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不是“竞争者”而是“合作者”

在巴西,读过最近几天报纸的人可能会产生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巴西政府再次扩大了金融活动税(IOF)——一种针对外汇交易税收的课征范围,这一次针对的是巴西企业5年期以内的海外借款。  这一税目以及其他旨在阻止本币雷亚尔对美元升值的举措看似非常复杂。其用意都很简单:即保护巴西工业,因为本币升值会鼓励大量进口商品涌入国内。  或者,用巴西总统迪尔玛·罗塞夫的话来说,美国和欧洲实行的宽松货币政策带来了一场廉价货币的“海啸”,主要受害者是巴西、印度等这样的金砖国家。在巴西政府眼里,这一威胁非常严重,以至于巴西可能正重新回到二战后工业化之前的黑暗年代。  当然,与印度、俄罗斯等其他金砖国家一样,巴西正经历一轮趋于长期化的经济滑坡。工业生产从去年3月的峰值水平下滑近6%。这是否意味着金砖国家的经济增长神话已走到尽头?  合作机制破题  3月29日,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四次峰会于印度德里举行。三年前,正值第一次金砖四国领导人聚首,金砖国家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就已经超过所有工业发达国家。几年来,金砖二字热销,吸引着全球资本的青睐,金砖国家也从四国扩容至五国,几乎成为资本市场一个长盛不衰的概念股。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全球金融格局进行深刻调整,金砖国家从代表新兴市场力量的一个概念性名词转变为引领新兴市场国家合作的实质性机制,不但希望能够在稳定全球经济中发挥重要作用,也希望能够更多地参与国际经济与金融机构的管理,拥有更多的发言权。  然而,实质性的合作机构以及合作机制却迟迟未能破题,领导人只是定期会晤,由此建立的会晤机制也一直延续至今。  此次第四次金砖国家领导人峰会,正酝酿启动一项联合开发银行的计划,这一新的独立金融机构类似世界银行的模式,相关官员透露,此项动议将允许金砖国家为改善基础建设聚集资源。从长期来看,这一新的机构则可能作为在发生全球金融危机时的放贷工具。  设立一家多边银行,这需要较为紧密的金融合作,打破此前松散的组合,尽管相关磋商仍处在初级阶段,但这一实质性的进步意味着,金砖国家领导人峰会正由会晤机制转向合作机制。  就在这一积极信号发出前不久,在今年2月的G20峰会上,金砖国家也发出了类似的声音。  今年4月世界银行的履新,如果是按惯例,另一位美国人毫无疑问将接替佐利克。不过对于世行行长由美国垄断,金砖五国并不同意。  传统上,欧洲和美国各自把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主席和世界银行行长两大国际金融系统重头位置。但是在经济上日益强大的金砖国家认为未来选举应该向所有国家开放。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去年重新选举主席时,金砖国家也提出了同样的要求。而此次世界银行行长去职,新兴经济无疑将把这一职位空缺视为在国际舞台伸展其影响力的重要机会。  就在金砖国家作为一个整体试图争取更大的国际经济话语权的同时,几个成员国也都在各自的优势领域尝试争夺国家定价的话语权。  前不久,中国迈出了争夺铁矿石定价话语权的重要一步。3月29日,中国自主推出的铁矿石现货交易平台开始模拟运行,此平台得到宝钢、五矿等国内钢铁巨头的力挺;俄罗斯也一直在原油和原油出口问题上增强自己的影响力;巴西与印度,在各自的农产品和电子产品定价上,也都在进行各自的尝试。  金砖的风险  如同金砖概念此前被人们寄予的厚望,巴西被称为“世界原料基地”和“咖啡王国”、俄罗斯是“世界加油站”、印度是“世界办公室”、中国是“世界工厂”,加上素有“非洲门户”之称的南非,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金砖国家之间的优势互补使它们继续保持着旺盛的增长动力。不过,那些曾经满怀憧憬的投资者们开始发现,这些国家并非避险天堂,在面对全球风险时,它们并不免疫。  中国和印度已经将2012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分别下调至7.5%和7%。尽管与发达国家相比,这仍然是很高的增长率,但与这两个国家过去多年两位数的增长速度相比,无疑是明显的下滑。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之一是原材料价格的上涨,中国和印度都需要进口大量的原材料。

11月13日至14日,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一次会晤将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亚举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出席会晤。此次会晤,金砖国家将强化各领域务实合作,合力维护多边主义,提升发展中国家话语权,共同打造金砖合作第二个“黄金十年”。

