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商务厅长率团全国卖醋:煤炭下跌经济陷困境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一季度增长5.4%,二季度增长6.1%,三季度增长5.6%。山西今年的经济发展目标任务,是达到全国平均水平(在年初全国“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确定今年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幅为7.5%)。然而,山西省迄今连续三次亮出的“成绩单”,均与这一目标相距较远。那么,曾经红火的山西经济为何会遭遇滑铁卢呢?  据山西日报报道,资源型经济特征决定了工业是山西经济中当仁不让的
“大头”,工业经济好坏直接带动和影响全省经济。然而,这样一组数据让人揪心:前三季度,山西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4.1%,增速比上半年回落0.4个百分点。10月,这一数字降到3.8%;11月,又降到3.3%,工业增加值增速呈现连续下降态势。  “我省实现全年预定增长目标的难度较大。”尽管比赛终结的哨声尚未吹响,但根据前3/4场的表现,作为“场外评论员”的一些省内经济研究机构已经给出了这样的预判。  对于经济增速的大幅回落,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一针见血地指出:“煤价大幅下跌使我省经济发展陷入困境,尤其是经济效益呈现出‘断崖式’下滑。”省长李小鹏则表示,受煤炭行业需求不旺、价格下跌等当前因素,以及经济发展结构不优、质量效益不高、规模不大等长期问题影响,经济运行仍处于最困难的时期。  不得不提及的是,但凡产业格局粗放单一的地区,当地经济必定脆弱性突出,大起大落成为难以摆脱的痼疾——这几乎成为一条经济铁律。在山西,随处都能嗅到煤的气息、感受到煤的分量。仅煤炭一项就撑起我省工业的半壁江山,如果再算上与煤炭密切相关的焦炭、冶金、电力,这四大传统产业在全省工业总值中的占比达到70%以上。  多年来,山西省经济始终没有走出“资源型经济困局”。1998年亚洲发生金融危机,山西省经济大幅度下滑,1999年经济增长降为全国倒数第三;2008年全球发生金融危机,山西省2009年经济增长全国倒数第一。今年宏观经济形势严峻复杂,山西省经济增长前三季度全国倒数第二。  实际上,全国乃至全球经济环境只要不景气,山西就会很轻易地被“拖下水”,全省大量企业生产经营陷入困境,相当一批企业减产、停产,甚至倒闭。  以吕梁为例,过去十多年,煤炭资源富集的吕梁曾创造了“全省发展最快、经济增速第一”的财富神话。但煤炭“黄金十年”结束后,吕梁经济在全省下滑得也最快。1月至9月,该市规模以上工业亏损企业有267户,占全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总数的48.2%,比上年同期净增12户。企业亏损总额达到76.7亿元,同比增长29.2%;利润总额为负的27.6亿元。  吕梁头顶的光环迅疾褪去,将我省产业结构“一煤独大”的问题又一次暴露无遗。如果再不改变这种产业结构,山西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就是空话一句。  那么,煤炭是不是已经穷途末路?对此,国内能源领域权威专家明确回应:中国的能源革命不是“革煤炭的命”,煤炭革命也不是“去煤炭化”。“富煤、贫油、少气”的资源禀赋,决定了在今后相当一段时期,煤炭作为中国主体能源的地位不会轻易改变,把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好才是解决我国能源和环境问题的核心。  国家有关部委表示,在考虑“十三五”规划时将加强顶层设计,整体推进煤炭在全行业、全产业链的清洁利用。  省委书记王儒林亦发文要求,山西走出一条
“六型”转变、“革命兴煤”的新路,把山西省建设成为国家综合能源基地。向“市场主导型”转变,充分发挥市场配置煤炭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向“清洁低碳型”转变,实现高碳产业低碳发展、黑色煤炭绿色发展;  向“集约高效型”转变,全力抓好大基地、大集团建设,不断提高矿井的现代化水平;向“延伸循环型”转变,重点推进煤炭产业延伸发展、煤化工链条式发展、煤机装备集群发展、煤炭固废综合循环利用;向“生态环保型”转变,着力加大采煤沉陷区治理,推进煤炭外部成本内部化,实现煤炭资源开发利用与生态环境相协调;  向“安全保障型”转变,始终把安全生产放在首位,坚决杜绝重特大事故发生,确保煤炭产业安全发展。  另据了解,因为产业结构与当年的德国北威州鲁尔区十分相似,山西被称为是“中国的鲁尔”。上世纪50年代,原本以生产煤炭和钢铁为主的鲁尔区,经济快速滑入低谷。之后,鲁尔连续30多年通过大力实施煤炭产业集约化、产业多元化经营、重视采用新技术及治理环境污染等措施,一举走出资源型经济困境,成为一个生机勃勃、颇具独创性的经济和文化城市群落。  而上述“六型”转变方向,与鲁尔区在城市转型中的路径选择、表述虽不同,内涵却极相似。  一季度增长5.4%,二季度增长6.1%,三季度增长5.6%。山西今年的经济发展目标任务,是达到全国平均水平(在年初全国“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确定今年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幅为7.5%)。然而,山西省迄今连续三次亮出的“成绩单”,均与这一目标相距较远。那么,曾经红火的山西经济为何会遭遇滑铁卢呢?

