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战略性新兴产业融资与并购策略

赛迪顾问股份有限公司 总裁
李峻  中国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正处于一个关键时期。放眼全球,主要国家纷纷抢占新兴产业制高点,美国的“智慧地球”、欧盟的“绿色经济”、英国的“高科技生物”、俄罗斯的“纳米技术”等新兴产业将成为推动世界经济发展的主导力量。纵览国内,战略性新兴产业经历了概念的提出、产业的界定到重点发展领域的确定之后,正掀起从中央到地方、从机构到企业的投资热潮。  战略性新兴产业涵盖了新一代信息技术、节能环保、生物、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新材料、新能源汽车七大领域,然而,技术突破难度大、商业模式不完善、机制体制创新不足、融资渠道狭窄等诸多问题困扰着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创新融资渠道、推动并购重组是中国战略性新兴产业跨越式发展的关键。  洞悉战略性新兴产业融资渠道  随着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的不断健全,企业融资渠道逐步拓宽,多种创新性的融资方式脱颖而出,这为中国战略性新兴产业企业的快速发展提供了资金保障。  不同的行业特性决定了这些领域中的企业有着不同的资金需求特征和融资偏好,企业融资应当充分考虑到不同融资手段的成本与风险,既能够尽量以较低的成本筹集到企业经营所需的资金,又避免融资方式不当而导致陷入财务困境。战略性新兴产业企业应当根据自身所处行业特点及综合多方面因素选择适合自身的融资渠道。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的形成战略性新兴产业与资本的良性互动,从而发挥产业与资本的协调效应,推动产业做大做强。  设计战略性新兴产业融资模式  战略性新兴产业在不同的发展阶段对应的融资模式也不相同。在产业发展初创期,技术成熟度较低、市场不确定因素多,企业投资性现金流出多、经营性现金流入少、企业短期偿债能力差,如果选择银行贷款等债权融资会提高企业财务杠杆比例,会增加企业的经营负担,进而加大债权人资金风险。因此,处于初创期的战略性新兴产业企业,建议去寻找能与其共担风险、共享未来收益的投资合伙人,选择VC、天使投资等风险偏好型的股权融资模式。以互联网企业为例,其在初创期由于缺乏成熟的商业模式,往往不能盈利,因此企业的偿债能力较差,很难得到银行贷款等债权性资本。团购网站拉手网已完成三轮融资,全部来自于风险投资机构,使得企业在众多的团购网站中能够生存下来并有机会冲击纳斯达克。  随着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技术和市场风险都相对有所降低,其产业化生产逐步实现,以保守型产业基金、国际组织信贷、政策性贷款为代表的夹层融资开始在产业发展期介入。进入产业成熟期后,技术风险和市场风险明显下降,企业盈利能力完全显现,在这一阶段,投资方更看重公司所有权的控制,并开始追逐利润率指标,注重成本控制。此时,商业银行贷款、债券融资等低成本的债权融资模式相对于其他融资模式更受到战略性新兴产业企业的欢迎;随着持续期的到来,公司规模和盈利能力逐步达到公开上市的要求,实现IPO或被其他投资人收购,在初创期和发展期介入的风险投资实现退出。中国多层次资本市场的逐步完善为大量风险投资提供了畅通的退出通道,创业板上市的多家战略性新兴产业企业的成长路径可以清晰的反映出其因处于不同发展阶段而所采用的不同的融资模式。  目前,战略性新兴产业不少领域在中国甚至在全球发展时间较短、产业基础薄弱、核心技术和产业化瓶颈尚未实现突破,处于初创期和发展期阶段。如新材料领域中的高性能隔膜和六氟磷酸锂作为锂离子电池的关键材料,生产技术基本被日韩企业所垄断,我国在该领域完全处于初创阶段,目前该领域内项目融资主要依赖风险投资、私募股权融资等资本以及政府财政补贴和科研奖励等国家资助,单纯依靠项目自身收益作为归还银行贷款的较少。  甄选战略性新兴产业融资渠道

