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卫视的“红色之路”面临转型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今年以来,重庆卫视声名大噪,这个地处西南原本以“巴蜀气质”著称的电视台,开始脱胎换骨,正式宣布打造“省级第一红色卫视”。在外界看来,最大的动作则是自3月1日起,停播商业广告。不过,全面唱红付出的代价是收视率大跌、裁员减支的转型阵痛。  重庆广电集团中层干部陈清向《南都周刊》透露,目前该集团负债18亿左右。在央视索福瑞刚刚出炉的今年1-6月的收视数据表上,全国37个频道中,重庆卫视排名第32位;23个省级卫视中,湖南卫视、江苏卫视、浙江卫视名列前三,重庆卫视排名第19位。重庆广电集团多名员工透露,他们目前正在“抱团过冬”。2010年的最后一天,原重庆九龙坡区区委书记刘光全调任重庆广电集团总裁。内部人士称,刘接任时,广电集团负债18.3亿左右。陈清认为,取消商业广告,对负债累累的广电集团来说,是“雪上加霜,有苦难言”。而重庆电视台一名员工则表示,“全国性的公益频道,就应该让央视来搞”。在他看来,公益频道未尝不可,但对重庆广电集团这样一个本来就不富余的媒体来说,拿一个上星频道做“公益”,实在是资源浪费,“你可以拿一个地面频道做试验嘛。”  4月,北京市委机关报《北京日报》报道称,重庆卫视收视率一降再降的原因主要是因为特色足而内容弱,“重庆卫视目前的节目单,要么唱红歌,要么讲红事,说红人,节目内涵离所谓公共服务其实很远。”面对生存压力,刘光全透露,重庆卫视“肯定不会完全倒回去走老路”。陈清则认为,“红色频道”的现状不可能持久。他表示,“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么?