以前每年外销上千万元的铸件,去年一年销了不到300万元。山西省柳林县的马生荣在当地经营一家铸钢厂,主要给附近的洗煤厂、水泥厂供应铸钢耐磨件,业务量一直挺稳定。但今年以来,不少老客户要么停产要么半停产,他的生意骤降。

地方“调结构”样本:山西商务厅长全国卖醋  在2014年,国务院祭出诸多“调结构”之举,要求地方政府加紧转变经济增长、促进地方经济结构调整。目前山西的转向其实就是各地方“调结构”的寻常一景。  2014年最后一个月,山西省商务厅厅长孙跃进率领山西数十家行业领军企业开赴海口,“推销”以山西老陈醋为代表的地域特色品牌产品。这是“山西品牌中华行”当年的收官之作。  这并不是孙跃进第一次担纲山西品牌的“首席营销官”。“山西品牌中华行”活动自2013年5月启动以来,已在北京、上海和广州等城市一口气连办16站,累计120余家品牌企业、上千种商品参与其中。  从此前卖煤到如今卖醋,让海航集团董事长陈峰看到了山西经济的一个重大转向。在海口,陈峰认真地对孙跃进说,“山西品牌企业集体在全国各地亮相,是扩大内需的有效方法,对山西的产业转型很有意义。山西可以借‘中华行’,从资源型向现代服务业方面转向。”  这个转向的大背景是,在煤炭黄金10年终结后,传统能源大省山西如何“调结构”,如何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成为山西经历塌方式腐败、断崖式下滑之后的一道命题作文。  煤价大幅下跌  2014年全国“两会”上确定的全年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幅为7.5%,而山西2014年的经济发展目标,就是达到这一全国平均水平。但从2014年前三季度数据看,山西实现全年预定增长目标并非易事。  2014年一季度,山西GDP增速从去年同期的9.5%直线下跌至5.5%,位列全国倒数第三。在随后的二、三季度,该数据虽略有回升,但仍持续徘徊在6.1%、5.6%的水平。  再从工业增加值看,2014年前三季度山西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4.1%,增速比上半年回落0.4个百分点。10月,这一数字降到3.8%;11月,又降到3.3%。作为山西经济最重要的部分,工业经济在前三季度连续下滑。  对此,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坦言,“煤价大幅下跌使我省经济发展陷入困境,尤其是经济效益呈现出‘断崖式’下滑。”  山西省长李小鹏也表示,受煤炭行业需求不旺、价格下跌等当前因素,以及经济发展结构不优、质量效益不高、规模不大等长期问题影响,山西经济运行仍处于最困难的时期。  山西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赵旭强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煤炭等能源型产业处于整个经济产业链的前端,当宏观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能源型产业受到的冲击较大。  “比如,全国GDP增速如果下跌2个百分点,山西就会跌得更深,甚至可能达到4至5个百分点。”赵旭强说,山西经济增速遭遇滑铁卢最主要的原因是其经济结构不合理;其次,来自内蒙古以及国外的煤炭对山西的煤炭经济也造成一定冲击。  