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普京景区“别墅”围城

烟台中心城区东南方向50余公里处,是昆嵛山国家森林公园。一个名为“天境昆嵛·中国院子”的地产项目,让地处偏僻的莒格庄镇逐步热闹起来。  “在山上盖房子的地方啊”,遇到外来人上前问路,镇上的百姓总要加上这句话。公开资料显示,昆嵛山是道教主流全真派发源地,横亘烟台、威海两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国家级森林公园。而上述地产项目,则是昆嵛山上一处别墅群,占地500亩。  “国内名胜景区里建别墅已非常普遍。”山东理工大学城市规划系主任杨光杰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称,在国内众多景区,原本属于公共的景观资源私有化,变成富有人群的“后花园”,而在近几年变得愈加疯狂。  别墅趋热  7月3日,昆嵛山。  “天境昆嵛·中国院子”项目地,山上原本的植被已被砍伐、铲平,工地上尘土飞扬,几排洋房、独栋别墅等已经建成,与其形成对比的是,周边林木郁郁葱葱。  “房子是顺山势而建,已经开发到半山腰。”销售人员向记者介绍,该项目自2012年3月份开始建设,目前4栋独栋别墅、8栋联排别墅、几排洋房等已经竣工。公开资料表明,昆嵛山为半岛东部最高峰,动植物物种非常丰富,是个天然生态博物馆,是我国南北植物的交汇点。如今,这一总占地面积500亩的别墅群开始扰乱了她的平静。  记者注意到,该项目开发商为烟台云海置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云海置业”),其最大卖点是“国家级森林”“4A级景区”等。工作人员透露,此是云海置业的收官之作,几年前在昆嵛山另一侧的龙泉镇拿地,最终没成功,在与当地政府多方协调下拿到了目前地块的开发权,“证件齐全”。云海置业向记者提供的资料介绍,该项目总建筑面积达26万平方米,将在未来两年时间内交付使用。  7月24日,山东昆嵛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有关人士解释,该单位不了解“中国院子”建设详情,其所处位置不在管辖范围,应隶属烟台市牟平区。牟平区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则介绍,作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昆嵛山有独立的管理单位,即其管理局。  疯狂的不止是山东昆嵛山。  2010年4月,云南省委省政府提出建设十大历史文化旅游项目。云南省委书记秦光荣在2012年全省十大历史文化旅游项目推进工作座谈会上提及,“云南省既要开发现实自然资源,又要开发历史文化资源,实现旅游的跨越式发展”。2012年10月,“十大项目”之一的“七彩云南·古滇王国文化旅游名城”项目率先动工。  云南大学教授熊思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分析称,上述声势浩大的工程其实就是地产项目。  “基本上依靠滇池、抚仙湖等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卖点,都是高端别墅项目。”7月10日,张正祥对此表达了自己的担忧。66岁的张正祥集“感动中国十大人物”“中国国家形象人物”“滇池卫士”等荣誉于一身。他向记者提供的多份“呼吁材料”中称,“昆明正在以日均填埋湿地和毁坏森林面积1000亩的量度,向滇池推进”,涉及的项目则包括“七彩云南·古滇王国文化旅游名城”“昆明滇池旅游度假区”“昆明晋宁大湾高尔夫旅游度假区”“滇池彩云湾旅游度假区”等。  张正祥坦言,滇池湖泊面积缩小、周边湿地消失等,仅仅用了十余年的时间,而在国家与地方禁令频出的近几年,湖边别墅项目愈发层出不穷。在他的“呼吁材料”中描述,与滇池相距100余公里的抚仙湖,如今也正面临别墅群、高尔夫球场的侵占,很快将会成为第二个“滇池”。公开资料介绍,抚仙湖位于云南省玉溪市,是中国第二深的淡水湖、珠江最大的源头。  而对于耕地等被上述项目征用的村民们,更是质疑“那些表面上建设的旅游项目,实际上却是旅游地产”,并因此在上述景区多次发生冲突。  在媒体公开报道中,援引云南省房地产协会公开的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云南旅游地产的投资规模已经超过2万亿元。  富人“后花园”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