人民日报:金融如何支持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

  • 2011年04月01日 09:16
  • 来源:人民日报

“十二五”规划纲要提出,要把战略性新兴产业培育发展成为先导性、支柱性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离不开金融的支持。由于战略性新兴产业在不同发展阶段具有不同特点,在产业链的不同环节也各有其特点,分别适合于不同的融资模式,这就要求形成多元化的金融渠道,以支持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
战略性新兴产业在不同发展阶段适合于不同的融资模式。根据产业发展周期理论,一项产业的发展可以分为初创期、发展期、成熟期、持续期以及衰退期。在产业初创期,技术成熟度低,市场不确定性因素多,企业短期偿债能力弱,融资主体希望通过出让部分股权,以找到能与其共担风险、共享未来收益的投资合伙人。由于银行贷款等债权融资需要企业还本付息,会增加企业经营负担,同时也会加大银行风险,因而在产业初创期债权融资往往不宜介入。相对而言,风险投资、私募股权投资、创业板上市等风险偏好型的股权融资模式则更为适合。随着新兴产业的成长,进入产业发展期后,保守型产业基金、国际组织信贷、政策性贷款等在政府的推动下开始介入。进入产业成熟期,技术风险和市场风险明显下降,企业盈利能力不断显现,在这一阶段投资方更加看重对企业所有权的控制,并开始注重成本控制,此时商业银行贷款、债券融资等低成本的债权融资模式更受欢迎。随着产业持续期的到来,企业的规模和盈利能力逐渐达到证券市场主板公开上市的要求,在初创期和发展期介入的风险投资则实现退出。目前,我国战略性新兴产业所处的发展阶段不尽相同,虽然大部分行业还处于初创期,但像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中的部分龙头企业已经进入发展期并向成熟期迈进,而像光伏产业由于基础较好已经进入成熟期或持续期。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其融资模式应该是各不相同的。
战略性新兴产业的不同产业链环节适合于不同的融资模式。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的重点环节主要包括技术研发和产业化。技术研发环节属于技术密集型领域,投资回收周期长,不确定性因素多,技术风险突出,不熟悉行业动态的一般投资者很难准确判断研发项目的市场前景。同时,技术研发实体的资产以知识产权等无形资产为主,很难向商业银行提供有效的固定资产抵押等担保方式,不符合商业银行信贷准入门槛。因此,技术研发环节更适合于采用风险偏好型的股权融资模式。产业化环节是技术研发取得实质性进展后的市场推广阶段,需要大规模的固定资产建设投资以及流动资金的周转。虽然产业化环节也面临一些市场风险,但相对于技术研发环节,试错成本基本可控。因此,处于产业化阶段的企业更适合于采用商业银行信贷等债权融资模式。当然,部分企业由于股东实力雄厚、传统产业基础扎实、企业综合效益较好,它们对战略性新兴产业项目的融资还款可以依靠企业的综合收益,使融资风险得到极大缓释,这类企业更适合于低成本的债权融资模式。
建立健全有利于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的融资体系。金融支持战略性新兴产业需要具备战略性眼光,根据战略性新兴产业不同发展阶段和产业链不同环节的特点,建立健全相应的融资体系。一是加大政府引导力度。比如,通过启动贴息贷款、设立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专项资金和产业投资基金、对风险投资机构给予税收补贴、完善金融机构考核体制等方式,充分放大政府财政资金和行政管理的杠杆效应,引导包括金融机构、民营资本、国外资本在内的多渠道资金支持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二是完善商业银行金融服务体系。建立合理的项目评级授信体系,商业银行在设计内部评级和授信体系时应充分考虑战略性新兴产业项目的具体特点,不仅将企业历史经营数据引入模型,更应当充分认识到企业和项目的成长性。信贷融资工具应重点应用于还款有保障的融资项目,主要向依靠综合收益还款的项目倾斜,向处于产业化后端或产业成熟期的项目倾斜。三是完善融资担保体系。企业发明专利、商标权、版权等无形资产是战略性新兴产业企业的重要财富。金融机构应当加强对无形资产的评估能力,大力发展知识产权质押融资担保模式,完善融资担保体系。鼓励各类担保机构对战略性新兴产业融资提供担保,通过再担保、联合担保以及担保与保险相结合等方式多渠道分散风险。

作者单位:西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

新兴产业引领着未来经济社会发展的潮流。从全球范围来看,世界主要发达国家相继调整经济发展战略,积极倡导发展新兴产业,通过提供高质量的金融服务来不断提升新兴产业的竞争力,并试图抢占全球新一轮科技与经济发展的制高点。当前我国在不断打造经济“升级版”的过程中,考虑到新兴产业自身发展的特殊性以及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阶段,亟须对战略性新兴产业进行综合性、立体性的审视,并根据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阶段的差异化金融需求采取相应措施,以便使金融更好地助力我国新兴产业的健康发展。

