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叶女案:鄂尔多斯高利贷最后狂欢?

继2009年石小红案后,近日轰动全国的苏叶女案成为鄂尔多斯近年来数额最大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案件嫌疑人苏叶女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通过民间借贷,贷得近10亿元资金,债权人多达数千。不过据鄂尔多斯东胜区经侦大队队长高旭明透露,目前统计的数字里包含复利带来的金额,除去月息3分利之后,总额最多有6亿元,目前统计的报案人数达307人。  广撒网多借钱  10月21日,鄂尔多斯市东胜区幸福街派出所经侦大队门口聚集着众多焦虑的债权人,此时苏叶女已经被关押在看守所。  “借给苏叶女的几百万元是我们好几家亲戚一点一点凑起来的,出于对苏叶女的信任,我们几乎是把下半辈子养老钱都压这儿了,如果追不回来,这要我们今后还怎么活?”债权人王女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王女士向记者出示了一下她的借据:借据为统一格式,分别写着王女士的名字、所贷金额,以及苏叶女的盖章以及其会计吴娟的签名。在每个签名后都按着红色的手印。苏叶女就是用这样的巴掌大小的一张张纸,借到了巨额资金。  “她(苏叶女)说话讲信用,早期借款时都按照约定时间还付利息,从不拖欠。此外苏家平时总是给人一副家大业大的感觉,以至于我们没想到她所拥有的一切不过是来自借我们的钱。”一位赵女士对记者说,她和苏叶女曾经十分熟悉。  据介绍,几年前,来自鄂市东胜区泊江海镇的农家女子苏叶女还是一个普通打工妹,不过她头脑灵活,很早就选择了下海经商。她从亲朋好友那里四处借钱,先后创办了俏姿国际美容美发有限公司和俏姿国际男仕养生馆。两年前,她又投资开办了顺鑫亿高老九火锅店,今年4月她又开办了顺鑫亿祥叶农家乐餐厅。  起初,由于借的都是亲朋好友及同事的钱,借贷数额有限,再加上她开的几家店收入也还可以,因此暂能支付每月2.5~3分的利息,这在当地为她赢得了很好的声誉。“前几年在鄂市民间借贷领域,苏叶女的形象被迅速抬高,那会儿大家都认为,只有苏叶女不想借的钱,没有她借不着的钱。很多人要想借钱给她,还得跟她说好话才行。”有债权人对记者说。  于是从去年5月份起,苏叶女便开始放开手脚撒网借钱。短短一年多时间,其借款数额就翻了好几番。  吸金的楼市  为了做好保密工作,苏叶女对做会计的外甥女吴娟下了死命令,严禁对任何人透露借款总额以及款项投向,甚至连自己家的亲戚也不能告诉。  现在位于东胜区巴音蒙克办事处北面原赛马场的一处酒店早已停建,并在接受有关部门的审查。该酒店正是苏叶女买下的。“苏叶女曾对一些比较大的债权人说,她买下的酒店大楼就值3.6亿元。”赵女士告诉记者,“但实际情况是高亮(她的朋友)以每平方米7000元的价格盘下,后又以每平方米10000元的价格卖给苏叶女,但苏叶女只是盘下了2万平方米,将2亿元资金过户给了高亮,另外1.6亿元资金不知道去了哪里。”  记者了解到,苏叶女今年5月份就停止了向债权人支付利息。她给出的理由是,资金周转紧张,需要变换部分资产用来支付利息,然而这一拖就是5个月。起初人们由于信任苏叶女,也没有去要钱,但后来等他们发现苏的一些固定资产已经转到别人名下时,才开始警觉。顺鑫亿高老九火锅店就已盘到苏叶女的姐夫名下。  赵女士分析这笔款项流向的可能性,“要么是转移资产到国外了,要么就是投到煤矿企业里去了。我听说她曾经以6分的月息向煤矿企业投过钱。而且种种迹象表明,苏叶女很有可能把很大一笔资金放给高亮,否则原本不具备资金实力的高亮目前为何拥有两座煤矿?”