编者按/云南昆明滇池、抚仙湖、大理古城、洱海、山东烟台昆嵛山……这些国家级风景区里,近年来正在迅速建起一栋栋的商业高档住房,有环保人士评价:“简直是疯了。”而国务院有关禁止在风景名胜区建设疗养院、别墅等与风景名胜资源无关的其他建筑的规定在众多风景区则成了一纸空文。当然,地方政府有自己的一套地方经济发展的论证逻辑,而这些项目也都在“旅游名城”“风景度假区”等名目的掩护下得以大张旗鼓的建设,并获得了地方政府颁发的相关证件。风景区的开发和保护就这样遭遇到现实的尴尬,一方面是国家严格的禁墅令,一方面是各地风景区别墅层出不穷。  一线调查  云南大理:“别墅入侵”  苍山、洱海、大理古城……让云南大理集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中国优秀旅游城市等称号于一身。  但对于这座城市而言,景区的开发已是一把“双刃剑”。  “近几年来,在苍山、洱海等景区内的房地产、别墅开发,从没停止过。”7月7日,大理资深环保人士张金荣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坦言,各路房地产商涌入大理,倚重的是其独特的景区优势。  针对近年来景区开发热潮,国家陆续颁布了《风景名胜区规划规范》《城乡规划违法违纪行为处分办法》等,其核心内容是“禁止在风景名胜区建设疗养院、别墅等与风景名胜资源无关的其他建筑”。当地人向记者反映,独栋别墅、联排高档房、五星级酒店等已在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仓山上、洱海畔林立,包括云南白药等著名企业在内,均在此跑马圈地。  张金荣介绍,大理白族自治州曾对苍山、洱海西岸等区域地方立法保护,但当地借云南“城镇上山”开发模式,在景区内建设了豪华的别墅群。而在今年,其建设速度明显加快。  7月9日,大理白族自治州房地产市场监督科负责人则对此称,目前景区内在建地产项目已通过当地国土、规划等部门审批。  疯长的别墅  大理古城南门,400米处。  “垒翠园”项目正在紧张施工,主体多为两层独栋或联排豪华别墅,以及独立四合院式别墅。销售大厅内,该项目中“鹤谐别墅”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建筑施工许可证》等挂在墙壁上。其宣传资料介绍,“垒翠园150亩中式皇家御苑”,大理古城南侧,距离古城南门400米,户型面积为300米至500米不等。  楼盘销售人员称,该项目地处大理古城核心景区范围内,此前为耕地,开发商早在几年前已获得该土地开发权。记者注意到,“鹤谐别墅”《商品房预售许可证明》发放时间为2014年4月。  “如此大规模的别墅群建设,不应该在古城景区内出现。”白族作家、大理古城文化遗产保护协会理事施怀基对此感叹。  在大理,这仅是别墅“入侵”景区的一个缩影。  张金荣向记者描述,苍山、洱海作为大理旅游的标志,其景区面临的别墅开发规模及速度更让人担忧。而众多别墅项目在各自的宣传中,无一例外地打上了“苍山下、洱海畔、古城韵”的字眼,成为其最大卖点。据大理白族自治州官方网站介绍,苍山为国家地质公园,申报世界地质公园已进入向联合国推荐目录。洱海为云南省第二大淡水湖,中国第七大淡水湖,是大理“风花雪月”四景之一“洱海月”之所在。  7月8日,记者乘车沿大理市大凤路行驶,放眼望去,苍山脚下及半山腰,已是别墅林立,更多地产项目正在热火朝天地施工,多个项目超过海拔2100米的“苍山保护区界标”。一名为“沧海高尔夫国际社区”的地产项目,更是将一座酒店建在海拔2500米左右的苍山山腰,原本茂盛的大量植被被施工人员砍伐。该项目宣传册描述,“海西最后一席至尊领地”,“三塔寺,古城旁”,“4000亩殿堂级高尔夫”,“独栋、双拼、联排、合院,50平方米至1000平方米”。  销售人员介绍,开发商早在几年前获得该地块开发权,并建成高尔夫球场,自2013年左右开始,在此基础上建设别墅。她透露,截至目前,别墅项目仅剩《商品房预售许可证明》没有办理,但并没有阻碍别墅的销售进度。  而紧邻其旁,一个名为“大理沧海云境”别墅项目也开始动工。  在洱海畔,其别墅及别墅群的无序开发,已引起当地环保人士的担忧。在当地人看来,洱海及大理的旅游,绕不开双廊古镇,她除自身景区优势外,也是洱海的源头。张金荣介绍,双廊此前一直保持着千年古镇的模样,最初是大理籍画家赵青在洱海建设别墅,随后则是大理籍舞蹈家杨丽萍。后者曾因此被媒体曝光,引发社会关注与批评。如今,其别墅依旧矗立在洱海上,而紧跟其后的,则是更多别墅正在小镇上树立。  当地一不愿透露姓名的地产人士介绍,目前,规模较大的别墅项目主要集中在上述景区,如大理古城中的“大理一号院”,苍洱一墅、“密湾”项目、苍山小院、感通别墅、大理山水间、大理王宫、海云居、苍山假日公园、苍海高尔夫地产项目、耀鹏地产项目等等。  该人士称,大理景区内别墅建设最为集中在近3年内,如今已是全面“开花”,别墅正在用最快的步伐“围剿”景区。  谁在“围剿”大理景区?

