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企生存下一步:走兼并重组之路

原材料价格上涨、人力成本高企、人民币升值压力依然,2011年仍然是中国企业的难关,对于中国的民营经济而言,在“三座大山”的重压之下,更是举步维艰。  今年以来,温州、东莞等民企集中的区域出现了不少中小企业“一夜猝死”的现象。面对复杂多变的经济环境,中小企业的倒闭是否正常?民企发展困难的症结何在?民营企业未来的出路在哪里?为此,《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了长期为中国民营企业鼓与呼的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顾问保育钧。  民企应进行制度变革和创新  《中国经营报》:中国民营经济发展到今天,创新能力已经成为关系到民企发展后劲和发展空间的紧要大事,你认为民营企业要加强自身的创新、突破内部制约应该从哪些方面着手,民企未来的出路在哪里?  保育钧:民营企业最大的优势是产权明晰、动力强劲,最大的问题是产权封闭、势单力薄。要学会如何兼并重组,通过资本市场来进行资源整合,单纯靠自我积累来做大是不可能的。现在的关键是观念问题,民营企业宁当鸡头,不当凤尾。这一点与西方的观念不一样。经过200多年的摸爬滚打,西方企业早就认识到必须走联合兼并的道路,现在国外的世界五百强企业都是股份制,老板是谁不知道。对中国民营企业来说,制度的变革和创新这一关早晚得过,从单个资本走向社会资本,而闯不过去的话要么是永远长不大,要不就死掉。  另外,民营企业内部的管理存在很大的欠缺,很多还停留在家族式、梁山好汉式的一种状态,像前段时间国美的权力争夺,老板不像老板、职业经理人不像职业经理人,各怀鬼胎,这怎么能把企业管理好?而做的比较好的像联想的柳传志就很有一套,杨元庆获得了丰厚的收益,这是一种信贷企业理念,通过企业文化和核心理念凝聚人心,让大家有个奔头,有一种归属感。现在很多民营企业远远没有做到,之前总是强调外部环境不好,外部确实比较困难,但为什么有人做的好?所以民营企业要有管理创新。  民企存在技术创新的问题。民营企业与其坐以待毙,还不如自己创新,还可能闯出一条路来。不要把创新看得很神秘,一个企业之所以能够存在,就是因为有自己特殊的地方。正是上下纵横审视自己总结出有哪些特点,把专长、最强的地方发挥得淋漓尽致就是创新。现在有好多企业不知道自己的长处,总是盲目地看别人如何多元化,反而丢失了自己。所以,在外部环境不好的时候,正是企业检讨自己的时候。  民企还有经营的创新。现在很多民营企业不懂经营,把它简单地理解成销售,就会打价格战。没有品牌卖不出好价钱,没有渠道只能眼看别人赚钱,所以企业要打造自己的品牌,创建自己的商业渠道,这才是最重要的。另外是防范风险的创新。现在一些企业在压力之下很明显体现出没有这种意识,因为一旦出了问题再补救就来不及了。企业内部一定要有专人查补漏洞,对风险及早防范。  在当前情况之下,改变不了环境,企业只能改变自己,如何改变?现在看来,危机中能够挺得住的都是资本雄厚的大型企业,小企业一下子就摔跤了,所以就要进行企业制度的创新,兼并重组,从单个资本变成社会资本。  地方投资主体不应忽视民资  《中国经营报》:一直以来,中国的民营企业不仅吸纳了大部分的劳动力人口就业,也是中国经济发展中最具活力的群体。然而当前民营企业的发展步伐却显得有些沉重,今年以来很多民营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都遭遇了内部成本上升与外部融资困难的双重打击,局部地区还出现了倒闭潮现象。你觉得民企发展所面临的深层次阻力是什么?在当前的形势下,民企如何能够在夹缝中求生存?  保育钧:对企业倒闭的现象还是要冷静看待。在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之下,暴露出了我们民营企业发展的深层次问题,即实力不够、创新不足。首先要认识到,在转型升级的过程中,一些民营企业因不适应形势的需要而关停倒闭是正常的现象。  现在困难倒闭的中小企业主要与宏观环境有关,四万亿投下去之后,地方政府的配套资金主要流向国有企业,大部分的中小企业没拿到,这是一个外部原因。另外,广东、长三角和浙江等沿海地区的企业出现倒闭,多是由于一些企业在资金紧缺的情况下,通过高利贷筹资,但其正常生产的单位数的利润远远低于高利贷十几个点的利息,属于饮鸩止渴,所以不可能维系下去。  相当一部分企业如东莞的一些生产型企业,明明已经没有订单却还在盲目开工生产,这些企业只能怪自己不够敏锐,没有看清楚市场的前景。对于这类企业不能给予无原则的同情,因为市场经济是不相信眼泪的。民营企业不能跟资金雄厚、还有国家支持的国有企业比,要想生存不能指望外力,只能自救,根据市场的需要重新调整产业机构,想好自己的发展方向。企业要想长命百岁是很难的,都要不停地变化不停地调整,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中国经营报》:依照“十二五”规划,国家要扩大内需,理论上民营企业应该有很多投资机会,如服务业、农业、战略性新兴行业、文化产业等,但从目前的情况看却并不乐观,民营企业似乎并未获得太多的机会与发展空间,你觉得造成这种局面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保育钧:从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来看,政府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长25%,今年上半年投资规模达到了15万亿元,其中政府投资不到3成,有58.8%都来自民间资本,而去年民间资本占比也达到了51%,比重相当高,实际上现在民间资本已经成为投资的主体。  这两年有一个很不好的现象是地方政府“傍央企”,因为央企块头大、不差钱,抓一个央企入驻之后,GDP和税收很容易就上去了,地方政府纷纷拉央企过去签了很多的意向性协议。但是,央企的资金从哪里来?供给主要是靠银行,银行的信贷资金一收紧,央企给地方政府许的愿就无法兑现,但是诸如好的地段已经给了央企,很多地方政府为此后悔不已,所以现在一些地方政府的招商引资工作,又开始陆续转向民营企业和民间资本了。

