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普京陕西神木:煤价下跌房价腰斩满城尽是追债人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能源大县神木陷入了资源魔咒,昔日家家房地产,户户典当行的盛景一去不复返,留下的是一堆巨额债务和一座座空无一人的楼房,鬼城之说在这里蔓延。神木神话为何会破灭,如何将神木的经济从谷底拉出?经济转型和复苏的命题被当地政府提出。为何到处都是追债人?烂尾楼盘有多严重?  据法治周末的报道,2012年,神木的GDP突破千亿元,一跃成为全国百强县,经济体量相当于陕西省汉中市和安康市两个地级市的总和。  然而,优质、丰富的煤炭资源在给当地老百姓和地方政府累积了巨额财富的同时,也将其带入了一个发展的“怪圈”:“财富”从地下被挖出,然后流入地下钱庄,再流进煤矿或楼市,形成了从地下到地上的循环。  因煤而生的巨额财富,由于没有更好的投资出口,而通过民间借贷等多种方式又流到煤炭行业和房地产业。  然而,随着煤炭市场不景气、煤价暴跌,不少煤老板资金链断裂,从而引发民间借贷危机、房价下跌、楼盘烂尾等一系列连锁反应。  “在神木这样的地方,人们突然之间有了钱,却很难找到一个很好的投资渠道。于是煤矿产业和房地产开发业就依靠着高额的利润吸引着巨额资金,很多人甚至借钱投资,民间借贷也随之兴起。”高海雄说,顶峰时期,县里的担保公司与投资公司数量接近1000家,一半以上家庭都存在地下借贷关系。  报道称,2013年神木全县GDP跌至925亿元,下降近百亿元;2014年上半年,全县GDP达464.7亿元,增速同比下降0.6%。  而据神木县法院公开数据显示,2013年年初至2014年6月,该院已经立案受理7200多起民间借贷案件,涉案总金额达57亿余元。  “‘债还得怎么样了?’几乎是朋友们和我见面的一句问候语。”王耀刚调侃道。  在神木,他是个被街头巷尾的街坊们津津乐道的“名人”。“也不为别的,就是大家都知道我欠了几千万元的外债。”王耀刚称。  “2005年,我开始四处借钱入股煤矿。当时煤价高,一吨能卖到800块钱,纯利润就有400多(元)。”王耀刚回忆道,“开个煤矿,一年就能挣几千万元,谁不眼红啊。身边的亲戚朋友都在借钱弄煤矿,我也就动心了。”  然而时运不济,从2005年到2010年,王耀刚3次投资煤矿、焦化厂,均因资金周转不灵而以失败告终。不但没赚钱,还欠下了几千万元的债。  在被追债的日子里,王耀刚尝尽了人情冷暖。“我曾经一天接100多个追债电话,甚至被十来个大汉堵在胡同里,不还钱就不让走。  “当时没有办法,只能再次选择买煤矿。”王耀刚苦笑着拍了拍妻子的手,“只有这样来钱快,才能把债尽快还清。”  2012年年初,他再次委托朋友高息借贷,买进一个不大的煤矿。“还好运气不错,当时煤价高,我也挣了不少,还清了一部分钱。”  不曾想,同年起,煤炭价格开始回落,王耀刚忙将煤矿低价转手,用仅有的一笔转手费租下两家店面,做起了火锅生意。“也是为了让债主放心,我的店在这儿,人能跑到哪去。”王耀刚说。  王耀刚嘴里的追债人,大多数也有着和他一样的苦恼。“他们是讨债的,同时也是欠债的。”神木县委宣传部副部长罗喜林称,煤炭市场繁荣时,当地几乎人人都拿出了所有积蓄,找熟人、熟人的熟人转借,以近乎疯狂的高利率,将钱投入一片片煤田,希冀成为巨大利益中的一分子。“这样的借贷可以毫无约束,打个白条或者熟人介绍就能借来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的资金。然而一旦某个环节发展环境改变,多米诺骨牌一样的民间借贷链就会彻底断裂。”  神木的“借贷危机”,不仅仅体现在煤矿产业。
大范围的楼盘开发,让当地房价在2013年之前的多年里连续攀升。可惜,这些楼盘庞大的体态,并未引起当地人的兴趣。多数建好的楼盘周围空无一人,大门处以木板作为围挡。  “楼盘开发受民间借贷危机的影响很大。”罗喜林说,“不少(房地产)开发商本身也是‘煤老板’,煤价下跌后,资金跟不上,楼盘也就只能烂在这儿了。”  报道称,自2003年年底,神木房价开始升温,从均价890元/平方米,涨至2007年4000元/平方米。2010年以后,楼盘价格更是一路飙升,到2012年,均价已达2万元/平方米。  有资料显示,在实际居住人口只有十几万的神木县,却有数百万平方米的房产在借贷危机之后成为空荡荡的“鬼城”空置房。转型迫在眉睫  神木的发展靠资源起步、因煤而兴,但不可能永远靠着资源发展下去。2014年起,经济转型确已成为神木的发展重心。  “神木这样的明星城市,剥去光鲜的外衣,就会露出低端资源城市的本来面目。资金与人才的流失会使这些地方的发展举步维艰。”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称,“但这并不是坏事,经过经济下行周期的刺激,资源型城市会逐渐认识到产业升级的重要。”