7月15日至16日,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六次会晤在巴西福塔莱萨举行。会前,外界就猜测本次峰会最大亮点将是成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当地时间15日,此事尘埃落定。当日,中国、巴西、俄罗斯、印度和南非在福塔莱萨签署了成立金砖国开发银行的协议,并建立金砖国家应急储备安排。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初始资本为1000亿美元,由5个创始成员平均出资,总部设在中国上海,首任行长将由印度提名。

金砖国家是推动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金砖国家包括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和南非五国,其人口占世界总人口的42.07%,国土面积占世界总面积近26.46%。过去十年,金砖国家国力不断增强。2018年,五国经济总量约占世界经济总量的23.52%,贸易总额占世界贸易总额的16.28%,成为推动全球经济复苏和可持续增长的重要引擎。时至今日,随着金砖国家在经济、金融、贸易、发展等诸多领域的务实合作不断深化,其影响力已经超越五国范畴,成为促进世界经济增长、加强全球宏观经济协调的重要推动力量。

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成立后,将发挥什么作用、产生哪些影响?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执行所长张海冰、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战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王嵎生,日前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对此做出了解读。

近年来,金砖国家经济增速相对放缓,但整体发展势头依旧向好。金砖国家具有劳动力、资源和市场优势,产业结构和发展道路具有多样性和互补性,经济合作基础良好。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金砖国家正积极推进改革,转变发展方式,调整经济结构,稳定金融和财政,推进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鉴于此,金砖国家经济基本面将继续向好,应对挑战题的能力更强,国际社会依旧看好金砖国家经济前景。

聚焦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建设

金砖国家日益成为世界格局中举足轻重的力量。金砖五国均为各自大陆的主要大国,还是联合国、二十国集团等主要国际组织和多边机制的重要成员,并在许多区域性组织中扮演重要角色。近年来,金砖国家积极参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国际经济机构改革进程,就国际金融危机、气候变化等一系列重大全球性问题和地区热点问题保持密切协调与合作,并通过联合国、G20、世界贸易组织等机制,在重大全球性议题上努力扩大发展中国家的发言权和代表性,推动国际秩序朝着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成为完善全球治理、促进国际关系民主化的建设性力量。

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是做什么的?它与世界银行以及其他地区性开发银行有哪些不同?

金砖国家将在巴西峰会上再次发出共同维护多边主义的“金砖声音”。近年来,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抬头,多边主义面临诸多挑战,加剧了世界的不稳定和不确定性。在此背景下,金砖国家作为多个新兴经济体之间的合作机制,其继续深化合作,就是在为多边主义注入动力。金砖国家是典型的多边合作平台,五国合作意愿强烈,显示了多边主义的强大生命力。在此次巴西峰会上,金砖国家将继续高举多边主义旗帜,维护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贸易体制,促进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维护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和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推动构建更加平等、开放、透明、包容的全球治理体系,推动全球化朝着更加普惠、共赢的方向发展,维护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共同利益和发展空间。

张海冰所长解释说,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是由新兴市场国家倡导成立的,主要聚焦于基础设施和可持续发展项目的融资。与世界银行以及其他地区性开发银行相比,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在功能和关注点上有自己的特色。

金砖合作机制向纵深推进,第二个“黄金十年”行将开启。2001年,时任高盛集团首席经济学家的奥尼尔首次提出了“金砖四国”概念;2006年,“金砖四国”外长举行了首次会议。2009年6月,“金砖四国”领导人在俄罗斯举行首次正式会晤,金砖国家间的合作机制正式启动。随着南非于2010年12月正式加入,金砖国家合作机制由“金砖四国”变为“金砖五国”。过去十年,金砖国家合作机制不断完善,合作势头不断上升,影响力空前扩大。2017年,中国举办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会晤,推动金砖合作实现了从传统的经济、政治“双轨并进”向经济、政治、人文“三轮驱动”的转变。同时,厦门峰会还创造性地提出了“金砖+”合作模式,这是金砖机制发展的重要里程碑,在进一步推动全球治理体系改善的同时,全面提升了金砖机制的代表性和影响力。

世界银行的关注面很广,比如妇女权益保护、历史文化保护以及疾病救助等等,都是世界银行的关注点,国际援助和国家开发只是世界银行业务中的一小部分。相比之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是功能性的银行,它更聚焦于基础设施建设和可持续发展项目。在目前的初创阶段是这样,但在以后,金砖发展银行的功能可能会拓展。

