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首轮中央巡视全部反馈 “问题清单”凸显反腐新指向

郝成  上访农民杨翠莲认为中央巡视组走后,地方应付了一阵,便不再重视她所反映的问题,她好奇巡视究竟留下了什么。  公众好奇被反馈存在裸官、小官巨贪问题的地方,这次要怎么整改,因为这些问题此前即已被一再曝光;学者关注着如何杀回马枪,杜绝灯下黑,思考着巡视之外,反腐还应有哪些更长效的思考……  巡视这柄利剑在反腐层面作出的显著成效,让公众期待,同时巡视背后的制度建设,也引起人们的关注与讨论。  查出问题后  查看多个省份的整改情况,多数以数字为汇报主要内容,即查处了多少例此类问题人员。但在如何形成防止此类问题再次出现的长效机制思考上,依然是表决心多,提具体举措少。  不过对群众而言,在一个个“大老虎”倒下的新闻中,巡视的个案效果已经成为一种激励和正能量,人们对中央巡视工作带来的反腐变化由衷赞赏。但也有专家担心这种情境下,人们的期待更多指向个案查处,却未关心背后制度、机制上应出现的变化。  “治标,是当前反腐形势下不得不所为,但同时也要推进治本之举。你不可能让群众总期待着打更大的老虎,而应该让群众看到你在从机制和制度上减少产生老虎的改进。”一位要求匿名的反腐专家称。  他举例称,目前提到的小官巨贪及裸官问题,实则早已有诸多报道,且被认为广泛存在,那么这类问题就不再是简单个案,而应该从根本上寻求解决之道。小官巨贪,比如城中村村官,那可能就不只是过去的村级财务由上级挂账管理,或者干脆将村官的护照统一管理这么简单,而应该是一个系统的,多方面的制度预防。  巡视利剑离开之后,何以让反腐力度不减,中共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教授张希贤认为主要应在三个方面用力,一是中央的反腐态度要始终坚决,通过对一经发现的问题严厉查处,进而不断将这种决心传达给社会;第二要把双重的责任追究制度落实到位,一些被巡查发现问题的地方,党委、纪委整改成果要认真核查,整改不力或没有整改要进行责任追究;第三,则要从法制层面上,做强反腐制度建设,从而为反腐工作打下长效基础,亦进一步巩固已有的反腐成绩。  巡视后的反腐  而舆论则担心一些被反馈的问题,由于再次交由被巡视单位处理,是否会陷入过去自查自纠的状态中,而最终不了了之。  不过,王岐山近日强调,会对被巡视对象杀“回马枪”,这一表态,强调继续加强巡视工作不放松的同时,也预示下一步的巡视工作,可能将更有针对性,比如杀回马枪是否会以专项巡视的方式进行——专项巡视被认为是今年以来巡视工作的又一创新,但目前似乎还难以对其特点进行总结,但可以肯定其指向显然要比常规巡查更为明确。  “在普遍巡视的基础上,有针对性地对特定单位和领域特殊‘关注’,从而将让对某一类问题的震慑作用持续生效,并以此督促、监督被巡视单位重点整改某些问题。”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政治系主任燕继荣教授认为,在持续高压反腐态势下,专项巡视的运用在情理之中。  这或许也将成为地方自行整改重要的压力所在——比如杨翠莲反映的那两个问题,目前理论上应由内蒙古有关部门整改并接受监督。  但像这种明显反映党群关系的问题,该如何改进?又何以评断其改进效果?这似乎需要巡视组向群众求证,纵使如此,这一问题也很难被量化衡量。  而燕继荣教授则认为这类问题,应从更大层面寻找解答,即将目前的治理腐败不再局限为执政党的组织建设,而应该上升为国家政权建设。这则意味着纪委、巡视之外,更多反腐力量在制度引导下的介入,从而在多头作用,相互协调之下,形成统一、独立、专业化的反腐体系,而这一体系能够发挥效用的前提和环境,则在于拥有一个基于法制下的现代的官、民制约关系。  “从较为长远的时段看,政府的清廉指数与民众对官员的有效制约成正比。所以,民众的制约实则是官员最好的防腐剂。任何国度、任何体制,失去‘民’的制约,权力的腐败将不可避免;不建立、不启用民众制约的制度和机制,要实现反腐防腐的任务,其努力和尝试都会显得笨拙费力而又难以持久奏效。”
燕继荣在早年的论文中,即已指出,应尽快启动一系列公众呼吁较高的反腐制度建设。  现阶段,当前中央巡视组的外延功能正在显现,目前,多地已派出省级巡视组,且工作方式多参照中央巡视组进行,以四川省巡视组为例,其官网中巡视组内容几乎完全照搬了中央巡视组相关内容。  记者也注意到内蒙古巡视组亦在2013年对多地展开巡视,但相比于中央巡视组,其在巡视展开一年后才进行巡视反馈。