面对记者,杨小军捏着120万元借款单的右手不停发抖。现在,这笔钱究竟流向了哪里,已让他焦虑到食不下咽、夜不能寐。

摘要:幸福只有一种,不幸各不相同,这是鄂尔多斯高利贷受害者最真实的写照。
放出的钱现在收不回了。如果没有放高利贷,我现在也能过得很好。10月25日,鄂尔多斯达拉特旗农牧民裘先生再次来到位于鄂尔多斯市东胜区国贸大厦10层的打击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办公室(下称…

杨小军在鄂尔多斯做服装生意多年。自去年上半年起,他向朋友刘义平陆续借出120万元,月息2分5厘。今年7月,他没有按时收到利息,便催问刘义平。结果令他震惊:“刘说,他把钱借给了一个名叫张静的人,张静突然不给他钱了,他也没办法。”

    幸福只有一种,不幸各不相同,这是鄂尔多斯高利贷受害者最真实的写照。

本报记者获悉,杨小军所说的“张静”是名34岁的女子。她已于8月底投案自首,目前被警方拘留。此案目前报案金额约为1.3亿元。

   
“放出的钱现在收不回了。如果没有放高利贷,我现在也能过得很好。”10月25日,鄂尔多斯达拉特旗农牧民裘先生再次来到位于鄂尔多斯市东胜区国贸大厦10层的“打击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办公室”(下称打非办),在过去一个月时间里,这里是他的主要逗留点。

数位债权人表示,目前仍有张静的部分亲属及其他债权人尚未报案,张静欠款金额应超过2亿元。

   
相同的情节,不同的悲剧主角。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打非办成为这些高利贷受害人寄托梦想的地方,他们希望能拿回自己的血汗钱,然而梦想成真者,屈指可数。

近日的鄂尔多斯,到处都是关于民间借贷的传言,“张静案”2亿元左右的借贷规模,甚至不足以成为街头巷尾的主流谈资。然而,透过此案,人们可以对当地特殊的民间借贷乱象管窥一豹:只借熟人、不问去向、链条冗长。

    鄂市版“吴英案”

资金只借熟人

   
10月17日、18日,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苏叶女集资诈骗案。由于要求参加旁听的受害人众多,鄂市中院借用了东胜区人民法院最大的法庭。不过,仍有许多受害人无法进入庭审现场。

与温州不同,鄂尔多斯的民间借贷链条中几乎没有担保公司等金融机构的身影,绝大多数以亲戚朋友间的相互拆借为主。

   
一位参与此案的律师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在庭审中,控辩双方主要针对苏叶女的行为是否构成集资诈骗罪以及是否构成自首展开辩论。从证据来看,缺乏指控其使用诈骗手段的证据。但该案影响较大且受害人数众多,定罪量刑可能会受相关因素的影响。

和杨小军一道借钱给刘义平的,还有他的生意伙伴白明等人。白明称,他陆续借给刘义平共470万元,大多是跟老家陕西府谷县的亲戚朋友转借而来,人数多达四十余人。

   
据记者从受害人处获得的资料显示,农家女苏叶女出生于1973年,东胜区人,最初开办俏姿美容美发店,积累一定资金后又在东胜区开了一家火锅店,挣到了一些钱。随着鄂尔多斯民间借贷活跃,文化程度不高但胆量颇大的苏叶女不甘寂寞,开始涉足高利贷。2011年9月20日案发,被司法机关控制。公安机关张贴的公告显示,苏叶女案涉案总数为12.28亿元,利息扣除7.1亿元左右,剩余本金5.1亿元左右。

澳门新普京亚洲第一游戏品牌,杨、白二人和刘义平在商场里一同做服装生意多年,对刘非常信任,加之利息偿付一直很准时,所以放心将钱借给他,合计近600万,不料如今遭此困境。

   
其实在鄂尔多斯,苏叶女案涉案金额并不算多,但其影响力巨大。一位政法系统干部向本报透露,苏叶女案性质恶劣,主要原因是苏叶女并未将吸收来的大量资金用于经营,所以导致受害人面临血本无归的境地。截至目前,苏叶女案受害人在案发后尚未收回一分钱。

刘义平向本报记者证实了这一情况。自2007年起,他便以2分至2分5不等的利息先后向20多个亲戚朋友多次借款,并转手将钱借出,从中赚取利差。直至今年1月份,他一直在与这些熟人分享着高息回报。