展望未来,金砖国家将戮力同心,推动经贸财经、政治安全、人文交流三大领域合作不断走深走实,打造更多契合五国发展需求、符合五国人民利益的合作项目,推动金砖合作不断迈上新台阶,使金砖合作第二个“黄金十年”更加成色十足。我们相信,不断创新的金砖机制将迸发出更加强大的生命力,金砖国家必将为促进世界和平与发展、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出更大贡献。

如果与其他地区性开发银行相比,金砖开发银行的着眼点不局限于某一地区。比如,亚洲开发银行主要聚焦于亚洲地区,类似的非洲、拉美开发银行,也主要聚焦于本地区。但金砖开发银行则不同,它的着眼点不局限于某个地区、某个国家,甚至也不只聚焦于金砖五国,而是关注全球的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

(张茂荣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金砖国家迈向实质性合作的产物

张海冰指出,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成立,基于两个背景。

第一,金砖国家峰会迄今已经召开六届,峰会机制架构已经完成,下一步走向实质性合作势在必行。在这一背景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应运而生,正是金砖国家合作走向深化、迈向实质性的产物。

第二,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催生了二十国集团,开启了现有国际经济治理体系的改革,其中最主要的就是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改革。但这些改革目前都进展得不顺利。张海冰说:“不可否认,世界银行和IMF对世界经济的发展和治理作出了巨大贡献,但这并不代表它们没有缺陷。在世界银行和IMF份额改革受阻的情况下,迫于这样的局面,金砖国家不得不另辟蹊径,增强自己在现有国际经济治理中的话语权。所以说,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成立,也是给世界银行和IMF提一个醒——它们必须与时俱进,必须做出必要的改革,以适应世界经济格局的变化。”

另外,“金砖国家应急储备安排”也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在去年9月5日G20峰会期间举行的金砖国家领导人非正式会晤中,金砖国家已商定,将共同出资1000亿美元设立基金,用以稳定货币市场。其中,中国将出资410亿美元,巴西、印度、俄罗斯将各出资180亿美元,南非将出资50亿美元。

张海冰指出,经过了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的美国次贷危机之后,许多国家认识到,原有的国际货币金融体系有其缺陷。比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援助,存在审查时间长、程序复杂、条件苛刻等问题。因此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亚洲有了“清迈倡议”和亚洲共同外汇储备库;在欧债危机发生之后,欧洲产生了欧洲金融稳定基金。在这种情况下,新兴国家建立自己的保护机制势在必行。

王嵎生主任也生动地说:“从历次金融危机来看,国际热钱的流动对发展中国家的冲击非常厉害。有了这笔应急储备基金,今后发展中国家在遇到金融风险或经济危机的时候,这笔钱就能派上用场了。”

不是“竞争者”而是制度补充

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建立,在引起关注的同时也引起了一些猜疑。一些声音猜测说,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将成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等机构的竞争者。

对此,王嵎生主任表示:“在评论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成立时,许多西方媒体更多地强调‘取代’和‘对抗’,但这是不符合事实的。”
张海冰所长也指出:“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不是现有国际开发银行的竞争者。不仅如此,它们之间还有可能是合作关系。”

“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是一个创新性制度,它弥补了现有国际多边开发银行的不足,主要体现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
张海冰进一步解释说——

所谓“基础设施”,内涵是相当丰富的,不仅包括场馆和建筑物的建设,还包括环境和水污染的治理、社会福利、金融体系,等等。而基础设施建设又是目前发展中国家面临的一个较大的发展瓶颈。比如巴西要承办2016年奥运会,基础设施建设融资缺口较大;印度、南非、俄罗斯等国也不同程度地面临着这样的问题。现实情况是,亚洲开发银行目前已经将百分之五六十的资金投入到基础设施建设之中,但仍然不能满足亚洲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需要,可见在这一领域需求很大。中国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积累了大量的技术和经验,通过在这一领域的合作,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也可以成为发展中国家共享基础设施建设技术和经验的一个机会、一个平台,也可成为帮助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突破发展瓶颈的一个关键助力。

可见,无论是从成立初衷看,还是从操作方式、着眼点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都不打算扮演“竞争者”角色,而是现有国际经济治理体系的一个创新性补充。

值得一提的是,现有的世界多边开发银行和地区性开发银行,在投票权上都不是平均的。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实行的是平均投票权,这种制度创新倡导的,也是一种平等的合作理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普京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