  今年5月开始的新一轮中央巡视工作目前进入收官阶段。截至27日,在10个被派驻各地、各单位的中央巡视组中,已有9个交出“问题清单”。分析认为,巡视组反馈的问题更加细致、务实,反映出中央的反腐决心,但“巡视反腐”不能虎头蛇尾,被巡视单位和纪检部门对于问题的整改、查办更为重要。

摘要:
除工程腐败等传统“高频问题”外,此轮巡视发现一些新动向,如北京“‘小官巨腐’问题严重”、宁夏“有的利用宗教习俗敛财”、科技部“班子存在民主有余、集中不足”等,引发关注。
…  9个巡视点查出工程腐败,12个巡视点存在选人用人问题……截至7月14日,今年首轮中央巡视的14份“问题清单”均得以披露。  除工程腐败等传统“高频问题”外,此轮巡视发现一些新动向,如北京“‘小官巨腐’问题严重”、宁夏“有的利用宗教习俗敛财”、科技部“班子存在民主有余、集中不足”等,引发关注。  学者认为,此轮巡视对“小官巨腐”基层腐败等一些新现象的揭示,对中国下一步反腐将具有很大的启示意义。  9个巡视点工程涉腐
揭基层腐败具启示意义  今年3月至5月,中央巡视组对北京、天津、辽宁、福建、山东、河南、海南、甘肃、宁夏、新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开展了常规巡视,对科技部、中粮集团、复旦大学开展了专项巡视。截至7月14日下午,上述14个巡视点的“问题清单”均得以披露。  观察14份“问题清单”,被巡视组在问题反馈中直接点名或列举到“工程腐败”的就多达9个,包括甘肃、辽宁、河南、北京、宁夏、山东、海南、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和复旦大学。其中,领导干部或亲属插手工程项目问题最为集中。在甘肃,甚至出现“一些领导干部插手工程建设,重大工程项目违规操作损失巨大”等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除工程腐败等传统“高频问题”外,此轮巡视还发现了诸多新问题。譬如,北京“乡村干部腐败问题凸显,‘小官巨腐’问题严重”,甘肃“公职人员违规经商办企业问题突出”,辽宁“经济数据存在弄虚作假的现象”,河南“组织人事、法院系统等领域腐败案件增多”等。  “这些年,‘小官巨腐’现象一直存在,并且呈越来越严重之势。”在梳理此轮巡视成果时,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特别注意到了基层腐败这一问题。  其实,除北京外,基层腐败还出现在其他一些巡视点:天津被指“农村基层腐败不容轻视”,海南亦被指“基层反腐败斗争形势较严峻”。  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竹立家将这些“小官”喻为既不同于“老虎”也不同于“苍蝇”的“老鼠”,“这些人官衔不大但实权很大,囿于监督乏力,他们在权力运行过程中以权谋私、公权私用,造成很大的贪腐漏洞。”  在竹立家看来,此轮巡视对“小官巨腐”等基层腐败现象的揭示,对中国下一步反腐将具有很大的启示意义。  巡视组曝事业单位不正之风:应拓宽反腐视野  竹立家谈道,除了基层腐败之外,此轮巡视还揭示了另一个重要现象——一些事业单位的腐败现象需要引起高度关注。  确如其言,以天津为例,在指出“文山会海、形式主义调研、铺张浪费等现象仍然存在”后,中央第五巡视组进一步指出,“协会学会商会中的‘四风’问题反映强烈。”  天津的协会学会商会被“点名”,北京也不例外。中央第二巡视组在通报中指出,北京“一些培训中心成为不良作风的滋生地”。  “这说明官方已经查实,随着对行政机构和国有企业反腐败的深入,一些腐败现象开始向事业单位转移。”竹立家说。  “正如巡视反馈中指出的,随着反腐力度加大,一些公款消费、豪华消费及相关违规行为,开始转向隶属于政府机构的二、三级事业单位来完成。”  鉴于此,竹立家指出,下一步,除了行政机构和国有企业,对事业单位也要加强监管,所有的公共机构都应该纳入反腐视野。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与2013年两轮中央巡视反馈情况相比,此轮巡视对于“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作风建设”方面的通报更为细致、具体。  中央第二巡视组用较大篇幅详述了北京在这方面的问题,直指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并具体指出,“‘文山会海’现象依然存在,以形式主义反对形式主义的情况时有发生,一些干部的消极情绪有所抬头。”  中央第十三巡视组向中粮集团的反馈更是细致到具体行为——“执行中央八项规定精神不够严格,公款支付打高尔夫球费用等奢侈浪费问题突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也具体到“一些领导干部配备大排量越野车”的问题。  除了在去年两轮巡视中出现的“高频问题”之外,此轮巡视还发现了一些新问题。譬如,宁夏一些干部“利用宗教习俗敛财”,天津“有的地方懒政现象有所抬头”等。  12个巡视点存选人用人问题:干部超配现象严重  干部选拔任用是巡视工作着力的另一个重点。中新网记者统计发现,在此轮巡视中,除了复旦大学和中粮集团,其他12个巡视点均被查出选人用人方面的问题。而在去年的两轮巡视中,干部选任问题就是巡视反馈中的突出问题。  其中,“超职数配备干部”成为反馈最集中的突出问题,甘肃、辽宁、宁夏、山东、海南、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等6个巡视点均存在这一问题。此外,北京也被指“存在违反机构编制和职数管理规定等问题”。  去年两轮巡视中出现的“买官卖官”“跑官要官”“拉票贿选”等“高频问题”,在辽宁、河南、宁夏、山东等此轮巡视点中再次出现。河南、宁夏、山东还出现“干部带病提拔”这一“老问题”。  去年第二轮中央巡视中,广东因“裸官”问题被“点名”,在此后整改中对866名“裸官”作出岗位调整处理。此轮巡视亦查出这方面的问题,中央第九巡视组指出,福建“厅处级领导干部‘裸官’较多”。  记者注意到,在干部选任方面,各地反馈的问题也有所不同。与辽宁“干部调整频繁”形成鲜明对比,天津则被指“干部交流力度有待加大”,科技部也被指“干部交流轮岗不够”。  “去年两轮巡视就发现了选人用人方面的很多问题,今年来看,这些问题依然非常严重。”竹立家说。  在竹立家看来,反腐治根在于用人制度,如果用人过程中腐败现象比较严重的话,腐败问题就很难有效根治。“作为反腐的一个重要‘战场’,这个战役如果打不好,反腐的成效将会大大降低。”  “所以,下一步要下定决心,在选人用人制度建设方面下功夫,要真正从制度上堵住选人用人过程中的漏洞,要用好的制度来选人。”在竹立家看来,反腐,要惩,更要防。