   
受害人陈女士表示,苏叶女从2008年开始集资诈骗,主要用于挥霍浪费。据称,她嗜博成性,且爱豪掷重金购买彩票,致使大量借款无法查明。“此案不能与此前的石小红案、邢凯案、张静案、赵军案、祁有庆案、王福金自杀案等相提并论,此案严重得多,希望法院能严惩,刑一而正百,杀一而慎万。”

“只跟熟人借钱”,可谓维系鄂尔多斯民间借贷体系的关键因素。一位房地产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常有外地有钱人受到高额利息的吸引找上门来放贷,但大多遭到拒绝。他的理由是:“熟人信任我们,不会经常来催款,生人就不一定了。如果来催钱的人太多,资金链就有可能出问题。”

   
记者从相关渠道获悉,一向对高利贷案存以宽容的鄂尔多斯,可能会将苏叶女案作为鄂市全面爆发的高利贷案的典型进行重处,以起到震慑作用。至于是否会像浙江吴英案一样判处死缓,尚难预料。

而刘义平借来的钱最终转手到了张虹手里。张虹是张静的堂妹,二人通过服装生意相识多年。2007年,他借给张虹第一笔自有资金10万元,月息为2分5厘。

    新案持续涌出

自2008年起,月息逐步开始上升,最终稳定为3分。由于张虹付息十分及时,刘义平的借款数目逐渐上升,自己手头紧张时,便常常向亲戚朋友借款,再转手借给张虹。

   
鄂尔多斯高利贷案从2011年7月份爆发至今已一年有余,不过位于国贸大厦的打非办从未安静过。记者10月25日在打非办停留半小时内,至少有100多位受害人前去报案或了解案情进展。

2010年6月,张虹因颈椎病发作,经常外出看病,便将此前债务转至张静名下。刘义平称,当时债权人和张静对此均无异议,“张虹原来借钱的时候就说是和张静一起做生意,借给姐妹两人没什么区别。”

   
一位50多岁的王姓受害人告诉记者,他将100多万元积蓄放贷给某国税局干部刘琴(现已退休),月息为2.5%,最初尚能按时支付,但去年下半年就开始拖欠,至今尚未归还本金。案发后,他才发现,刘琴此前宣称在武汉建设蘑菇种植基地和开发房地产均为谎言,目前数千万元债务无法还清。

但从今年1月起,张静开始拖欠利息。刘义平自称目前所受损失连本带息共约1600万元。但他还不是本案最大的输家。刘义平和多位债权人称,刘的内弟王喜栓是张静最大的债权人,借款数额约5000万元。但王喜栓婉拒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达拉特旗农牧民裘先生将辛苦积攒下的30万元资金放给了一位名叫张静(男)的杭锦旗人,后者宣称入股煤矿、在北京搞房地产投资,共向社会吸收了2亿多元。该案受害人数过百,目前受害人已经选出8名代表维权,公安机关正立案侦查。

借款不问去向

   
一位将存款放给名为郭莲英(音)的受害人表示,她此前也知道放贷风险,但因为借贷人开着豪车,住有别墅,并称完全有能力还本付息,所以自己没有强行收回借款,直到今年下半年案发时才知道,借贷人的豪车、别墅均非自己所有,自己的借款已经无法收回。

多位债权人表示,在张静拖欠利息之前,并不知道张静的“生意”是什么。

   
不同的面孔,雷同的情节,鄂尔多斯的高利贷案似乎没有停歇的迹象。在国贸大厦一层工作已有半年的保安告诉记者,每个工作日都有大批放高利贷者集聚在这里,其中周一上午最多,有时整个大厅都是受害人。

巨大的举债规模使得张静每月都得支付巨额利息,为避免资金链断裂,她不得不借新债还旧债,债务越积越多。

    百姓抽身难

奇特的是,记者调查发现,“张静案”连环借贷中的各个环节几乎都未设定还款期限。一位债权人称,“每月3分利息,借三年的话,利息比本金还高,谁会急着要本金?再说都是熟人,哪好意思催债。”

