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普京姚景源:经济下行 三驾马车积累矛盾爆发

去年年底,中央经济会议在讲到经济的时候有这么一段话,后来媒体上没有公布,这三句话是:第一,长期问题与短期问题交织;第二,国际和国内问题相互影响;第三,体制问题和周期问题相互作用。我觉得这三句话概括得很清楚。  中国经济难点和热点目前的突出表现就是经济在持续下行,整个经济增长速度已经连续7个季度往下掉。如果抽象的数据不太好把握中国经济下行的状态的话,我们可以看煤电油运的数据,这些数据出现宽松、过剩的迹象,就说明中国经济确实在下行。  去年12月份的时候,中国一天的用电量是130亿千瓦时,到了今年一二月份,降到120千瓦时,一天就少用了10亿千瓦时;发电负增长我们再往下看就是煤炭的消费低迷,现在煤炭行业竞争非常惨烈,煤炭的库存量的增长表明了这个行业的情况。过去四年中国煤炭库存总量增长2000万吨,但是今年的第二季度,一个季度我们就增加了3700万吨,即今年一个季度煤炭的库存就超过了过去四年煤炭库存的总量。现在煤炭库存是一个天量数据,电厂库存9000多万吨,港口码头还有4000万吨,这说明经济在下行。还有一个要看运输,因为全社会的经济基础之一是物流,经济越活跃物流量越大。物流当中比较好把握的是铁路运输,今年8月份全国一个月运输总量是304亿吨,去年8月份是327亿吨,也是负增长,应当讲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现在大家都可以感触到中国经济下行的压力。  造成中国经济下行的因素是多方面的,但我觉得我们对此次世界金融危机的长期性认识不足。当前很多人讨论中国的出口问题,其实出口受阻导致整个国民经济下行就其深层次来讲还是自己的问题。1997年,在亚洲金融危机的时候其实我们就总结了一条经验,即中国经济增长的根本点不可能、也不应该放到外部需求上去。所以中国经济要想健康地发展就是要减少对出口的依赖。现在我们在扩大内需,减少对外部需求的依赖上确实有了不小的进步,但还是缺乏实质性的、更大的进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主张还是应当回到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减少对出口的依赖,坚持扩大内需的基本方针上去。  此文为姚景源在本次论坛上的主题发言节选,未经审阅,本报记者陈伟整理

澳门新普京 1
  4月10日,第三届全球基金峰会在上海举行,峰会主题为“世界经济深刻变革与中国财富管理新机遇”。以上为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姚景源。

消息
8月31日~9月2日,2012中国汽车产业发展国际论坛在天津召开。本次论坛的年度主题为“经济转型与汽车产业变革”。在“经济转型与汽车产业变革”的年度主题下,来自政府、行业以及企业的高层领导以多元化的会议模式展开深入的讨论。

  新浪财经讯
4月10日,第三届全球基金峰会在上海举行,本届峰会主题为“世界经济深刻变革与中国财富管理新机遇”,新浪财经全程图文直播本次论坛。以下为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姚景源演讲实录。

以下部分是采访实录:

  姚景源:关文同志让我给大家谈一谈中国宏观经济,应当讲中国宏观经济现在真的是处在十分复杂这样一种状态。我先从问题讲起,如果说把中国经济现在面对的问题做一个归纳的话,大概有这样几方面。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姚景源纵论中国宏观经济,解读经济增长下行趋势。“立体把握中国经济下行,就要看”煤电油运”,果说煤电油运要是紧张,说明经济在往上走;煤电油运要是宽松,说明经济在平缓或者下行”。姚景源总结说。

  第一,经济下行压力与产能过剩矛盾有所加剧。

以下是姚景源的分析:

  第二,企业各项生产经营成本上升与创新能力不足并存。

“煤电油运”预示中国经济下行

  第三,城乡之间、区域之间发展不平衡。

通过用电量,来看中国经济下行。去年12月,全国一天的发电量是130亿千瓦时,到今年1、2月份就降到120亿千瓦时。中国发电有一个特点,就是82%是火力发电,要靠煤,火力发电。火力发电,今年6月份,一天是98亿千瓦时;去年6月日发电量是164亿千瓦时,大家注意,去年6月164亿千瓦时,今年6月98亿千瓦时,日发电量,这个说明经济在下行,在往下掉。