澳门新普京手机版,  9个中央巡视组反馈情况 “清单”务实显反腐力度

  今年5月底开始,10个中央巡视组密集进驻内蒙古、江西、湖北、重庆、贵州、水利部、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出版集团开展巡视。此后,新一届中共中央开展的首轮巡视工作就备受国内外舆论关注。

  经过3个月左右的工作,目前,新一轮中央巡视工作进入收官阶段。9月18日,中央第八巡视组向江西反馈巡视情况,揭开了巡视组向巡视地反馈的序幕。截至27日,除派驻中国人民大学的第十巡视组外,其他9个巡视组已先后向进驻单位反馈意见。

  “对一把手管理监督不到位”、“‘苍蝇’式腐败问题比较突出”,“基层腐败案件高发多发”,“虚报库存、掺杂使假”,“顶风公款吃请”,“个别干部‘带病提拔重用’”……

  从上述反馈意见可以看出,此轮巡视工作,中央巡视组向巡视地反馈的情况,一反往年“肯定为主”的态度,更直接、更尖锐地点明了巡视中发现的诸多问题。例如,在江西的第八巡视组,组长王鸿举代表巡视组作反馈时,对江西省党政领导班子的“肯定”只说了50多个字,而对巡视中干部群众反映的问题则讲了200多个字。

  “以前的巡视工作,可能也发现了线索和问题,但是没有充分、直接的公开,公众不了解巡视的效果。本轮巡视的问题公开透明,敢于晒出这些细致且针对性强的‘问题清单’,让巡视工作更具震慑力。”
中央编译局当代马克思主义研究所所长何增科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说,巡视结果的细致、公开,也增强了公众对于巡视工作的信任和支持。

  “当好党中央的‘千里眼’,找出‘老虎’和‘苍蝇’。”这是今年5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王岐山给本轮巡视工作提出的要求。此外,巡视组组长“一次一授权”;巡视工作要关口前移,“下沉一级”了解干部情况;抽查领导干部报告的个人有关事项也被王岐山所强调。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向中新网记者表示,新一届中央领导层反腐、反“四风”的决心,以及巡视工作在体制机制、方式方法上的创新是“巡视清单”务实细致的根本原因。“中央巡视组在各地反‘四风’,其自身更要反‘四风’,自然不能搞形式主义、官僚主义。”