   
在房地产泡沫破灭后,与之相伴生的高利贷亦同时断裂。十人九贷的鄂尔多斯,到处都是叹息声。

今年1月起,张静开始拖欠利息。面对债权人的催问,张静解释称,银行贷款收紧,典当行也放不出钱来,资金周转不开了。

   
一位50多岁的苏叶女案受害人表示,自己从亲戚家借了1000余万元放给苏叶女,案发后,为了偿还亲戚的借款,她只好将自己辛苦一辈子盖起来的一栋四层楼房卖掉,即使是这样,仍有400多万欠款无力偿还。“我希望政府公平公正地处理苏叶女的资产,我们最担心苏案资产被少数人抢先占有。”这位受害人说,如果苏案资产能偿还其一半本金,她勉强能逃离债务深渊。

但张静所谓的“生意”是什么?多位债权人表示,在张静拖欠利息之前,自己并不知情。本报记者调查得知,在这条长长的借贷资金链上,很少有人会主动了解自己的下家把钱拿去做什么。

   
“我们发现在资产处理中存在很多问题。”一位具信给本报的苏叶女案受害人表示。比如,公安机关曾召集受害人通报案情,但多个渠道通报的苏案资产并不相同。2011年11月12日,公安机关通报此案涉及10亿元,利息6亿、本金4亿,苏叶女自述资产价值4亿至5亿元。12月28日,公安机关将涉案金额修改为12.28亿元,利息扣除7.1亿,剩余本金5.1亿。2012年1月18日,公安机关有关负责人又告知受害人,该案扣除利息后本金5.5亿元,当天下午公安机关通过短信通知,再次将该案本金更改为7.14亿元。“怎么本金不断增加呢?”这位受害人说,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待分割的资产不断减少。

这并非偶然现象。记者了解到,在鄂尔多斯,“不问去向”几乎成了民间借贷的一条“行规”。“大家都是亲戚朋友,问得太细了会伤感情。”一位债权人说。

   
一位当地政法系统干部表示,因缺乏透明度,高利贷受害人对公安机关处置涉案资产意见非常大。“据我所知,一部分消息灵通者往往能全身而退,一有风吹草动,他们即会通过各种方式收回本息,而普通放贷者则只能听天由命。”

破碎的民间借贷样本:2亿资金链缘何断裂?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面对刘义平情急后的追问,张静称将资金用于她所经营的煤矿、铜矿等。另有债权人表示,张静在达拉特旗投资了两家酒店,此外还将部分资金用于其父张骏清所投资的房地产项目。

更多

据记者调查,张骏清目前在鄂尔多斯市西汇水务有限责任公司工作。他告诉记者,张静是自由职业者,平日与他联系甚少,在张静被警方拘留前,他对女儿的借贷状况毫不知情。

面对记者“你是否拿她借来的钱投资房地产”的问题,张骏清情绪激动地表示:“出事以后,经侦大队来找过我好几次,如果我用了她的钱,我还能正常上班?”

借贷链条冗长

今年7月底,张静突然关掉手机,与外界失去联系,疑似跑路。她的消失引发了连锁反应。在这条长长的借贷链条上,任何一个环节的断裂都会引发下游的混乱。

一位债权人称,东胜公安分局刑侦大队曾告诉债权人,此案共接到20余人报案,且尚有部分债权人不敢或不愿前来登记。

而据本报记者调查,仅刘义平一人的下游链条所涉人数便有可能超过百人。此案所涉人数究竟有多少,链条有多长,暂时难以准确估算。

张静资金链的断裂对其债权人造成了巨大压力。杨小军告诉本报记者,刘义平自今年6月起不再向他支付利息。情急之下,他要求刘义平立刻清偿本金,但遭到拒绝。

杨小军认为,刘义平有故意转移财产逃避债务之嫌。“他有三套房子,分别转到了妹夫、姐夫、二哥名下。”

而刘义平则辩解称,自己曾向多位亲属借钱,这样做是用房子抵偿上述几人的欠款,除此之外,实在无力偿还其他债务。

无奈之下,包括刘义平在内的多名债权人先后前往“打非办”报案。张静迫于压力于8月底投案自首,并被警方拘留,此案就此浮出水面。

另有消息称,张静的堂妹张虹在不久前也曾被警方拘留,因病情严重,现取保候审在家。东胜公安分局经侦大队称,此案正在进一步侦查中,有望在六个月内得到妥善处理。但对于案情的具体细节,不便向媒体透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普京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