  第四,金融领域存在潜在风险。

那么从火力发电就可以推导煤炭,大家知道中国这么多年搞煤炭行业发了大财,暴发户一样,煤炭的价格逐年上升,但是现在煤炭这个行业惨烈,到什么程度呢?我先讲库存数据。

  第五,经济增长受到资源与环境约束日益加剧。

从2008年开始,2008、2009、2010、2011这四年,全国煤炭的库存总量,四年期间才增加2000万吨,但是今年二季度一个季度,就增加3700万吨,就是说平均二季度一个季度,煤炭库存量超过了过去四年我们煤炭的库存量。现在全国煤炭库存是一个天价数据,这个数据到什么程度呢?现在是生产厂矿库存,我讲的是到7月份的数据,13100万吨,这是市面情况。然后电厂库存是9000万吨,现在港口、码头还有4000万吨,有这么大的库存量。

  中国经济从去年一季度到去年三季度连续下行,如果各位单单从统计数据上把握中国经济的下行觉得还缺少立体感。我说过,你要想把握中国宏观经济基本状况,而且有立体感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看煤电油运,如果发现煤电油运全社会紧张是经济向上,如果反之则是下行。

上个月7月15日,5500大卡的标煤,一吨的价格是635元,7月份的价格比6月份掉50块钱,比5月份掉价130,比去年6月掉200。

  我先说电,我经常跟一些企业家讲,你们到各地区当地的领导肯定要给你介绍他的大好形势,你听他介绍完之后,一定要了解一下用电量状况,如果用电量下行,它的经济增长不可能是上行。

所以,煤的状况说明整个经济在下行,因为我们国家有个特点,煤的生产地和消费地不一致。大家都知道中国的煤炭主要是在山西、陕西、内蒙,但是我们电厂却是在中部,或者是在南方,中国从地理上看,南方基本上是无煤。

  我现在给各位来谈全国用电量,今年1-2月份,全国平均一天用电量是129亿千瓦时,去年12月是140亿千瓦时,从去年12月到今年1、2月份,日用电量一天少了11亿千瓦时。电和经济增长之间它有一个关联系数,这个算起来很难,但是2011年这个数给我们每一个人把握用电量和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创造了一个机遇,什么机遇呢?2011年全国国内生产总值47万亿人民币,全社会用电总量4.7万亿千瓦时,你把这两个数往一块叠,立刻就会得到一个最简单的数,就是1度电带来10块钱GDP。但是我是主张大家还是记住它,它还是有用,我记得短时间不会有太大变化。那么1度电可以带来10块钱GDP,我们从12月份到1、2月份,一天就少了11亿度电,这个就好把握了。

所以这种状况下,煤炭也是取决于运输。我们现在铁路装车,就全国来说,货运装车车皮一年大概是10万个车皮左右,所以过去是一车难求,但是现在呢,我开了一个玩笑,我说把这个铁路调度了,没人请他们喝酒了,这就说明整个经济在往下走,经济下行。

  第二看煤,要看它的库存量。过去2008-2011年,中国煤炭库存总量是2400万吨,在去年二季度(3个月时间),煤炭库存量就增加3700万吨,就是说去年一个季度煤炭库存增加量,超过了以往四年煤炭库存增加总量,这说明整个经济需求疲弱。

掉得最厉害的是水泥,水泥去年12月份,一天日产水泥是565万吨,但是到今年1、2月份就掉到了360万吨,一天产量跌了40%。这一段水泥的产量在回升,但是价格大幅度往下掉。

  第三是看运输。大家都知道,一定的经济增长要有相应的物流量,你把我经济本身太复杂,难度又很大,那怎么办呢?你可以通过物流量来判断经济的状况。2008年,2009年在世界金融危机的时候,我当时带了一个调研组到山东调研世界金融危机对我们的影响,当时我的方法很简单,我就到山东主要高速公路的收费站口资料调出来,来算高速公路上卡车通行的数量,轿车不管,那么你会很清晰的看到2008年上半年在山东高速公路上还有很多卡车,到了下半年卡车数量急剧下降,到了2008年12月份和2009年1、2月份卡车数量微乎其微,3月份有一个上升,那么可以看到我们战胜金融危机的有了明显的成效。