1

烟台昆嵛山: 山上建别墅

7月3日,昆嵛山。

“天境昆嵛·中国院子”项目地,山上原本的植被已被砍伐、铲平,工地上尘土飞扬,几排洋房、独栋别墅等已经建成,与其形成对比的是,周边林木郁郁葱葱。

“房子是顺山势而建,已经开发到半山腰。”销售人员向记者介绍,该项目自2012年3月份开始建设,目前4栋独栋别墅、8栋联排别墅、几排洋房等已经竣工。公开资料表明,昆嵛山为胶东半岛东部最高峰,动植物物种非常丰富,是个天然生态博物馆,是我国南北植物的交汇点。如今,这一总占地面积500亩的别墅群开始扰乱了她的平静。

记者注意到,该项目开发商为烟台云海置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云海置业”),其最大卖点是“国家级森林”“4A级景区”等。工作人员透露,此是云海置业的收官之作,几年前在昆嵛山另一侧的龙泉镇拿地,最终没成功,在与当地政府多方协调下拿到了目前地块的开发权,“证件齐全”。云海置业向记者提供的资料介绍,该项目总建筑面积达26万平方米,将在未来两年时间内交付使用。

7月24日,山东昆嵛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有关人士解释,该单位不了解“中国院子”建设详情,其所处位置不在管辖范围,应隶属烟台市牟平区。牟平区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则介绍,作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昆嵛山有独立的管理单位,即其管理局。

2

昆明滇池: 湖边别墅项目 层出不穷

疯狂的不止是山东昆嵛山。

2010年4月,云南省委省政府提出建设十大历史文化旅游项目。云南省委书记秦光荣在2012年全省十大历史文化旅游项目推进工作座谈会上提及,“云南省既要开发现实自然资源,又要开发历史文化资源,实现旅游的跨越式发展”。2012年10月,“十大项目”之一的“七彩云南·古滇王国文化旅游名城”项目率先动工。

云南大学教授熊思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分析称,上述声势浩大的工程其实就是地产项目。

“基本上依靠滇池、抚仙湖等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卖点,都是高端别墅项目。”7月10日,张正祥对此表达了自己的担忧。66岁的张正祥集“感动中国十大人物”“中国国家形象人物”“滇池卫士”等荣誉于一身。他向记者提供的多份“呼吁材料”中称,“昆明正在以日均填埋湿地和毁坏森林面积1000亩的量度,向滇池推进”,涉及的项目则包括“七彩云南·古滇王国文化旅游名城”“昆明滇池旅游度假区”“昆明晋宁大湾高尔夫旅游度假区”“滇池彩云湾旅游度假区”等。

张正祥坦言,滇池湖泊面积缩小、周边湿地消失等,仅仅用了十余年的时间,而在国家与地方禁令频出的近几年,湖边别墅项目愈发层出不穷。在他的“呼吁材料”中描述,与滇池相距100余公里的抚仙湖,如今也正面临别墅群、高尔夫球场的侵占,很快将会成为第二个“滇池”。公开资料介绍,抚仙湖位于云南省玉溪市,是中国第二深的淡水湖、珠江最大的源头。

而对于耕地等被上述项目征用的村民们,更是质疑“那些表面上建设的旅游项目,实际上却是旅游地产”,并因此在上述景区多次发生冲突。

在媒体公开报道中,援引云南省房地产协会公开的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云南旅游地产的投资规模已经超过2万亿元。

3

烟台中心城区东南方向50余公里处,是昆嵛山国家森林公园。一个名为“天境昆嵛·中国院子”的地产项目,让地处偏僻的莒格庄镇逐步热闹起来。

“在山上盖房子的地方啊”,遇到外来人上前问路,镇上的百姓总要加上这句话。公开资料显示,昆嵛山是道教主流全真派发源地,横亘烟台、威海两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国家级森林公园。而上述地产项目,则是昆嵛山上一处别墅群,占地500亩。