公开数据显示,山西吨煤平均利润已经从2011年的139元降至2013年的45元,2014年前三季度仅为2.57元。另有数据显示,2014年前三季度,山西煤炭行业利润下滑至16亿元,不足去年同期的6%,企业亏损已经成为煤炭行业的一种普遍存在。  以特色产业谋再度勃兴  在煤炭经济遭遇滑铁卢之后,山西亮出了另一张“名片”——当地的地域特色产业山西老陈醋。在孙跃进看来,上述“卖醋”行动是一场“商业新长征”,首先经历了“军团作战”,把山西品牌企业组织起来,在省外集体亮相,这在山西不曾有过。  用孙跃进的话说,“我们已走过16个城市,每个地方每次活动都是运动战。北京、上海、广州是重点城市,这些地方的活动是攻坚战。内蒙古等省区山西老乡多,这些地方的宣传是阵地战。最后,把每个参展山西企业品牌在神州大地叫响,则是持久战。”  山西力推老陈醋并非首次。早在2009年,山西即出台了促进醋产业发展的“醋八条”。相比于之前散、乱、差的局面,山西醋业有了很大进步,不仅产值翻番,而且随着“山西品牌中华行”,将山西老陈醋专卖店开到了全国各地,目前已有200多家连锁门店。跟老陈醋这一龙头产品捆绑在一起的,还有汾酒、竹叶青、沁州黄小米、平遥牛肉等其他诸多山西特色产品。  在2013年召开的山西醋产业领导组会议上,山西省财政厅经济建设处处长、促进山西省醋产业加快发展领导组办公室主任常锦全就表示,山西老陈醋的市场占有率不断提升,带动了山西地方经济的发展。“要把老陈醋产业抓好,可以树立整个山西的形象,也可以转变山西的经济发展方式,可以调整山西的经济结构。”  2014年国庆节起,山西老陈醋开始执行“新国标”:总酸度由原来的4.5度调整为6度及以上,并取消了保质期。增加5项指标到10项,特别是新增加的PH值规定为3.6~3.9,不挥发酸规定为2.00g/100ml及以上。对于山西老陈醋产业而言,这无疑一个是产业升级、爆发式增长的良机。  原山西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李久常表示,新国标的执行有利于山西老陈醋区域品牌的形成,在其影响力扩大之下,也能带动陈醋的销路,并且逐渐形成醋业一条龙产业链,该产业链带动了高粱种植、醋产品流通、醋文化旅游等相关产业的发展,能够推动区域经济的转型和持续发展。  一个非常直接的效应,便是对“三农”产业的带动。近年来,山西老陈醋产业的快速发展,拉动了相关农产品价格的提升。例如太原盆地一带的高粱价格,从几年前的1元/斤,一路上涨到2014年的3.75元/斤,成为当地农民增收的重要来源。  在常锦全看来,虽然目前醋业还只是一个小产业,却对山西未来发展影响巨大,因为老陈醋是山西的一张名片,对提升山西形象、加速山西产业转型发展举足轻重。  “假以时日,山西老陈醋有可能成为带动山西经济崛起的‘软黄金’产业。”山西金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建忠认为,山西老陈醋并不仅仅是大家现在看到的调味品,而会成为衍生出包括保健养生、生物制药、日化用醋在内的庞大健康产业,未来产值将在千亿以上,不仅能够构成山西经济的支柱之一,而且是山西少有的能够拥有定价权的产业。  值得关注的是,履新不久的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在主政吉林期间曾一手规划出人参产业的升级蓝图,并见证了这一地域特色产业的长足发展,在短短两三年间成功实现了产值翻番,目前吉林人参产业瞄准了2020年实现千亿元产值的目标。