钢铁也是这样,钢铁掉得更厉害,现在所有的钢铁企业是全面亏损,原来讲只有包钢不亏损,我上个月去了一趟包钢回来,说包钢不亏损有什么招法呢?最后经过了解过才知道,它不亏损的不是钢铁,钢铁亏得厉害,他用的锡,所以钢铁企业全面亏损。

  物流量,我们讲铁路运输。刚刚过去的2月份,全国货运总量310亿吨,去年2月313亿吨,这里面可以读出下行压力仍然不小。

就全国来说,我们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利润状况大家知道的,我们也现在是负数,-2.7%,去年7月份是正的28.3%。那就是从去年7月到今年7月,我们规模以上的工业企业利润下滑36个百分点。

  大家知道中国的出口由于整个世界经济还是处在复苏缓慢、需求不振、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状况,所以我们出口受阻。去年四月中国出口增长4.9%,而前年四月是24.9%,一年时间出口调下来20个百分点。去年全年进出口贸易我们确定目标是增长10%,实际上我们仅仅实现了6.2%,而中国出口依存度又是在四分之一左右,出口受阻必然会导致经济下行。当然对于出口受阻导致经济下行我讲过,我说我们不要停止到此,我们要做更进一步分析,就是如果你把这次出口受阻再做一个分析会发现什么状况呢?就是我们出口虽然受阻但高科技出口还是可以,去年高科技产品出口同比增长9.8%,而传统产品受阻的比较厉害。

从上述来看,我们可以深深地感知到整个经济下行的压力。

  过去这些传统产品是中国出口强劲有力,现在为什么传统出口受阻如此之大呢?从根本上来讲就是我们的增长方式问题,过去我们靠的是什么呢?靠的是低要素成本,特别是低劳动力成本,然后就形成低价格商品,然后利用这个低价格商品打天下。

出口萎缩是经济下行一大原因

  记得20年前我到浙江,浙江企业家问我有没有更简单的办法赚钱?我说有,非常简单,你买张飞机票背上照相机,到发达国家商场看一看,回过头来就在我们这儿生产东西然后向那出口保证赚钱,但这是20年前。

现在就整个世界经济来讲,应当说还是一个复苏缓慢,需求不振,贸易保护主义抬头,整个世界经济还是处在这样一种衰退中。

  现在不行了,为什么现在不行了?因为现在中国经济发展正处在什么阶段呢?就是各项要素成本都在上升这样一个阶段。大家看中国经济,现在土地价格在上涨,原材料价格在上涨,动力能源价格在上涨,环境保护成本在上涨,劳动力价格上涨的幅度就更快。这些个要素成本特别是劳动力成本上涨,使过去依赖低要素制造低价格商品打世界,这条路到现在为止。旧的出口增长方式已经到了穷途末路,所以我的观点是一定要把现在经济下行的压力把它转化为结构调整和增长方式转变的动力,这样我们才能够解决问题。

上个月总理主持一个座谈会,叫我做一个发言,我说我们对世界金融危机到来的时候,对中国经济产生影响的时候,我觉得我们当时的认识应当说是准确的,所以我们当时提出了“出手要快,出手要重”这样一个应对措施。

  大家知道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其实早在亚洲金融危机的时候,就总结了一条非常重要的经验。中国经济增长的根本点不可能,也不应该放到外部需求上去,我们应当减少对出口的依赖,要把扩大内需作为基本方针。那么要扩大内需,我们就要转变增长方式,就要调整结构。应当讲从1997年到现在十几年,我们在扩大内需、转变增长方式和调整结构上面确实有不少进步,但是我们应当承认,我们在扩大内需、在转变增长方式和调整结构上没有根本性成就,所以直到现在我们还是老问题,这是出口受阻导致经济下行。