* 扶大更须助小

是央企主动抛“绣球”还是民企“傍”央企?

* 支持民企政策足够,但推进落实迟缓

在《国务院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下称“新36条”)下发以来的这段时间里,外界关于垄断行业打破“玻璃门”的呼声不断。但很多民企担心老大哥不带小兄弟玩。

* 上策: 有特色和核心竞争力

工业和信息化部总工程师朱宏任给出了好消息。

作者 沈燕/李文科

朱宏任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最近已经有一些垄断行业的大企业邀请民资以多种形式进入。“以电信为例,在其中的增值电信领域几乎以大量的民企为主,工信部也在考虑如何将整个电信领域对中小企业开放。”

北京5月30日电—如果说像”巨无霸”一样快速成长的国有经济,彰显了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成就,那麽草根经济能否生机勃勃,无疑是决定中国未来经济增长潜力及结构调整成败的关键.

可虽然支持民企发展的政策多多,但落实却频频被打折扣.破除垄断并非”一日之功”,面对紧缩的银根和成本上涨等难题,在夹缝中求生存的民企需走”自己”的路,有特色且具核心竞争力方为上策.

“改革开放30年,中国一直强调国企的做大和做强,现在应该俯下身更多关注中小企业,尤其是民营经济了,”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党组书纪焦瑾璞在接受专访时如是说.他认为,目前对民营经济支持的政策已足够,但关键是落实不到位.

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工商联主席黄孟复亦称,政策应该向下沉,给中小企业一个宽松的发展环境,只有中小企业条件改善了,吸纳就业率达60%的中小企业员工收入水平才会提高,富民政策才会落实.

澳门新普京手机版,尽管中国先後在2005年和2010年出台《国务院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即”非公经济36条”)和《国务院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但时至今日,多数行业对民营企业来说依然”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从总量占比,民营经济已经是主力军;若从就业和工业增加值上看,民营经济已经超过半壁江山,当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将有压力来倒逼改革,”中国农业银行总行战略规划部付兵涛指出.

据全国工商联数据,”十一五”(2006-2010年)期间,中国登记注册的私营企业数量已经超过840万户,年均增速达14.3%,私营企业成为中国最大的企业群体,占全国实有企业总数的74%.

在“新36条”公布四个多月后,一直为业内所担忧的执行不力困局似有突围之势,各地也在积极推出细则。

**扶大更须助小**

中国”十二五”规划明确提出经济结构转型,要扩大内需,尤其是提高消费需求的比重,而这正是民营企业的长项.因此,如何激发中小企业积极性和改善经营环境,显得至关重要.

付兵涛表示,发展是一个从小到大的过程,只有允许发展,才有可能发展,不给民营企业平等竞争的身份肯定不行,要真正把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政策一视同仁,现在有很多行业还没有达到这个程度.

“我的观念就是凡是民营企业可以搞的,就让民营企业搞,凡是民营企业不能搞的,就让国有企业去搞,”黄孟复称.他认为,中国的就业问题,老百姓收入的问题,经济增长的动力问题,很大程度上应该在于中小企业.

据工信部数据,截至2010年底,全国规模以上中小工业企业户数达到近44万家,比2006年增长46%;从业人数7,000多万人,比2006年增长22%.

发改委一位不具名的官员也指出,中国对民营经济的发展较以往更重视,无论是国务院的文件还是相关部门,从政策的推动方向看都向中小企业倾斜,这也是培育中国经济内生动力的关键因素.

“无论是央企或民企,企业发展个头一大就很容易形成排斥,这时就需要从制度安排上体现公平竞争的原则,”他说.

但他也提到,并不是所有领域都适合民间投资的介入,比如说民企要参与竞标公用事业领域的投资,无论是从资金或安全方面考虑,往往很难获得各方认同,这种观念的改变很难,过程推进也会很缓慢.