【中国经营网注】“神木这样的明星城市,剥去光鲜的外衣,就会露出低端资源城市的本来面目。资金与人才的流失会使这些地方的发展举步维艰。”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介绍道,“但这并不是坏事,经过经济下行周期的刺激,资源型城市会逐渐认识到产业升级的重要。”  在倪鹏飞看来,最切合实际的做法便是做好资源延伸,即不断拓展、延长产业链条,进行科技创新,开拓具有独特竞争优势的产业。依靠煤炭,但不依赖煤炭。  据法制周末报道,“都说神木‘家家房地产,户户典当行’,现在可不是这个光景喽。”在自家火锅店里,神木县的千万“负翁”王耀刚默默地点起一支烟,眼神悠远地望向街道对面。那里,正孤零零地竖着一座半成品的大厦。暮色初上,冷青色的荧光灯明晃晃地照在粗糙的墙面上。“这就是个没人收拾的烂尾楼,开发商跑了半年多,也没人管。”  神木,这个一向不缺乏话题的小县城,地处秦晋蒙三省(区)交界处,因3株古松而得名。如今,古松早已无迹可寻,取而代之的是遍地黝黑的煤田,而民间财富也正乘着煤炭漂流。  “2012年,我们的GDP就突破千亿元了,一跃成为全国百强县,经济体量相当于陕西省汉中市和安康市两个地级市的总和。”这个成绩一直是神木县发展改革局副局长高海雄的骄傲。  然而,优质、丰富的煤炭资源在给当地老百姓和地方政府累积了巨额财富的同时,也将其带入了一个发展的“怪圈”:“财富”从地下被挖出,然后流入地下钱庄,再流进煤矿或楼市,形成了从地下到地上的循环。  “在神木这样的地方,人们突然之间有了钱,却很难找到一个很好的投资渠道。于是煤矿产业和房地产开发业就依靠着高额的利润吸引着巨额资金,很多人甚至借钱投资,民间借贷也随之兴起。”高海雄说,顶峰时期,县里的担保公司与投资公司数量接近1000家,一半以上家庭都存在地下借贷关系。“当地人60%的钱在煤田,40%的钱在房地产。”  谁知,美梦易碎。自2012年起,国内外煤炭市场低迷,煤价暴跌,神木煤矿产业链再也无法负担高额的借贷利率,资金链断裂,“跑路”事件频发,数以万计的散户面临着血本无归的窘境,辉煌一时的民间借贷已走在崩溃边缘。  “2013年神木全县GDP跌至925亿元,下降近百亿元;2014年上半年,全县GDP达464.7亿元,增速同比下降0.6%。”高海雄有些感慨。  而据神木县法院公开数据显示,2013年年初至2014年6月,该院已经立案受理7200多起民间借贷案件,涉案总金额达57亿余元。  神木转型已迫在眉睫。  满城尽是追债人  讨债的也是欠债的  “‘债还得怎么样了?’几乎是朋友们和我见面的一句问候语。”王耀刚弹了弹烟灰,笑着调侃道。  在神木,他是个被街头巷尾的街坊们津津乐道的“名人”。“也不为别的,就是大家都知道我欠了几千万元的外债。”王耀刚摇摇头,随手将手中的书稿摞起来,那是他过去发表的诗文集。  这个身量不高、言语随和的陕北汉子曾是县城中学的语文老师,十几年平稳的教师生涯,在他耳闻目睹了身边朋友们的“暴富神话”后,被他亲手打破。  “2005年,我开始四处借钱入股煤矿。当时煤价高,一吨能卖到800块钱,纯利润就有400多(元)。”王耀刚回忆道,“开个煤矿,一年就能挣几千万元,谁不眼红啊。身边的亲戚朋友都在借钱弄煤矿,我也就动心了。”  然而时运不济,从2005年到2010年,王耀刚3次投资煤矿、焦化厂,均因资金周转不灵而以失败告终。“不但没赚钱,还欠下了几千万元的债。”王耀刚的妻子撇撇嘴,有些埋怨地瞟向丈夫。  在被追债的日子里,王耀刚尝尽了人情冷暖。“我曾经一天接100多个追债电话,甚至被十来个大汉堵在胡同里,不还钱就不让走。”说到这儿,他缓缓吐出个烟圈,沉默了片刻。烟雾缭绕里,仅仅40岁出头的面庞尽显沧桑。  “他还给人做担保,借了200万(元),结果人家厂子倒闭跑路了,这钱就只能他还,连本带利390万(元)。”妻子说着,抹了抹眼睛,“家里整天乌烟瘴气,都是来要债的。”  “当时没有办法,只能再次选择买煤矿。”王耀刚苦笑着拍了拍妻子的手,“只有这样来钱快,才能把债尽快还清。”  2012年年初,他再次委托朋友高息借贷,买进一个不大的煤矿。“还好运气不错,当时煤价高,我也挣了不少,还清了一部分钱。”  不曾想,同年起,煤炭价格开始回落,王耀刚忙将煤矿低价转手,用仅有的一笔转手费租下两家店面,做起了火锅生意。“也是为了让债主放心,我的店在这儿,人能跑到哪去。”王耀刚说。  问及两口子未来的打算,王耀刚掐断手中的烟,迷茫地搓了搓手指,“满城都是我的追债人,我哪里还有什么未来,走一步看一步吧”。  而王耀刚嘴里的这些追债人,大多数也有着和他一样的苦恼。  “他们是讨债的,同时也是欠债的。”神木县委宣传部副部长罗喜林感叹道,煤炭市场繁荣时,当地几乎人人都拿出了所有积蓄,找熟人、熟人的熟人转借,以近乎疯狂的高利率,将钱投入一片片煤田,希冀成为巨大利益中的一分子。“这样的借贷可以毫无约束,打个白条或者熟人介绍就能借来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的资金。然而一旦某个环节发展环境改变,多米诺骨牌一样的民间借贷链就会彻底断裂。”  “据说神木的民间借贷规模有200个亿,也有人说不止200亿元。这个数据没有统计,也没法统计。”罗喜林说,因为除了小额贷款公司和典当行外,还有不少没有登记在册的地下钱庄和个人放款,“这个数额不是小数,也算不清楚。”