但是我们问题是什么呢?我觉得我们的问题就是对世界金融危机的长期性我们认识不足,对它长期性缺少认识,虽然我们这几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每年的会议都讲中国经济的外部环境充满不确定性,要求我们大家都要有一种忧患意识,但实际上我们更多的同志头脑当中更多的还是盲目乐观,还是乐观。比如说大家知道欧债危机,欧债危机去年有一场争论在国内,争论要不要帮助它解决困难?我们当时有一些人不主张帮的,我是主张要帮的。

  那么我们要减少对出口依赖,我们要把扩大内需作为基本方针,什么是内需呢?投资+消费=内需。那么我们在扩大内需问题上又是什么问题呢?就是我们过去长时间依赖投资拉动经济,过去三十多年来,在三驾马车当中,投资发挥作用最大。投资增长率历史上最高1993年,增幅达到61%。

我当时讲,我说我小的时候受的教育是帝国主义一天天烂下去,我们是一天天好起来。我说现在不是这么回事,现在大家要与时俱进,现在是经济全球化,在全球化下,我们中国经济已经高度融入到世界经济当中去了。所以现在不是他们烂下去我们就能好起来,他们要真烂下去,我们这儿不但好不起来,我们还得受牵连。

  那么一个国家要长时间的更多依赖投资拉动经济,必然会形成三个问题。大家知道投资有两重性,投资在投入的时候产生需求,它需要钢铁、水泥、机器设备、人工来拉动经济,所以投资创造需求,拉动经济增长。但是投资总有完成的一天,一旦这个项目完成了,就由它建设时期创造需求的单位就转化为创造供给,提供产品的单位,那么这两重性就告诉我们什么呢?就是这个国家如果长时间投资拉动经济,同时会形成大量的生产能力,大量的生产能力形成之后,你消费没上来,于是产能过剩就摆在我们面前,中国现在面临的就是这个问题。

我说欧洲和中国经济关系有三个第一,一是欧洲是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二是欧洲是中国第一大的商业出口地;三是欧洲是我们从国际上引进先进技术的第一大来源地。所以欧洲和中国经济关系有三个第一,它现在出这么大的问题,我们不可能不受影响。

  我们现在电解铝生产能力2500万吨,去年生产2000万吨,全行业93%是在亏损现在在建的还有2000多万吨。包括我们所说的一些新兴产业,比如说风能发电设备,现在产能闲置40%,光伏行业全面亏损。

还有一个,经济上有一个概念叫做出口依存度,就讲你这个国家整个国民经济和区域经济对出口的依赖程度,就是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出口额比上GDP。

  第二,长期依赖投资拉动经济,大家知道投资依赖信贷,信贷要靠货币。我们从1949年到2011年正好是建国62年,62年我们一共发了55万亿人民币贷款,其中2008-2011干了28万亿,占了一半。显然这种状况使我们金融领域存在潜在风险。

如果要这么算的话,去年全国出口总量18986亿美元,把它乘以6元3就换算成人民币了,然后再把这个数除以去年国家生产总值是47万亿人民币,等于0.25略高一些。

  第三,国民收入分解为两大块,一块是投资,一块是消费。投资率不断提高,必然挤压消费力下降。投资率曲线逐年上升就把经济增长拉起来了,大家消费率曲线下降,所以我们经济虽然增长了,但是民众还不满意,还不能够享受到和经济增长同比例的福祉,所以我们这个社会还不和谐,还不稳定,显然这是一个大问题。

0.25是什么概念呢?大家知道,0.25是1/4,说明中国这么庞大的国民经济,有1/4现在跟出口紧密相关,所以现在出口受损。

  消费我们现在遇到什么问题呢?要想让消费成为拉动经济增长最重要的力量,首先要让消费者有钱。十八大提出两个“同步”,城乡居民收入增长要和国民经济增长同步,劳动力报酬提高和劳动力工资提高同步。

来看出口数据。今年4月份的时候,中国出口增长是4.9%,去年4月份是25.9%。就是一年期间,中国出口的增长率从25.9%掉到4.9%。今年到了7月份可能大家更焦急了,因为7月份的数据就更难看,7月份中国出口仅仅增长1%。所以出口数真是导致中国经济的一个大问题。