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的阶段特征

根据产业发展的不同阶段性特征,可将战略性新兴产业划分为探索、产业化、成熟和调整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探索阶段。因考虑到技术、风险、市场价值等诸多不确定性因素,再加之相关配套设施尚未较好发挥协同效应,从而导致新兴产业发展相对缓慢。第二阶段是产业化阶段。通常进入这一阶段都是那些资本充足、技术实力雄厚、经营治理有方的经济主体,但因企业进入壁垒较高,所以新兴产业主体对产业投融资环境及技术中介服务水平的要求也会逐步提高。第三阶段是成熟阶段。这一阶段产业主体技术和产品市场已经成熟,那些掌握核心技术的大企业往往享有技术专利垄断权,通过设置相关进入壁垒来保持其市场竞争优势。与此同时,新兴产业在相对完善的资本市场体系下,在企业融资方式、融资规模、融资安全性以及融资结构等方面日益呈现出多样化和异质化的特征,从而有助于促进金融服务商提供高水平、全方位的金融服务。第四阶段是调整阶段。在经历过成熟期之后,新兴产业便步入较长时间的调整期,这有助于加快国民经济实现结构性优化调整步伐。一方面通过技术渗透,不断诱导和倒逼传统行业转型升级;另一方面通过技术跨界合作与融合,不断提升其产业附加值,带动新产业创新与发展。

现阶段金融支持战略性新兴产业存在的问题

从融资渠道来看,战略性新兴产业融资渠道狭窄、融资额度较低、有效供给不足。由于受其高风险的局限,战略性新兴产业难以获得银行、证券市场的融资支持,特别是对于那些投资数量大、周期长、见效慢等诸如环境保护、新能源等领域,能够获得政府、各项基金的直接融资量相对较少;尽管近几年社会资金尤其是各风险投资基金对投资新兴产业热情高涨,一定程度上帮助部分企业解决了直接融资方面的困境,但与整个新兴产业对于投资需求的渴望度相比,还是显得渠道狭窄和有效供给不足,难以形成高度市场化的投融资渠道。

从金融服务来看,战略性新兴产业融资的金融工具相对单一,服务市场化不足、金融创新相对乏力。虽然一些金融机构针对新兴产业的中小企业推出了应收账款质押贷款、动产质押类信贷和联贷联保等创新金融产品,但由于缺少对新兴产业特征进行充分考量,从而引致对知识产权质押贷款、特种设备质押贷款等相关金融产品开发乏力,进而引发企业因有效抵押品不足而不能及时获得银行贷款。

从政策环境来看,战略性新兴产业的相关金融规章制度不完善,相关金融政策协调性差、难以发挥协同效力。尽管我国相继出台了相关政策法规,但因其存在部分排他性、专有性问题,例如现行《公司法》和《企业破产法》等法律法规还存有与私募股权投资发展不匹配的地方,从而为实现大范围的互联互助以及在异地实施并购重组带来一定障碍。与此同时,由于在新兴产业的部分领域市场化发展程度还有待提升,从而造成政策环境难以培育,资金投入缺乏有效载体,不利于发挥金融助力作用。

金融支持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的路径选择

全面构筑新兴产业的金融政策“合力”。面对新兴产业融资难的问题,尤其是处于探索阶段之时,政府需要加大对中小企业产业创新活动的财政税收、优惠贷款政策、专项补贴等政策支持,积极引导风险投资基金进入新兴产业领域。政府也可以通过增加公共研发投入来为公共性技术开发提供直接支持,或者通过引入市场竞争的方式来推进融资结构优化,从而激发或者调动社会支持新兴产业的积极性;同时加强对金融政策实施的实时监督力度,确保政策取得实效。

积极推进多层次金融体系的建设。为了适应新兴战略产业对我国金融市场体系构建的新需求,应大力发展投资银行、基金管理公司、资产管理公司等有专门支持产业创新发展的政策性银行,形成金融组织间合理分工和错位竞争,满足新兴产业不同发展阶段及主体相匹配的多层次金融机构体系。

健全法律法规、推进股权投资机制创新。为了有效解除当前我国一些法律和规章条款与股权投资市场的发展存在“误配”问题,需要大力推进股权投资机制创新,通过建立健全诸如风险投资等相关法律法规来对私募股权投资的并购、回购、清算及退出活动进行科学合理的界定,尽可能减少交易费用、提高效率,从而进一步保障私募股权投资的合法权益。同时通过推广有限合伙制模式、扩大对创业投资引导基金的试点范围和规模、加快设立全国性的行业自律组织,有效推动风险投资机构对新兴产业领域的投入,并通过构建网络和信息平台、改善区域性市场环境等措施来鼓励风险投资发展。

加快推进新兴产业金融技术和金融产品创新。要紧紧把握好当前信息技术发展的良好发展机遇,一方面不断优化信贷产品,促进产业优化升级。同时通过拓宽各类动产抵押、未来收益权质押、知识产权类质押等信贷产品,来满足不同新兴行业产品的差异化需求。另一方面创新非信贷产品,通过广泛开展诸如中小企业短期融资券、企业集合债权信托基金和私募债券业务等固定收益类产品创新,不断推进新兴产业的高效发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普京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