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替代人力的背后

李银莲  制造业对于就业的贡献在减弱,而坏消息是,这个贡献未来可能会越来越弱。  今年11月在上海举行的工博会上,给人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无外乎是展会中出现了形形色色的各类机器人。大规模的机器人作业不再只是科幻画面,已经成为现实。  在上海延锋江森座椅有限公司——国内最大的汽车座椅生产企业里,机器人已经开始占据重要的工位。  “目前生产流程中的金属件的冲压环节都已经被机器人取代了。”延锋江森副总经理倪嘉文表示。在他看来,除了一些精细化工的环节仍不能替代手工作业,但对于大批量的产品生产而言,机器人越来越多的占据现有的工位是一个无法回避的现实。  根据中国机器人产业联盟的统计,2013年中国工业机器人销量达36860台,同比增长41%,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一大机器人市场。但是每万名产业工人所拥有的工业机器人数量仅为25,远低于韩国的347、日本的339,不足国际平均水平58的一半。  在日前举办的第三届中国机器人高峰论坛上,工业和信息化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工信部将从设专项基金、建立准入制度等八个方面推进机器人产业发展。国家发改委也会出台机器人产业扶持政策,目标是到2020年,
每万名员工使用机器人台数达到100台以上。  事实上,机器人只是制造业升级转型对于既有生产方式和人力资本使用产生冲击和重构的一个缩影。在工博会上,各家主要的设备制造商纷纷都已经将系统和生产管理的数字化、信息化和自动化的作为“卖点”。  仍以延锋江森为例,在采用机器人替代人力的背后,是西门子PLM软件平台上对于产品生命周期进行了提前的规划以降低设计和工程成本,大量遍布于生产设备中的传感器将生产数据实时传输到后台汇总、分析,不仅提高了生产效率同时节省了开发时间。  但是在这幅“一把椅子也有技术含量”的数字化制造图景中,普通工人的角色也正在被边缘化。  “我们的销售规模预计今年增加40亿元,因此我们仍然在继续招聘工人,但是相比以往,招聘人数的增速是在下降的。”倪嘉文表示。  机器人的好处显而易见:减少操作中的人为因素、提高实施的安全性。更重要的是机器人的价格从前几年的80万~90万元/台下降到了20万~30万元/台。与之对应的是,在中国每年劳动力的薪酬涨幅普遍在10%左右。  机器人将替代我们的工作,我们似乎有理由为此感到担心。然而,换个角度看,从流水线上被解放出来的工人何尝不是打开了另一扇生产力之门。  牛津大学的一项调查显示,今后的20年里英国有1/3的工作都有可能被机器取代,其中简单的重复性加工处理和文秘等年薪3万镑的工作职位被取代的几率是年薪10万镑职位的5倍。  但与此同时,也涌现出了一些近10年前所未闻的工作:社交媒体实习生、数据科学家和减肥操教练等等,这都是全球从业人数增长最快的职业。  在美国,创业型企业被视作重要的新就业人口的观察窗口,2000年到2010年期间,美国风险资本支持的创业型企业对GDP的贡献从14.9%提高了21%。创造的工作岗位的数量占比从10.8%增加到了11%。  在中国,以创业板为例,截至2014年5月,创业板企业创造了30.7万个就业岗位,在私营企业岗位数的比例从2009年的0.11%提升到了0.27%。  显然,把劳动者从脏的、危险的和一些单调无趣的工作中解脱出来之后,鼓励创业型企业的产生我们的社会并没有就此损失经济效益。这种知识“溢出”外部性也被一些研究者称为“第二次人口红利”。  而眼下,中国的劳动力结构恰好具备了迎接“第二次人口红利”的基础。  一方面,此前30年的企业发展积累了内部人才,另一方面,我国每年有超过600万的大学毕业生,1978年至2013年间,有1.5亿人以上获得了高中文凭。这些人正在成为社会劳动力中的主流。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制造业正在进行的数字化、自动化转型对于提升中国的人力资源使用效率其实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消息。不被流水线束缚的双手和头脑将有机会产生出更多的价值。