  我们过去长时间政府的财政收入同比增长幅度都在20%左右,企业利润甚至比这还要高一点,而我们城乡居民收入是一位数,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城乡居民收入的增幅就影响了我们整个消费成为经济增长重要拉动力的重要原因。所以为什么十八大提出到2020年城乡居民收入翻一番,所以它的意义是十分重要的。

中国的经济主要是外部因素导致的,我们是被动的。但是我是主张还要进一步往下分析,就是说为什么出口受阻?我们这个经济增长就出现下行?原因还基于中国的增长方式,还在于中国的增长方式和经济结构。

  消费者有了钱,老百姓有了钱,他未必敢花钱,有钱和敢花钱是两个概念。一个人敢不敢花钱取决于他对未来支出的预期,如果他感到支出压力很大,也不敢花钱。现在我们社会保障不健全,高房价,看病贵等等一系列的。这种状况就使得大家感觉保障不健全,怎么办?于是他就把钱存到银行,或者把它形成一种叫做自我保障。我一直强调现在银行储蓄存款,大家一定不要单单把它看作是财富型存款,这里相当数量是保障性存款。

经济增长方式仍是病根

  第三,还要让大家放心花钱。现在市场上假冒伪劣横行,有毒有害,大家消费也不放心。3.15那天我是批评了政府监管官员,官员说中国的食品99%是好的,这叫什么论调。食品怎么会是99%,食品一定是100%。这样一分析,三驾马车都遇到了新情况、新问题,那么怎么办呢?我们还是要用改革的办法解决问题。

大家知道从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的时候,我们当时就认识到了这样一个道理,就是说中国这么大的国民经济体,中国经过增长的根本点不可能也不应该放到外部需求上,我们过多是依赖外部需求的增长来支撑我们这个增长。

  我常听人说,我们转变增长方式,调整结构,讲了这么多年,为什么没有实质性的进步?我觉得问题的核心就在于我们没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也就是说,我是主张我们一定要相信市场,要相信市场的力量,回过头来要重温小平同志三十多年前就批评我们的,就是我们政府管了很多管不好,管不了,不该管的事。所以我们要把这些交给市场,让市场成为推动结构调整和增长方式转变的一个根本力量,这样才能够解决中国经济深层次的问题。

我们还是要扩大内需,大家注意,扩大内需这个基本方针是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就提出来的。我们现在讲十六大到十八大这十年,我们天天在这儿总结这十年,十六大核心问题就是提出科学发展观,而科学发展观的核心内容之一,就是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调整经济结构,增长方式的转变,减少对于出口的依赖,这方面,我们这十来年,经过了亚洲金融危机,我们有进步,有成绩。但是缺少实质性的进步。

  我曾经讲,我在年轻的时候,下乡当知青,我在东北伐木,伐木需要把人抬到山底下,但是木材刚抬木头非常重,我们伐木有一个规则,就是十个人抬不动,下两个人,用八个人来抬,八个人抬不动,用六个人来抬,这是用减法。我觉得我们政府工作就应当学习研究东北抬木头的规矩,如果做不好我就减人减机构,放权他不就好了吗?最后东北的山区木头都是做减法抬下来的。

所以直到今天,我们还是受困于此,所以我觉得把出口受阻,外部需求减弱和世界经济的这种衰退危机,把它作为中国经济导致我们经济下行原因的时候,我们一定要更深层次地来看到什么呢?就是它从本质上,从根本上,从深层次上还是我们的增长方式。

  从现在的这种状况来看,我们确实应当在处理好政府和市场关系上下大的气力,一定要把政府管不好、不该管,管不了的事交给市场,交给企业。我想最起码要取消投资审批啊,一个企业该投什么?不该投什么?什么时候投?难道第一线的企业家还不如坐在办公室的那几个人吗?所以我跟投资司的人很熟,跟发改委的人说,这不是笑话吗?都拿到你这儿审批,你们都懂吗?这不就相当于学生给老师批卷吗?

还有一个就是经济结构。
这回大家注意经济下行的压力有个特点,就是像广东、江苏、浙江下行压力大,再往西面去就相对好一些,这是说对出口的依赖。

  我们要相信市场的力量,敬重市场,这样才能逐步解决问题。当然中国经济现在还面临着诸多的机遇,我们还有诸多的有利条件,这些机遇,这些有利条件,大家在报纸上都看得到,今天因为时间关系我就不说了,谢谢各位!