摘要:
一年多前,重庆卫视频道取消商业广告,这块约占重庆广电集团近45%的主营业务收入。30分钟的新闻结束后,电视上出现的一条酒类广告引起人们注意重庆卫视一年來首现商业广告
据21世纪经济报报道,3月15日整个下午,几位穿着白色衬衣的男士,领口微微敞开,轻松地主持市民节目;晚间18点30分,重庆新闻联播片头过后,镜头对准一位系着红色领带的主播,他开始字正腔圆的播报。头条是薄熙来被中央免去职务的消息。
一年多前,重庆卫视频道取消商业广告,这块约占重庆广电集团近45%的主营业务收入。
30分钟的新闻结束后,电视上出现的一条酒类广告引起人们注意。更早有一条微博说,重庆卫视正在重新招募广告营销人员,准备重返商业广告市场。今年重庆卫视已有一个《星电影》节目获得企业冠名,制作人表示需要对冠名费保密。
重庆广电集团广告中心一位部门主管说,「还没有卫视广告招商计画,也没有招聘。」
从财务到内容的改革
一年多前重庆向全国播出的卫星频道上取消商业广告。重庆市市长黄奇帆计算过经济上的合理性:广电集团因此减少约3亿的收入,将由财政补贴1/2,再由其他地面频道业务增长补充另一半。
部门架构的变化迅速到来,在一年之内,重庆广电集团原总裁,重庆电视台台长李晓枫涉案被证实;集团广告中心业务部负责人也涉入案件中被带走。
此后广告中心进行了一轮「人事双选」,将原有近140人的团队压缩近1/4。之后管理层级精简。
上述人士说,去年广电集团商业制定的广告任务超过4亿元。其中过去投放到卫视的客户资源,最终大约有2000万至3000万转入到地面频道投放。
「因为两类频道的客户群完全不同。」
在运行费用压缩之后,留下的普通职员的薪资仍下降10%;管理岗位的薪资最多下降约40%。同时,重庆广电在财务管理上加强了内控。
目前,重庆卫视频道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地方宣传片,而占据大量空闲时段的公益广告,据说仍在广告中心内部运营费用列支。除此以外,广告中心几乎不承担卫视的推广工作。
重庆卫视独立制作了一批与公共民生有关的节目。黄金时段的节目如《天天红歌会》、《品读》、《五个重庆》和《十大民生》等,制作费用相对都不高。
一年之后,相邻的四川和贵州卫视,在近一年广告收入增长迅速。
公共与市场悖论
依照黄奇帆在去年两会中的解释,对重庆卫视的改造,目标是形成中国的BBC(英国广播公司)。西方公共频道的主要收入,或来自观众缴纳的视听费,或来自财政性的补贴。但公众对节目的收视评价仍然是重要指标,节目的设置也避免政治干扰。
四川大学文化产业研究中心研究员阚玉娜曾在一份研究报告中透露,自2011年3月1日启动大改版后,定位于「红色频道」的重庆卫视,其2011年全国收视率仅位于省级卫视第23名。
而在此前的七年时间中,重庆卫视一度在2007年获得过省级卫视排名第四的最佳纪录。彼时,重庆卫视的频道口号是「故事中国,人文天下」,每日大部分时间均播出英雄剧。
而重庆市委宣传部部长何事忠将改版归纳为「一不二减三增」,即不播出商业广告;减少电视剧、外购外包节目播出量;增加新闻节目、自办专题节目和公益广告的播出量。
进入2012年后,重庆卫视在上海等国内一线城市的收视率也较为惨澹。本报记者获得的权威央视索福瑞每日收视率统计显示,在上海地区,重庆卫视今年3个月的黄金时段(每日18点至24点)收视排名,位于所有32个省级卫视的第22名左右,3个月每日平均收视率,因为四舍五入的原因,显示为尴尬的0,市场份额也仅占0.1%。
「在行政指导下的重庆卫视栏目,完全无法与纯粹的市场化操作节目来对比,」四川大学文化产业研究中心主任蔡尚伟(微博)对本报称,「而在收视人群的自由选择下,重庆卫视的收视率自然就比较低。」
重庆卫视对标公共频道一年
重庆卫视的节目在很多时候需要一定政治资源。像《十大民生》、《共富大家谈》等节目,脱胎于重庆市委提出的发展政策。这些节目的制作人邀请许多著名学者主讲。最早的受邀嘉宾包括研究马克思主义理论的陈奎元、程恩富等人。
「西方的公共频道,它是在社会层面,相对于政治和商业的两重公共。重庆卫视是去商业化,它不可能去政治化。」蔡尚伟说。
寻求盈利路径?
今年以来,该卫视一档名为《星电影》的栏目中鲜见地引入了冠名商,并开始植入「艺术化」的广告。这是自改版以来,重庆卫视目前唯一一档拥有冠名商的栏目。
《星电影》每期时长约80分钟,由重庆卫视和央视《新电影传奇》栏目共同制作,《东方时空》创始人时间担任总策划。
「但我们目前不会在栏目中插播商业广告,」《星电影》总导演、监制尹燕在接受本报采访时称,「至少目前还没有接到通知可以做。」
于今年2月初上星播出的《星电影》,在1个多月后,已经成为所有重庆卫视播出的节目中,继其转播的《新闻联播》后,收视率排名第二的栏目。
「但在同一时段全国范围内,《星电影》目前收视排名不是太高​​,」《星电影》总导演、监制尹燕称,「因为播出时间已经偏晚,但从上周开始,收视率数据就已经越来越好了。」
事实上,《星电影》亦是一个转型的产物,其前身是重庆卫视在改版后推出的一档名为《经典电影》的节目。此前,《经典电影》中所评析的电影,皆以诸如《刘三姐》、《闪闪的红星》等远离目前大众电影市场的作品。
后来,《刘三姐》走了,热映港片《桃姐》来了;斯皮尔伯格新片《战马》也取代了《闪闪的红星》,成为被《星电影》评析的作品。市场上知名的北京新影联院线副总经理高军和影评人谭飞,也首度加盟红色卫视下的时尚电影栏目。
一个更值得注意的改变是,「皓鼎」两字映衬着栏目的名字同时出现在了片头,「皓鼎」是一家企业的名字。重庆皓鼎实业有限公司即为《星电影》栏目的冠名商,该企业所在的重庆皓鼎集团董事长彭彦铭,此前曾被提名为2009年度重庆十大经济年度人物。
尹燕未透露皓鼎冠名费的具体数额,她透露重庆广电集团高层对合作较为支持,目前该栏目已与皓鼎洽谈进一步合作和活动推广。
但重庆广电集团广告中心的人士否认最近卫视已允许广告招商计画,为了解决财务问题,一个当下更可能的举措是,收回一部分地面频道外包节目的广告开发权益。
「最近的变化下面得慢慢消化。」他说。

澳门新普京app 1

3月15日,重庆卫视的观众发现,重庆卫视当晚30分钟的《重庆新闻联播》播出后,随即播放了一条酒类广告,这是改版一年后重庆卫视首次出现商业广告。

澳门新普京app,再现商业广告被外界普遍解读为重庆卫视即将再次改版的信号,但当事方尚未正面回应外界的猜测,重庆卫视总编室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上面要求重庆卫视上下最近都不能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

尽管重庆卫视官方对改版动向守口如瓶,但重庆卫视的多名在职和离职员工还是向本报记者证实了外界的猜测。

4月2日全面改版

3月21日,重庆卫视《改革与开放》栏目张丽告诉本报记者,重庆卫视全新改版即将启动,改版后将会打造全新的大众文化娱乐节目,也会恢复商业广告播出,以前的电视财经杂志――《财经时间》栏目也将于近期恢复。