根据中国机器人产业联盟的统计,2013年中国工业机器人销量达36860台,同比增长41%,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一大机器人市场。但是每万名产业工人所拥有的工业机器人数量仅为25,远低于韩国的347、日本的339,不足国际平均水平58的一半。
在日前举办的第三届中国机器人高峰论坛上,工业和信息化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工信部将从设专项基金、建立准入制度等八个方面推进机器人产业发展。国家发改委也会出台机器人产业扶持政策,目标是到2020年,每万名员工使用机器人台数达到100台以上。
事实上,机器人只是制造业升级转型对于既有生产方式和人力资本使用产生冲击和重构的一个缩影。在工博会上,各家主要的设备制造商纷纷都已经将系统和生产管理的数字化、信息化和自动化的作为“卖点”。
仍以延锋江森为例,在采用机器人替代人力的背后,是西门子PLM软件平台上对于产品生命周期进行了提前的规划以降低设计和工程成本,大量遍布于生产设备中的传感器将生产数据实时传输到后台汇总、分析,不仅提高了生产效率同时节省了开发时间。
但是在这幅“一把椅子也有技术含量”的数字化制造图景中,普通工人的角色也正在被边缘化。
“我们的销售规模预计今年增加40亿元,因此我们仍然在继续招聘工人,但是相比以往,招聘人数的增速是在下降的。”倪嘉文表示。
机器人的好处显而易见:减少操作中的人为因素、提高实施的安全性。更重要的是机器人的价格从前几年的80万澳门新普京app ,~90万元/台下降到了20万~30万元/台。与之对应的是,在中国每年劳动力的薪酬涨幅普遍在10%左右。
机器人将替代我们的工作,我们似乎有理由为此感到担心。然而,换个角度看,从流水线上被解放出来的工人何尝不是打开了另一扇生产力之门。
牛津大学的一项调查显示,今后的20年里英国有1/3的工作都有可能被机器取代,其中简单的重复性加工处理和文秘等年薪3万镑的工作职位被取代的几率是年薪10万镑职位的5倍。
但与此同时,也涌现出了一些近10年前所未闻的工作:社交媒体实习生、数据科学家和减肥操教练等等,这都是全球从业人数增长*快的职业。
在美国,创业型企业被视作重要的新就业人口的观察窗口,2000年到2010年期间,美国风险资本支持的创业型企业对GDP的贡献从14.9%提高了21%。创造的工作岗位的数量占比从10.8%增加到了11%。
在中国,以创业板为例,截至2014年5月,创业板企业创造了30.7万个就业岗位,在私营企业岗位数的比例从2009年的0.11%提升到了0.27%。
显然,把劳动者从脏的、危险的和一些单调无趣的工作中解脱出来之后,鼓励创业型企业的产生我们的社会并没有就此损失经济效益。这种知识“溢出”外部性也被一些研究者称为“第二次人口红利”。
而眼下,中国的劳动力结构恰好具备了迎接“第二次人口红利”的基础。
一方面,此前30年的企业发展积累了内部人才,另一方面,我国每年有超过600万的大学毕业生,1978年至2013年间,有1.5亿人以上获得了高中文凭。这些人正在成为社会劳动力中的主流。

目前人类承担了全球71%的工作任务,而到2025年,机器承担的工作将会超过人类。随着工作场所的机器和算法快速发展,可创造1.33亿个新职位,取代从现在到2022年将流失的7500万个职位。

日前,一项来自世界经济论坛的最新报告指出,目前人类承担了全球71%的工作任务,而到2025年,机器承担的工作将会超过人类。随着工作场所的机器和算法快速发展,可创造1.33亿个新职位,取代从现在到2022年将流失的7500万个职位。