在出口当中还有一个问题就是高科技上相对出口还可以,我们今年1-7月份整个高科技产品出口还可以,什么东西掉得最厉害呢?掉得最厉害的就是传统产品,箱包,纺织服装,传统产品,现在掉得厉害。什么原因呢?也是我们的一个结构问题,就是说我们过去依赖低劳动力成本打天下,用低劳动力成本、低价格打天下,我们缺少创新。

 

所以现在看,靠低价格、低劳动力成本打天下这条路也走不下去了。我们现在企业最大的问题,往往都说融资难、贷款难,其实现在还有一个就是劳动力成本上升,这是一个大事,我们整个工资成本大幅度上升。上个礼拜我在外面吃饭,有个老板找我聊天,我说劳动成本上升多少?他们现在后厨洗菜的老大妈一个月2200。那么成本上升,外部又需求不振,再加上我们汇率升值,所以这就是出口带来的内外夹击,我觉得真的是不容易。

 

如果说再把眼界放宽一点,现在世界上一些个新兴市场、新兴国家,比如说跟我们临近的,像越南、柬埔寨、印度尼西亚、印度这些国家劳动力成本就低得多,而且他们也在走我们过去30年来走过的路,也在靠低劳动力成本等等打天下,又对我们形成强大的竞争。

上半年我去了一趟柬埔寨,我一看到劳动力成本真的是低得很,柬埔寨的劳动力成本千八百块钱,很低。这就是我们说传统的结构,我们的产品结构、产业结构都面临着新的挑战,所以这是第一个原因,出口导致整个经济下行。

三驾马车长期积累矛盾爆发

大家知道用支出法来分析国民经济,就是分析三大需求,投资、消费、出口三大需求。

这三大需求在宏观经济上也叫拉动经济增长的三架马车,如果说三架马车强劲有力,经济增长就没有问题。那我们现在可以讲,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三架马车,投资、消费、出口现在全都遇到了新情况和新问题。

刚才说了出口,出口这架马车显然是乏力,这个难度真的是很大,所以应当说今年我们整个经济增长,出口这辆马车指望不上了,还剩两辆马车,一个投资,一个消费。

过去主要是靠投资,历史上投资增长率最高的一年是1993年,增长出口是61%,现在我们是20%出点头,现在的投资增长率应该说投资水平来讲是2002年以来的低点,就是整个投资水平低,但是这还不是主要的,我是说你要研究、判断经济走势,投资要再往下看,当中有一栏叫新开增项目,现在新开增的项目,下一阶段它就叫在建项,它成为在建项目的时候,它对经济增长就有了拉动力。我们国家投资从新开增到在建,这个时间差,经验数据是半年,就是说你现在投资当中新开增项目的增长还是减少,就决定了半年以后投资对于经济增长拉动力是大还是小,所以你看投资当中新开增项目数量的变化,你就能够推导出半年以后投资对经济增长的拉动率,你要是明白了这个分析方法的话,对现在个经济下行,你就最能做出判断了,因为中国投资当中,新开增项目,我们是在前年,第四季度的时候,就是负增长,前年四季度是负增长,所以前年四季度投资出现负增长就预测了半年以后,投资的整个经济增长拉动力就减弱了。

所以我们一些企业家就说,你要盯住这个投资当中新开增的项目,就看它,你看投资当中新开增项目的数量变化,就跟我们看人是一个道理。

人口普查之后,中国人口普查数据最值得关注的,这次人口普查,就是两个数,一老一小。

中国这十年80岁以上数量老人翻一番,是全世界唯一的老年人口过亿的国家,这是好事,说明经济发展了,国民健康都好,但是问题出来了,就是这个养老问题,这是大事,养老不外乎三个途径,一个是自己养自己,但是现在难度很大,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现在全国养老金水平太低了,全国养老金才一千多块,还没做到全覆盖,农业还没有。第二,子女养,我们现在这个独生子女政策,你这个东西来讲,不是说年轻人不好,两个小青年他要养四个老人,或者八个老人,他自己面对高房价、高物价都自顾不暇,哪还能养八个老人呢?第三个,社会养,我们政府也养不起,发达国家到我们这个老年化程度,人均GDP3万美元,几万美元,我们现在5千刚出头,所以我们是未富先老,这是一个大问题。