重庆卫视《拍案说法》栏目编导王楠也向本报记者证实,重庆卫视4月2日会全面改版。

去年的4月19日,王楠曾向本报记者透露,她所在的栏目在重庆卫视里算是效益比较好的,不过从去年3月1日开始不播商业广告后,她和同事的收入就开始直线下降。

在收入下降的情况下,张丽和王楠选择了坚守,但重庆卫视新闻频道某栏目负责人王良选择了离开。他告诉本报记者,重庆卫视去年宣布改版以后不久,他就离职了。

去年4月份,王良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重庆卫视节目风格变化太快,简直就像是坐过山车一样,每个节目的命运都风雨飘摇。虽然改版了,收入有所降低,但是该干的活还得干,自己负责的栏目是否还会存在都不好说。

如今已经离开了重庆卫视的王良还是很关注老东家的动态,他认为,重庆卫视的定位和运营方式肯定会慢慢回归的,因为电视台的运营必须遵循客观发展规律。

同王良一样选择出走的不在少数。重庆卫视栏目编导王阳去年改版时告诉本报记者,改版后,钱少了,任务多了,谁都有危机感,大环境如此,只能适应,大家压力都很大,在重庆电视台这碗饭不好吃,实在不行他就跳槽。

3月20日,王阳告诉本报记者,他已经跳槽了。据他所知,重庆卫视4月份应该有大变动,有机会他还是要回重庆卫视的,只不过现在没机会。

对于重庆卫视未来的定位,王良认为,是否完全回到改版前现在还说不好,重庆卫视去年的改版并不仅仅局限在卫视,因为重庆电视台下面还有其他频道,卫视基本不做节目,有许多节目是其他频道做的,这就涉及到其他频道人力物力的投入,如果卫视的栏目进行调整,其他频道肯定也会跟着调整。

部分节目或停播

2011年,重庆卫视于1月3日、3月1日两次宣布改版,当时重庆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何事忠接受相关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市委宣传部会同重庆广电集团(总台)集思广益,推动重庆卫视实现了全面改版,改版后的节目特点可概括为“一不二减三增”。

重庆卫视改版一年之后,本报记者走访多名不同年龄阶段的重庆市民发现,从来不收看该卫视节目的全是年轻人,理由很简单:“一点都不好看。”而部分中年人则会选择性收看《经典电影赏析》、《民生》等节目,个别节目则呈全军覆没之势,老少中青观众都“不待见”。

据《北方传媒研究》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自2011年3月1日启动大改版后,重庆卫视2011年在全国的排名急剧下跌至第34位,在省级卫视中排名第22位。

此外,改版前重庆卫视每天播出的商业广告时长近300分钟,2010年全年广告收入3亿元左右,在动辄揽金几十亿元广告收入的同行中,这个业绩虽然有些尴尬,但自给自足维持整个频道的正常运转却不困难。改版后,重庆卫视原广告收入部分由重庆广电集团通过综合经营自身平衡掉了1.5亿元,剩下的1.5亿元由重庆市政府补给。因为经济来源少了一半,重庆卫视也进行了一轮“人事双选”,原来近140人的团队压缩近1/4,留下的普通职员的薪资下降10%;管理岗位的薪资最多下降约40%。

王良还向本报记者透露,政府补贴的1.5亿元仅仅够卫视落地的费用,对台里面作用不是很大。

张丽向本报记者透露,4月2日以后,重庆卫视去年主打的部分特色节目会停播,但也不可能一次性换完,如果一次性换完,也没有节目做,广告也跟不上,现在新的节目方案还未正式出台。

首条广告已现身

重庆卫视的转向,把地方酒企诗仙太白推向了前台,因为外界发现,3月15日,重庆卫视播出的第一条酒类广告就是诗仙太白酒。

3月21日,重庆诗仙太白酒业有限公司企划部部长薛笑泉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介绍,3月15日前,诗仙太白酒就已经对重庆卫视公益栏目《共同关注》进行冠名赞助了。薛笑泉表示,重庆卫视公益栏目做多久,诗仙太白酒就会跟着赞助多久。

尽管重庆广电集团广告中心相关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否认最近重庆卫视已允许广告招商计划,但该负责人同时表示:“尽管现阶段不会马上上商业广告,但电视内容如何填充,集团已在考虑。”

本报记者辗转联系上一位曾供职于重庆卫视广告部的员工李猛,他透露,重庆卫视广告部2012年2月就展开了内部招聘,计划将以前业务能力强的人挖回来,但重庆卫视上下对此都十分低调,目前开展的招聘工作也仅仅局限于广告部高层与部分离职员工之间,并没有对外公开。

对于重庆卫视去年的改版,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喻国明微博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曾评价称,重庆卫视是在走回头路,违反媒介的发展规律。对于重庆卫视即将进行的全面改版,喻国明表示,现在评价还为时尚早,因为正式的方案还没公布,还得再等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普京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