“国内名胜景区里建别墅已非常普遍。”山东理工大学城市规划系主任杨光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在国内众多景区,原本属于公共的景观资源私有化,变成富有人群的“后花园”,而在近几年变得愈加疯狂。

明星富豪 争相购买景区别墅

疯狂的背后,则是别墅购买者独享的“幽静”。

多名地产界人士向记者介绍,景区所属当地政府为经济发展及财政收入等,不惜冒国家“禁墅令”等多层国家禁令,而地产开发商自然明白这一市场,并将这景区优势发挥到极致,定位高端。

“买房的非富即贵”,采访中,众多别墅楼盘销售人员如此介绍。记者调查获悉,大理古城、洱海、滇池、抚仙湖等景区别墅,每套别墅价格动辄几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毫无疑问,明星、富豪成为景区内各大别墅楼盘追捧的对象。

烟台昆嵛山“天境昆嵛·中国院子”项目中,4座独栋别墅、8栋联排别墅已竣工,独栋别墅建筑面积为300平方米至500平方米,联排别墅面积为210平方米至260平方米,均价分别是8500元/平方米、7500元/平方米。初步计算,一套别墅价格最低150万元左右,最高则500多万元。前述销售人员向记者介绍,别墅项目的购房者及意向购房者主要来自烟台、威海等地的私营业主等,其中不乏国内影视界明星。

当然,别墅进驻景区不止是上述一条路。多个景区内的村民介绍,名人、名流、富豪等外来建房者,可与景区内村民私下商谈,借村民的名义建设别墅。而以如此方式进驻,在山东崂山、云南洱海等著名景区内已是公开的秘密,当地政府大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国内景区正在以多种方式,逐步成为富人的后花园。”上述地产界人士直言。

山东理工大学城市规划系主任杨光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地方政府为了招商引资,都会将自己辖区内景色最好的地块用以置换,吸引资金,在景区内及周边疯狂开发房地产、别墅。在他看来,对于景区当地政府而言,最应该做的是保护景区,而当前反而把公众的大权益变成了部分人的小权益。在他看来,应最大限度地减少人为干扰及破坏,杜绝商业化及人工化的运作模式,维护长期形成的自然与生态。

4

“屡禁不止”成常态

杨光杰坦言,在国内旅游资源丰富的地方,景区内建设别墅已成为一种常态,甚至达到了“疯狂”,如云南、海南、贵州、湖北等地。

北京尚公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王旭解释,在风景名胜区兴建别墅有悖于对风景名胜区的保护和整体规划,风景名胜区是为旅游者提供游览服务、有明确的管理界限的场所和区域,而并非可以修建商业住宅的建设用地。他认为,为依赖景区的环境而刻意在景区内修建别墅,已属违法行为,所建别墅也属于违法建筑。但记者调查了解,在众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及景点内,众多商业地产项目从当地政府拿到了规划、环保等审批手续。

“在我们老板的运作下,项目取得了相应审批手续,完全可以办理房产证。”“天境昆嵛·中国院子”一资深销售人员毫不隐讳。他进一步解释,云海置业深知在国家级景区内禁止开发房地产,更不允许建设别墅,但其投资商与当地政府熟悉,截至目前仅有“房屋预售证”仍在办理中。前述销售人员介绍,该项目此前与昆嵛山另一侧的龙泉镇政府签署协议,但最终由于种种原因没有落地。但协议已签,云海置业在当地政府协调下,拿到了景区目前该山体的开发权。

7月23日,山东昆嵛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办公室工作人员对此表示“不知情”。王旭称,“景区别墅”多年来屡禁不止,可从中窥见一斑。

其实,早在2003年,国务院、国土资源部早已明令禁止兴建私人商用别墅,并在2005年把别墅类房地产开发列入限制类项目之中,要求坚决执行停止别墅类房地产项目的开发。在媒体的公开报道中,云南滇池因此付出了巨大代价,政府在近20年时间里持续投入600亿元,仍未获得根本性改变,当仁不让地沦为环境污染的全国“典型”。如今滇池的老路正在大理洱海、玉溪抚仙湖重复上演:湖岸大量以旅游、养生为名的地产项目正在对其进行“围剿”,包括高尔夫球场。

记者调查获悉,即便在世界文化遗产江西庐山风景区、海南的热带雨林等独一无二的景区内,也无一幸免,而素有“国家中央公园”“陕西绿肺”之称的秦岭,别墅建设被频频曝光之后,其禁而不绝的开发建设趋势,仍让人担忧秦岭“别墅之殇”何时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普京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