[全文阅读]澳门新普京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在神木,他是个被街头巷尾的街坊们津津乐道的“名人”。“也不为别的,就是大家都知道我欠了几千万元的外债。”王耀刚摇摇头,随手将手中的书稿摞起来,那是他过去发表的诗文集。

而王耀刚嘴里的这些追债人,大多数也有着和他一样的苦恼。

“都说神木‘家家房地产,户户典当行’,现在可不是这个光景喽。”在自家火锅店里,神木县的千万“负翁”王耀刚默默地点起一支烟,眼神悠远地望向街道对面。那里,正孤零零地竖着一座半成品的大厦。暮色初上,冷青色的荧光灯明晃晃地照在粗糙的墙面上。“这就是个没人收拾的烂尾楼,开发商跑了半年多,也没人管。”

在被追债的日子里,王耀刚尝尽了人情冷暖。“我曾经一天接100多个追债电话,甚至被十来个大汉堵在胡同里,不还钱就不让走。”说到这儿,他缓缓吐出个烟圈,沉默了片刻。烟雾缭绕里,仅仅40岁出头的面庞尽显沧桑。

“在神木这样的地方,人们突然之间有了钱,却很难找到一个很好的投资渠道。于是煤矿产业和房地产开发业就依靠着高额的利润吸引着巨额资金,很多人甚至借钱投资,民间借贷也随之兴起。”高海雄说,顶峰时期,县里的担保公司与投资公司数量接近1000家,一半以上家庭都存在地下借贷关系。“当地人60%的钱在煤田,40%的钱在房地产。”

据处非办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6月10日,处非办共接到非法集资案件报案线索245条,涉案金额79.4亿元,涉及报案群众7458人。已受理案件104起,经初查正式立案72起,涉案金额66.75亿元,涉及参与集资群众5752人,涉及犯罪嫌疑人181人,目前刑事拘留96人,执行逮捕72人,取保候审59人。