还有一个就是小,这个小也是拉动力。现在是14岁以下孩子的数量占总人口16.6%,16.6%什么概念呢?比十年前下降了6.29个百分点,你别小看它,一个百分点上千万,我是说你们这十年好几千万孩子没了。我是说你看这个孩子数量减少,孩子是祖国的花朵,这个花朵的数量减少,没朵了不就是大问题了吗?其实孩子数量减少和新开增项目出现负增长是一个道理,投资还分三块,投资分三块,一块叫基础设施投资,一块叫工业投资,还有一块叫房地产投资,三大块,投资就是这三块,基础设施投资,工业投资和房地产。我们基础设施投资这一块,大家过去知道,我们08年、09年四万多亿就是干这个,这一块当时增长率都是35%的增长。

但是现在,到今年一季度的时候,中国投资当中基础设施投资增长是多少呢?是-2.1%,就是投资当中基础设施投资这个增幅降到负数,过去30年没有过,这不是大问题吗?……工人都遣散了,你说多大的损失,我们铁路都知道,今年上半年全国铁路都知道,-40%,多大的问题?你现在常务会议说高铁还要干,铁路,什么能源,什么省吃俭用再搞一批,振兴大家的信心,你这个东西再干是困难的,我觉得就是我们基础设施投资是这样,大部分往下掉,而且我们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设施还需要加强。

“干好事的不如干坏事的”

汽车多了,又限购又摇号,又加费,你得修路啊。东京、纽约这样的大城市,人家这个城市面积,道路面积占城市面积30%。我就说一个汽车给我们社会带来多大的效益啊,整个,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就是你在汽车上收了多少钱啊,你说这些钱你都干吗去,都变成了我们干部吃喝的这些东西。所以我是讲我们这是一个问题,基础设施的问题,这是第一。

第二,就是工业投资,工业投资为什么不如人意呢?我觉得大问题就是说我们工业投资当中,我们这些年我们出过毛病,什么毛病呢?这些年我们全社会都不愿意干实体经济了,干实体经济不受敬重了,都盖虚拟经济去了。我认识一些企业家,前两天见面了,不干企业,干基金了,就大家都不愿意干了。

我有一次讲,我说我上小学的时候,全班同学写作文,可以说基本上100%的人长大以后都当工程师,现在哪有人当什么师的,现在都当房产开发商,当银行家,要不然当官,现在都是这样,全都不愿意干实体经济,我觉得这是一个大问题,现在到处都传一夜暴富的消息。一个企业,不是说要说怎么样提高创新能力,通过技术进步来增强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得到发展,一个人不愿意通过踏踏实实勤劳的劳动来改变自己的境遇。所以这次五一劳动节我说中国最大的问题是劳动人民不爱劳动了,这不是一个大事吗?大家都幻想去买彩票,买彩票一夜暴富,就是这个问题导致我们实体经济下降,创新动力不强。

我也说,我说我们中国现在干好事的,创新的动力,创新的能力都不如干坏事的,现在干坏事的都高科技,你看干坏事的弄个什么三聚氰氨、瘦肉精,我说你说我们天天讲循环经济,天天讲循环经济,中国现在真做到循环的就是地沟油,从餐桌出去了又回到餐桌上来了,循环经济,我们都没做到。

所以这一块,现在我们大家知道,这回我们说要高举实体经济这面大旗,特别是这次十八大又讲了实体经济,但是我觉得我们这个社会浮躁得很、投机的风气太浓了,这样的话,鼓励我们营造一个良好的实体经济的这样一个风气,这是一个大问题。那么体现出来就是导致我们工业投资的下降,然后整个经济下降。

“谁当省长谁拉汽车”

第三就是房地产,房地产这一块我觉得可以把它在消费这一类,消费是什么概念呢?我觉得就是说我们消费当中最重要的概念就是消费结构升级。中国的消费结构升级,最大的特点,我们是在2000年开始,就是2000年之前中国消费的钱更多是放在吃和穿,然后以2000年为转折点,中国人的消费更多的是放在住和行,就是2000年开始,中国的消费走上了由衣食向住行升级,这样一个消费结构升级。