  8个巡视点查出腐败 “干部选任不规范”问题普遍

  本轮巡视工作开启伊始,王岐山就提出四个“着力点”,包括领导干部违纪违法问题,“四风”问题,违反党的政治纪律问题,以及选人用人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从目前各中央巡视组晒出的“问题清单”来看,上述四个“着力点”也被各巡视组紧紧把握。虽然各地各单位“问题各异”,但仔细观察,亦存在一些共同特点。

  在9个巡视组的反馈报告中,廉政建设方面均被重点着墨,除了水利部,其他8个被巡视地区和单位,均被指出存在腐败问题。如中储粮被巡视出“基层腐败案件高发多发”;内蒙古被巡视出“一些领导干部在年节、婚庆中有送收红包、礼金问题”;重庆被巡视出“国有企业存在腐败隐患,‘苍蝇’式腐败问题比较突出”等。

  其实,在本轮巡视工作启动之际,无论是中央领导的讲话还是巡视手段的诸多变化,舆论已普遍预期中央巡视组将更加注重反腐职能,已正式运行10年中共党内巡视机制也将回归到它最主要的职能:发现和反映违法违纪线索。

  除了腐败问题,“‘八项规定’和作风建设”也是本轮中央巡视的重点。巡视中,湖北、重庆、贵州、江西、中国出版集团被“巡”出问题。对重庆问题的表述是“顶风违纪案件还有发生”。

  此外,9个中央巡视组均在当地“巡”出选人用人方面的问题。例如,江西存在超编制配备干部、个别干部“带病提拔重用”等问题;湖北个别地方和部门违规突击提拔干部的现象;重庆选人用人的一些习惯做法不当等。

  “各巡视组发现的问题与各地群众的切实感受比较吻合,反映出了当地群众反映集中的问题。”竹立家说,从目前反馈情况来看,各地各单位在干部选任方面普遍存在问题,“现象很普遍,这说明整个选人用人制度在一些环节存在制度缺陷,还有很大的改革和改进空间。”

  “比如,‘一把手’在选人用人方面的裁决权力过大,要刹住‘一把手’权力过大的状况。此外,人民群众在干部选任中,民主参与的力度不够。”竹立家说,要发扬社会主义民主,建立社会主义民主政治,让人民群众在权力结构中占主导地位。

  巡视勿虎头蛇尾 “反腐不能坐等巡视组”

  9个中央巡视组的反馈中,均提到了“收到反映一些领导干部的问题线索,已按有关规定转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有关部门处理”。目前,由巡视组负责的搜集线索阶段告一段落,“巡视反腐”走到中纪委等部门的查案环节,巡视组能不能真的找到“老虎”、“苍蝇”成为公众最大的期待。

  “发现线索转交给中纪委,这是个例行的工作程序,公众对于这一点的极大关注,反映了社会对于本轮巡视工作‘后续动作’的高度期待。”何增科说,如果巡视组反馈和转交了相关问题和线索,对象单位和纪检部门却没有动静,缺少积极的回应、整改和查办,那么巡视的最终效果就要打折扣,“巡视反腐”不能虎头蛇尾。

  其实,本轮中央巡视启动以来,民众始终对其抱有强烈的“反腐期待”。根据媒体报道,为了“反映问题”,江西、内蒙古等地,有的百姓凌晨3点出发,坐着长途汽车,赶往巡视组位于省会的驻地;有的排队等候一夜,就为领到一张《来访登记表》。据报道,去年因受贿被判入狱的江西省于都县原县委书记胡健勇,曾在狱中写举报材料。

  不过,在专家看来,巡视制度只是中国整个反腐制度体系的一个环节,这个制度运行效果的好与坏,还要取决于整个权力监督体系的完善。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任建明此前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称,目前巡视制度的存在就是因为现有监督体制的不顺畅,不能指望巡视制度在根本上解决问题,因为它还是受制于目前的整套监督体系。

  “中央巡视工作组的人员不多,但是中国的纪检监察机关有几十万人,如果都能做到雷厉风行,发现问题后,第一时间出击,人们相信你,敢于举报,这样腐败问题就能解决在基层,就能达到惩防效果。”任建明称。

  “反腐不能坐等巡视组,充分发挥各级纪检监察机构的反腐作用,增加其独立性和权威性,这才是反腐机制构建的方向。”何增科说,巡视工作是和目前的体制相适应的一种反腐方式,但是,从长远来看,还要充分发挥分权制衡的作用,发挥社会监督的作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普京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