神木,这个一向不缺乏话题的小县城,地处秦晋蒙三省交界处,因3株古松而得名。如今,古松早已无迹可寻,取而代之的是遍地黝黑的煤田,而民间财富也正乘着煤炭漂流。

不曾想,同年起,煤炭价格开始回落,王耀刚忙将煤矿低价转手,用仅有的一笔转手费租下两家店面,做起了火锅生意。“也是为了让债主放心,我的店在这儿,人能跑到哪去。”王耀刚说。

然而时运不济,从2005年到2010年,王耀刚3次投资煤矿、焦化厂,均因资金周转不灵而以失败告终。“不但没赚钱,还欠下了几千万元的债。”王耀刚的妻子撇撇嘴,有些埋怨地瞟向丈夫。

然而,优质、丰富的煤炭资源在给当地老百姓和地方政府累积了巨额财富的同时,也将其带入了一个发展的“怪圈”:“财富”从地下被挖出,然后流入地下钱庄,再流进煤矿或楼市,形成了从地下到地上的循环。

“他还给人做担保,借了200万,结果人家厂子倒闭跑路了,这钱就只能他还,连本带利390万。”妻子说着,抹了抹眼睛,“家里整天乌烟瘴气,都是来要债的。”

“当时没有办法,只能再次选择买煤矿。”王耀刚苦笑着拍了拍妻子的手,“只有这样来钱快,才能把债尽快还清。”

满城尽是追债人 讨债的也是欠债的

这个身量不高、言语随和的陕北汉子曾是县城中学的语文老师,十几年平稳的教师生涯,在他耳闻目睹了身边朋友们的“暴富神话”后,被他亲手打破。

“‘债还得怎么样了?’几乎是朋友们和我见面的一句问候语。”王耀刚弹了弹烟灰,笑着调侃道。

“2012年,我们的GDP就突破千亿元了,一跃成为全国百强县,经济体量相当于陕西省汉中市和安康市两个地级市的总和。”这个成绩一直是神木县发展改革局副局长高海雄的骄傲。

“都说神木‘家家房地产,户户典当行’,现在可不是这个光景喽。”在自家火锅店里,神木县的千万“负翁”王耀刚默默…

谁知,美梦易碎。自2012年起,国内外煤炭市场低迷,煤价暴跌,神木煤矿产业链再也无法负担高额的借贷利率,资金链断裂,“跑路”事件频发,数以万计的散户面临着血本无归的窘境,辉煌一时的民间借贷已走在崩溃边缘。

2012年年初,他再次委托朋友高息借贷,买进一个不大的煤矿。“还好运气不错,当时煤价高,我也挣了不少,还清了一部分钱。”

问及两口子未来的打算,王耀刚掐断手中的烟,迷茫地搓了搓手指,“满城都是我的追债人,我哪里还有什么未来,走一步看一步吧”。

“他们是讨债的,同时也是欠债的。”神木县委宣传部副部长罗喜林感叹道,煤炭市场繁荣时,当地几乎人人都拿出了所有积蓄,找熟人、熟人的熟人转借,以近乎疯狂的高利率,将钱投入一片片煤田,希冀成为巨大利益中的一分子。“这样的借贷可以毫无约束,打个白条或者熟人介绍就能借来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的资金。然而一旦某个环节发展环境改变,多米诺骨牌一样的民间借贷链就会彻底断裂。”

日前,神木县已成立化解民间融资风险和打击处置非法集资专项工作办公室。

神木转型已迫在眉睫。

“这么大规模的借贷危机,归根结底还是需要时间来慢慢消化。”罗喜林说。

“2005年,我开始四处借钱入股煤矿。当时煤价高,一吨能卖到800块钱,纯利润就有400多。”王耀刚回忆道,“开个煤矿,一年就能挣几千万元,谁不眼红啊。身边的亲戚朋友都在借钱弄煤矿,我也就动心了。”

“据说神木的民间借贷规模有200个亿,也有人说不止200亿元。这个数据没有统计,也没法统计。”罗喜林说,因为除了小额贷款公司和典当行外,还有不少没有登记在册的地下钱庄和个人放款,“这个数额不是小数,也算不清楚。”

而据神木县法院公开数据显示,2013年年初至2014年6月,该院已经立案受理7200多起民间借贷案件,涉案总金额达57亿余元。

“2013年神木全县GDP跌至925亿元,下降近百亿元;2014年上半年,全县GDP达464.7亿元,增速同比下降0.6%。”高海雄有些感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普京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