近年来,随着劳动力价格上涨,我国制造业企业人口红利逐渐消失,以现代化、自动化的装备提升传统产业,推动技术红利替代人口红利,已成为制造业企业优化升级的必然选择。

为加快推进工业发展,提高企业生产效率和质量,越来越多的省份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积极鼓励企业实施机器换人计划,推进企业技改创新。比如,在制造业比较发达的江苏、广东等地,政府部门正在为企业机器换人提供补贴,用来购买包括机器人在内的自动化设备,以推动传统制造业智能化升级。

在仪器仪表行业,一些仪器仪表制造业企业为了提高企业的制造水平及竞争力,也加入了机器换人的大军中,大力推进自动化发展。比如,2016年威胜集团人车协作系统投入使用,利用最新的七轴机器人与人力协同工作,实现生产效率提升45%,人力成本降低50%,产品合格率提升40%。

另外,还有一些制造业企业对机器换人的认识也不再简单的停留在解决劳动力短缺这一问题上,而是希望借助机器换人及由此延伸的自动化、数字化和智能化技术,进一步提高生产效率和产品质量,以进一步提高市场竞争力。

从劳动密集型脱胎换骨,走向智能制造,制造业机器换人已成为无法逆转的趋势。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工厂生产将是这样的场景:所有的工序都由计算机控制的机器人、数控电脑加工设备、无人运输车和自动化仓库设备来操作,技术人员则自如地坐在计算机旁,通过中央控制系统实时监控着车间的生产信息。

然而,随着制造业企业机器换人加速,无人工厂加速扩展,这意味着很多工人的岗位将会被机器人所取代。由此引发人们的担忧:未来的工厂还需要工人吗?会不会有很多工人失业?

来自世界经济论坛的报告表示,约50%的公司预计到2022年,自动化将使其全职员工数量减少,近40%的公司预计将扩大员工队伍,超过四分之一的公司预计自动化将在企业内创造新职位。

机器换人在给企业带来效益,带来产业转型升级积极效应的同时,也给技术技能领域劳动力市场带来了新的挑战。据中国电子学会发布的《2017年中国机器人产业发展报告》显示,我国已连续五年为全球最大的工业机器人应用市场。然而,不少制造业企业在招聘机器人一线操作工时却陷入困境。

当制造流程不再需要工人参与,那也需要人工调试安装生产线,需要人工对机器人进行自动化编程,需要人工定期维护机器人设备。在整个生产运作流程,工人不出现在制造端,而是出现在监控端,在背后保证整个生产流程的运转。

所以说,机器换人过程中的减人增人现象,减的是可重复工种的普工,增的是适配专业的新技术工人,用于对机器人进行编程及维护保养等。现在,很多制造企业喊缺人,其实最缺的是技术人员,机器人技师、机器人工程师等高级技术工人更是一师难求。

机器换人带来了新的岗位,相应的一线作业人员就要思考如何不断学习,通过转型升级以适应社会发展需求,从传统的蓝领工人转变为指挥机器人的灰领工人。如若不然,就真的可能面临无工可打。

面对到来的机器换人大潮,在南方某工厂工作的一线工人冯某,为了不在这场制造业变革中所淘汰,下定决心要自我转型,做机器人的主人。冯某经过机器人培训后成功转岗,底薪从2000多元提升至4000多元,成功从传统的蓝领工人转变为指挥机器人的灰领工人,找到了未来发展方向。

因此,对从事仪表行业的一线工人而言,机器换人是一个重新发现和认识自己的机会。一线仪表从业人员要明确自身角色转换,加强自身技能学习。

比如,通过企业内部培训或培训机构专业认证培训,学习机器人操作、机器人维护、机器人编程等技术,用新技能武装自己,由前台走向幕后,从工人角色转型升级到工程师。只有这样才能不会在机器换人大潮中所淘汰,才能拥有更多高薪、高质量的工作机会。

责任编辑:焦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普京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