在山西,不少企业都有和老马类似的感受:生意很不好做,别说赚钱,保本都难

企业面临困境,宏观经济也难言乐观。去年年初的山西省政府工作报告将当年山西国内生产总值为同比增幅设定为7.5%。但从目前已公布的数据来看,完成这一目标已基本不可能:一季度增长5.4%,二季度增长6.1%,三季度增长5.6%。

资源型经济特征决定了工业是山西经济中当仁不让的老大,工业经济好坏直接影响整个山西经济。去年前三季度,山西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4.1%,增速比上半年回落0.4个百分点。10月,这一数字降到3.8%;11月,又降到3.3%,工业增加值增速呈现连续下降态势。

在山西的工业结构中,仅煤炭一项就占据了半壁江山。再算上与煤炭密切相关的焦炭、冶金、电力,这四大传统产业在山西工业总值中的占比达到70%以上。

煤价大幅下跌使山西的经济发展陷入困境,尤其是经济效益呈现断崖式下滑。去年1~9月,全省吨煤平均利润已由2013年的45.16元跳水至2.57元。山西五大煤炭集团吨煤综合售价从2011年5月的656.1元,一路下滑到去年10月的323.44元。到去年9月末,全省煤炭行业实现利润由2012年同期的380亿元、2013年同期的270亿元下滑到16亿元,仅为前两年的4.2%和5.9%。

截至去年年底,山西省地方监管煤炭企业的亏损面达到61.4%。有人称,卖一吨煤的利润还买不到一瓶饮料。

在煤炭黄金十年中,吕梁创造了全省发展最快、经济增速第一的神话。但去年的成绩单是:1~9月,吕梁规模以上工业亏损企业267户,占全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总数的48.2%。企业亏损总额达到76.7亿元,同比增长29.2%;利润总额为负27.6亿元。

新任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坦言,山西正面临着立体性困扰。去年年底召开的山西2015年经济工作会议上,王儒林称,要提高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益,对发展保持一定的战略定力,坚决摒弃以GDP论英雄的错误观念和做法,切实把经济工作重心放到提质增效上来。

现在,山西经济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去年前三季度,山西省三大产业增加值增速分别为5.1%、4.5%、7.5%,第一产业、第三产业增加值增速明显快于第二产业;亿元投资的大项目中,非煤产业投资同比增长超过20%,而煤炭工业项目投资出现负增长;战略性新兴产业累计完成投资近4000亿元,逼近全省固定资产投资比重的一半;资源型企业已成为旅游业的投资主体,215家资源型企业成功转向旅游业,投资总额达到320亿元。

但新的经济增长点还有待培育,山西经济社会的转型发展仍离不开煤炭这篇大文章。山西是全国主要产煤省中唯一没有公开出让矿业权的省份。煤炭资源配置特别是资源整合、企业兼并重组过程中,都是采取行政推动、政府决定的方式。这样做固然有速度快、效率高、能够强力推动等好处,但大家感到,这种做法也很容易为官商勾结、巨额利益输送、非法获利等严重腐败提供土壤和条件。王儒林在大同、朔州、忻州三地调研后说。

王儒林提出山西要走出一条六型转变,革命兴煤的新路,其目标是把山西建设成为国家综合能源基地。要实现这一目标,第一步就是按照凡是能由市场决定的都交给市场的原则,由市场决定煤炭资源配置,让企业真正成为市场主体。

王儒林在剖析山西腐败的深层次原因时说,山西出现系统性、塌方式严重腐败问题,主要发生在煤炭及相关领域,突出表现为易发、多发、高发。将沉睡在地下的煤炭置于公开公平有序的市场竞争中,这是激活山西经济发展的一招棋。

从去年12月1日起,山西拉开煤焦公路销售体制三项改革大幕,企业代行的煤炭焦炭公路运销管理行政授权、煤炭焦炭公路运销票据全部取消,省内煤炭焦炭公路检查站、稽查点全部撤销。以煤炭资源税改革为契机,今年,山西省将启动运行煤炭综合信息平台,为政府依法开展产能监督、运销监管、税费征收等提供依据。一场关系到能否走出立体型困扰的改革正在山西进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普京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