那么由衣食向住行这个消费结构升级,就决定了我们国家两大产业辉煌业绩,一个是汽车,一个是房地产。我也说过,我说中国经济走上来,由衣食向住行升级,到了这个历史阶段,谁上汽车谁发展,谁搞房地产谁发财,这个就跟1978年刑满释放出来的人一样。其实我们中国经济走到了现在,我们正进到了一个由衣食向住行消费结构升级这样一个历史时期,这个历史时期就决定了我们汽车和房地产的发展。

而汽车呢,又是一个很重要的在哪里呢,专家在这儿,我只是简单说一点宏观的东西,它是产业链条拉动相关行业的,对整个经济增长发展,这个大家都知道,一个汽车能够拉动相关150多个行业,第一,抓住汽车就可以拉动钢铁工业,拉动电子工业,拉动化学工业,汽车的轮胎拉动橡胶工业,是吧?

所以正因为中国汽车有这么大的经济增长拉动力,那我们国家有个特点,谁当省长谁拉汽车,这一点确实,我们这个汽车我觉得和我们政府的关系确实不一般,我们整个政府政策对汽车来讲,还是有一定的强有力的扶持,当然它有它的问题,我后面再说,这是两方面,做好事也是它,干坏事也是它。

汽车现在是谁当省长谁拉汽车,咱们全国现在是31个省市自治区,除了西藏没有汽车工业,其它全有。所以到去年我们是1800万辆,1800万辆这个数据的话,我认为1978年的时候我们才15万辆,十年前加上世贸的时候才年产200万辆,200万辆,那时候咱们加入世贸组织,其实咱们最担心的就是汽车工业受影响,但是我们现在看,整个中国汽车有这样一个发展,我是讲过,我说对于中国汽车神化般的发展,应当讲我们全社会没做好准备,就全社会对中国汽车工业这样一个神化般的发展它没做好准备,没做好准备,结果呢,它不是研究怎么样去做好准备,结果他就出别的招,当然问题就出来了。

比如说我们现在的北京,不叫首都叫首堵,这个在过去是不可能的。第二个问题污染,这些问题摆出来了,我觉得这些问题我们应当要用发展的办法来解决发展当中的问题。汽车工业发展这么快没做好准备,什么意思?就是咱家这孩子,你看咱们给他吃得好,又培养他,一下长太快了,整个长这么高咋办哪,你又不能不让他长,你得研究怎么用发展的办法来解决发展的问题。

我们现在采取什么办法?摇号,一摇号,上海就是拿个牌照,广州又拍卖,又摇号,广州这不毛病吗?一方面说我汽车工业我要干到400万,要干400万,这边说干400万,那边又摇号,又什么限购,我说你这不等于矛盾吗,你这边鼓励使劲吃,那边还不让上厕所……当个干部也不容易啊。

但是我就说这种思维方式,我们需要有一些人我们出来敢讲这些东西。那么显然这个汽车工业你受影响,咱们专家都在这儿,我们前年的数据,日产汽车六万三千台,到今年日产汽车五万两千台,一年掉一万千台,然后……别的不说,咱就说北京,北京去年…整个GDP增长率掉一个百分点,8%,北京,所以这个不是小事啊,不是小事,当然这是北京,你要放在一个相对落后的地方,你这个经济增长率掉一个百分点,那你能睡得着觉吗?

中国汽车有今天这个成就,这应当说是一个伟大的,了不起的一个辉煌成就,是共产党改革开放的结果,这么好的一个成绩我们怎么能不让它继续发扬光大呢?继续走向辉煌呢?

就像咱们讲汽车,你开得快好办,在里面调控调控,你别在前面的道上挖坑啊,车不好开啊不是。对于中国汽车工业来讲,我觉得现在真的是到了一个新的重要历史时期,这个时期需要我们全方位地来推动我们汽车工业,而在这个时期,伴随着整个国民经济的转型,我们汽车工业也能有一个更新、更好的发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普京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