设资金需求量比较大,保险资金可以有效的发挥作用,通过债券股权直接融资等方式提供金融支持”。

  放开前端,给保险资金海外投资松绑的同时,还得管住后端。偿付能力充足率是市场化的监管工具,也是管住后端的重要抓手。目前,保监会正在抓紧落地已经开工长达三年之久的“偿二代”工作。

在明确“一带一路”战略中保险业如何发挥功能的同时,厘清企业“走出去”面对的具体风险并提出对应的解决方案是保险业的重要任务。

  陈文辉表示,经过3年时间建设,中国基本建成了新的以风险为导向、符合中国市场化改革需要,具有国际可比性的偿付能力监管体系。监管规则环境的有效接轨,可以更好地服务保险资金“走出去”。

针对传统风险,顾越提出,险企要在结合各行各业特有的行业风险的基础上,深入了解全球各地自然灾害状况,比如美洲飓风、东南亚、南亚暴雨洪水、日本地震等。“对于这些风险既要结合投保项目的特征以及建设工期了解、掌握单一标的最大损失可能,采取相应的防范措施;与此同时还要结合地区、行业等信息进行’累积险位管理’”,顾越表示。而对于非传统的风险比如政治风险、信用风险、交易风险、中国公民海外安全风险等,顾越认为,“这些风险对国内保险机构而言相对新颖,但正是中国企业走出去急需的重要保障,蕴含巨大的商机,我们将加大创新产品研发力度,积极推进产品国际化,使保险产品能够基本涵盖企业海外项目筹备、施工、运营等各个阶段和领域,对风险可控的项目应保尽保,推动国家重大项目加快落地,服务“一带一路”贸易畅通”。

5000亿保额为企业海外业务护航,太保帮助企业化解风险

此次太保在“一带一路”海外业务对接会上发布的海外企业全面风险管理方案及安全保障产品—“海外无忧”是保险业对企业走出去保驾护航的又一次扬帆,而在此前,中国太保已经为企业海外投资等业务开展风险识别、风险管理、风险防范服务。

资料显示,中国太保自2011年开始参与海外业务承保,累计总保额超过5000亿人民币,总保费超8亿人民币。而在一带一路建设涉及的65个国家中,太保在其中40多个国家服务超过500家海外客户。从已披露数据来看,今年上半年,太保海外业务保费规模同比增长50%,其中工程险同比增长637%,财产险同比增长8%。

具体来看,据介绍,中国太保旗下财险公司目前已为中欧班列货运险、中广核海外资产包统保、中粮海外资产包统保、中石油莫桑比克生产险项目等重大标志性项目提供了风险保障和全方位的风险管理服务。今年以来,中国太保组建了专业的海外业务团队,此次太保发布的海外企业全面风险管理方案及中国公民海外安全保障产品—“海外无忧”,有进一步加大了对海外业务的战略资源布局和投入,为一带一路建设和中国企业
“走出去”提供全方位、一体化的风险保障和保险服务。

但值得关注的是,对于海外投资风险,保险公司并不是万能的。“有些风险能通过商业保险的方式进行转移,由保险公司履行损失补偿机制;有些风险则超出了商业保险的承保范围”,顾越提醒企业注意,“但是我们也清楚地认识到即使是保险公司的可保风险也由于目前的全球生产一体化而面临极大程度的“或然关联性”的累积风险,需要保险公司和客户共同研究应对措施”。

因此,顾越提出,“无论对于客户还是保险公司,发展海外业务均要有合理的风险管理方案,加强事前的风险评估与风险防范工作,以依靠自身的风险管理体系、完善的保险和再保险方案以及国家实力化解“走出去”过程中的风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普京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