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俄能源问题上 中国要寻找新的战略平衡点

在中国石油供给中,俄罗斯毫无疑问是重要来源。24日,两名消息人士援引俄罗斯政府文件称,中国已取消与俄罗斯原定5月30-31日的油气价格谈判。该谈判旨在消除俄罗斯国家石油管道运输公司(Transneft)向中方供油的定价分歧。Transneft今年1月起开始向中国输油,该公司称,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下称“中石油”)以中俄关税不同为由,少付了应付的石油款项。中俄原油管道的谈判与建设几经周折,变数不断,已历时十余年。  26日,路透社援引俄罗斯石油巨头ROSNEFT发言人的话称,“中方并未彻底取消谈判,他们希望在圣彼得堡经济论坛(6月16-18日)上举行会谈。”值得注意的是,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Sergei
Lavrov)5月初表示,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将参加在俄该论坛,而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将为论坛揭幕。综合以上信息来看,中国有可能将中俄原油谈判升级为国家元首层面,也凸显了俄罗斯原油的战略意义。实际上,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也在5月18日表示,在与俄罗斯的油气合作上,双方是战略性合作。同时,也可能说明中俄原油谈判的复杂程度已经超越企业层面。  中国社科院工经所能源研究中心主任史丹表示,中国是能源需求大国,如果中国成为俄罗斯能源输出的第一大客户从而在其资源市场占比过高的话,俄罗斯反而会受制于中国。其次,中国本身也是能源生产大国,对于进口的能源并不像欧洲一些国家那样依赖,因此俄罗斯的能源产品在中国难以拥有像欧洲一样的定价权和话语权,也不利于其政治上“能源牌”的施展。

**国际能源网讯:据路透社报道,俄罗斯石油巨头Rosneft发言人本周三称,在6月16~18日举行的圣彼得堡经济论坛期间,中俄将重启关于俄罗斯向中方供油定价问题的讨论。而在此前一天,两名消息人士援引俄罗斯政府文件称,中国已取消与俄罗斯原定5月30~31日的油气价格谈判。该谈判旨在消除俄罗斯国家石油管道运输公司(Transneft)向中方供油的定价分歧。**

2011年5月31日,中俄能源谈判中方代表、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在莫斯科与中俄能源谈判俄方代表、俄罗斯副总理谢钦共同主持中俄能源谈判代表第七次会晤。王岐山表示,中俄能源合作是全面、长期、战略性合作,是两国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重要内容。中俄原油管道今年1月1日正式投产以来,截至目前已输油600多万吨。  通过此次会晤,中俄就积极推进原油管道贸易达成了新的共识。在两国外交表态的背后,中俄在石油问题上出现了不少波折和分歧。负责向中方供油的俄罗斯国家石油管道运输公司(Transneft)不断对中国在定价问题上“发难”,称因为两国关税不同,中石油少付了石油款项。一度有消息称,石油谈判可能在圣彼得堡经济论坛(6月16-18日)上升格为两国元首级的会谈。虽然最终谈判仍由两国副总理主持,但中俄在油气资源方面的冲突和深刻的分歧仍是确定无疑的。  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安邦研究团队就开始对中俄能源战略合作进行跟踪研究,并对与俄罗斯的合作表示质疑,主要有两点:一是有强烈欧洲国家意识的俄罗斯对中国缺乏信任,二是俄罗斯时常会把能源作为战略武器来使用,中国的全球能源安全战略不应把俄罗斯作为支柱。  现在看来,这种质疑是正确的。作为独立的智库,安邦的建议是:中国需要在中俄能源合作上找到新的战略平衡点。安邦首席研究员陈功建议,如果俄罗斯的油气价格与中东或非洲相近,或者在计算生产成本之后的成本高于中东或非洲,中国都应该购买中东或非洲的油气资源。石油对中国是个战略问题,不能在基本架构中出现风险。除非找到战略平衡点,否则无法制约俄罗斯的贪得无厌。

俄罗斯国家石油管道运输公司今年1月起开始向中国输油,该公司称,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下称“中石油”)以中俄关税不同为由,少付了应付的石油款项。

  记者就此事致电中石油相关人士确认,该人士称,关于中方取消与俄罗斯油气价格谈判的报道并不属实,中俄双方的谈判始终在进行中。而至于中石油少付石油款项一事也并未听说。

  据了解,中俄原油管道于2011年1月1日投入运行,俄罗斯的原油开始进入中方境内位于漠河县兴安镇的首站储油罐内,标志着中国东北方向的原油进口战略要道贯通,每年1500万吨、期限20年的中俄原油管道输油合同开始履行。

  中俄原油管道的谈判与建设几经周折,变数不断,已历时十余年。早在1996年,中俄两国领导人就作出建设决策。中俄两国于2009年4月签署政府间合作协议,中俄原油管道建设是重要内容。

  2009年10月13日,两国就石油和天然气合作又签署协议,明确了未来合作及谈判的方向,但实质性进展有限。2010年11月,温家宝总理正式访问俄罗斯,两国总理签署《中俄总理第十五次定期会晤联合公报》及各领域近20项合作文件,其中能源合作又是亮点。

  而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601857.SH)董事长蒋洁敏也在5月18日的媒体见面会上曾表示,在与俄罗斯的油气合作上,双方是战略性合作。中俄油气管道有东线和西线,目前在重点推进西线,但中方认为应当重点推进东线发展,并且认为这是具备现实性和可能性的。目前双方在技术条件和商业方面都已达成共识。

  中国社科院工经所能源研究中心主任史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一直积极发展与俄罗斯的能源合作,“但俄罗斯的研究人员对向中国输送能源的心态比较复杂,因为他们也讲能源安全,但他们讲的是供应安全,中国讲的是需求安全。”

  史丹表示,俄方担忧“供应安全”是因为,中国是能源需求大国,如果中国成为俄罗斯能源输出的第一大客户从而在其资源市场占比过高的话,俄罗斯反而会受制于中国。其次,中国本身也是能源生产大国,对于进口的能源并不像欧洲一些国家那样依赖,因此俄罗斯的能源产品在中国难以拥有像欧洲一样的定价权和话语权,也不利于其政治上“能源牌”的施展。

  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一位专家表示,价格问题仍将是决定中俄双方能源合作进程的关键。俄方对中方在价格和付款的数量、时间方面的态度可能更较白俄罗斯与独联体国家严苛。

  对于中俄能源合作未来走向,史丹认为:“由于双方分别有输出与引进的需求,因此最终会走到一起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普京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