中国已经明确十二五加快发展战略新兴产业,包括节能环保,新能源,生物,高端装备制造,新材料,新能源汽车等产业发展.而”新36条”明确规定,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法律法规未明确禁止准入的行业和领域.对各类投资主体同等对待,不得单对民间资本设置附加条件.

广东已经出台《中共广东省委广东省人民政府关于促进民营经济发展上水平的意见》。

**走”自己”的路*

不过,对于数目庞大、良莠不齐的民营企业而言,面对在资本总量和规模上都堪称”巨无霸”的国企,即使在均等机会面前要想脱颖而出也非易事,更何况在夹缝中进退两难的当下.

但所谓”船小好调头”,凭借自身规模小、管理灵活且更具效率的优势,民营企业更应抓住机遇快速调整,做出特色并拥有核心竞争力,才是实现逆境求存的王道.

以贸易起家、在商界闯荡多年的洪先生就称,公司要长远发展,还就得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要麽有独特的商业模式,要麽核心的技术,…到时候虽然关系还是重要,但再扩大规模也能更有底气,”他说.

众多成功民营企业的成功经验亦证明了这一点,比如排在2010年民营企业500强名单前列的阿里巴巴1688.HK、苏宁电器(002024.SZ)、联想、新希望(000876.SZ)等.

前述发改委的官员也表示,根据他们在山东等地的调研,不乏活的滋润的民企,”就是因为他们有核心技术,而这是其它企业无法替代的,有些是从国外买了专利技术,有些是在某个领域有着别人无法替代的特色优势,自然容易在市场竞争中胜出.”

以江苏为例,目前民营企业已成为该省创新型经济发展的生力军,在高新技术企业、研发投入、专利申请授权等方面的占比均超过六成以上.2009年,民企研发投入占全省企业的62%;”十一五”以来,民企专利申请数和授权数年均增长则高达70%以上,专利申请量和授权量也占全省的70%以上.

今日人民日报亦刊发文章称,民营企业亟须五大创新,分别是体制机制创新、管理创新、技术创新、经营创新和风险防范创新.

但在目前银根收紧,全面应对通胀的大环境下,政策上,尤其是信贷政策上体现有保有压可能只是说说,一刀切式的管理模式自然会伤及众多无辜.

“从市场经济看,无论是央企或民企,当生产所需要的要素基本一致,当其它的要素相近时,比拼的无非就是资金的实力,央企因为占据更多优势自然容易胜出.”发改委的官员一语概括.

根据《意见》,广东提出两个“45%”,即到2012年,民营经济增加值占全省生产总值的比重达到45%,对全省生产总值增长的贡献率超过45%;遴选并重点扶持100家民营企业及500家高成长性民营企业。同时,力争培育15家以上年销售额超百亿元、4家以上年销售额超500亿元的民营企业,其中1~2家进入世界五百强。

–审校 乔艳红

在广东如此急迫培育“龙头股”的背后,是多年来民营经济高数量、低层次发展的尴尬现实。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广东省社会科学院企业管理与决策科学研究所所长林平凡对记者表示,广东典型的外向型经济使得外资一直占据龙头地位,民企不过是外资的配套,相比江浙一带在竞争性市场中成长起来的民营企业,广东的民企过早地陷入产业链低端环节,难以形成龙头。

做大做强,这是民企的愿望,但也不乏忧虑。

《意见》圈出的鼓励民间资本进入的行业包括战略性新兴产业、国防科技工业建设等。

对此,一位民企老板告诉记者,尽管中央和地方的文件中均提出鼓励民间资本进入如电信、国防科工等垄断行业,但事实上,真正实施起来非常困难,在很多步骤和细节中都会卡住民企,等于说,大门打开了一半,小门基本还是关着的。

朱宏任表示,随着市场体制的逐步完善,开放范围拓宽,民间资本进入垄断行业的问题会逐步解决,最近已经有些垄断行业的大企业邀请民资以多种形式进入。

民资“开闸放水”,铁老大也成为了突破口。

国家发改委近日明确,有关“探索建立铁路产业投资基金”的文件目前已有较好基础,正在抓紧修改和完善,力争尽快出台。

事实上,一些央企本身的态度也颇为积极。

就在“新36条”颁布后不久,中国石油董事长蒋洁敏就表示,如果用一个字来概括中石油与民营企业的合作前景,那就是“能”;如果用三个字来概括,那就是“肯定能”。

民企500强净利总和不敌央企两巨头,近期发布的类似“少数派报告”让中小企业成为了关注焦点。一份份政策“大红包”也纷至沓来。

在6家民营企业创纪录地入围国家石油战略储备体系之后,国家石油商业储备体系也有望在近期向民企敞开大门。此外,目前工信部正牵头会同国家统计局等部门制定新的中小企业划型标准,据此制定一些更细分的、针对性更强的扶持政策。

相关新闻

新36条具体措施将逐步出台 浙江广东率先落实

国资委:电信行业国有资本占有量达96.37%

民资电信创业10年仍游走边缘:企业家热情已被耗尽
澳门新普京手机版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普京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